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寻龙迷踪 第二十章 三丰真人张全一
    叶枫的惊讶写满了脸上,连话都变得结结巴巴起来:“你,你莫非就是,武当的张三丰真人?”

    邋遢老道嘿嘿一笑,颔首道:“没错,老道儿就是张全一,道号三丰。”

    他捋了捋及胸的长须,笑道:“不过嘛,我更喜欢别人送我的另一个别号,张邋遢。”

    他笑起来的时候,满脸密密麻麻的皱纹忽然好像一下子舒展开来,透出了一股子神采奕奕。

    张全一,又名张君宝,道号三丰,是武当派的创始人,天下闻名的神仙一般的人物。

    传闻他生于北宋淳七年,十四岁就考取了文武状元,十八岁担任县令,后来辞官出家修道,师从陈抟老祖的弟子火龙真人。

    到太祖朱元璋洪武十七年的时候,曾三次下诏令张三丰入京,为了避免麻烦,一心修道,他再度离开武当云游天下,不知所踪,其时他已经一百四十岁了。

    从此到处都有关于张三丰的传,可是没有人真正能亲眼看见他,想不到,现在这样传中的人物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叶枫的心里止不住的一阵激动。

    他看着张三丰那花白的须发,不禁又有些疑惑起来,算起来他现在应该已经是一百六十岁的人了,为什么看上去反而胡须头发隐隐有青丝,看上去竟然似乎比南山棋还要年轻?

    张三丰看着叶枫的眼神,好像猜到了他心中所想,手捋长髯笑道:“老道儿从一百二十岁后,须发便逐渐转乌,也不知道是不是就叫做返老还童?”

    叶枫惊叹之余,心中也忽然明白了刚才那个华衣老者临走之时所的话,什么“只希望你还能活到那个时候”云云,原来并不是什么威胁,一个一百六十岁的老人家,确实不准什么时候就会仙逝了。

    只不过现在看着张三丰的精神气色,看上去比刚才的那个华衣老者还要好,或许那个华衣老者只怕也不见得能比他活得更久。

    张三丰含笑看着叶枫,伸手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叶枫连忙顺从的在他身旁盘腿坐了下来。

    张三丰的声音很柔和,充满了一种慈祥的味道,听上去让人心境空明,很舒服:“不知叶公子此次来终南山,是为了见那位南山友,还是想要见一见老道儿我啊?”

    南山棋那么个老头,在他口中竟然被称为“友”,叶枫听了感觉到有些不习惯。

    不过细想也是,南山棋虽然是个老头,不过比起眼前的张三丰,他的岁数实在是太了,还得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前辈”,张三丰肯称呼他为“友”,实在已经算得上是忘年之交了。

    叶枫当下不敢隐瞒,毕恭毕敬的答道:“在下是奉家师之命,来面见隐居于此的高人的,不想这位高人却是真人您。”

    张三丰呵呵笑道:“什么高人?不过是行经此地,盘桓上数年的一个不爱洗澡的邋遢老道儿张邋遢而已!”

    他伸手在脖子上挠了挠,手指将搓下来的泥垢揉了揉,揉成了一个泥丸,手指一弹就随手弹了出去。

    叶枫正觉得有些恶心,却听见那泥丸竟然发出了破

    空的尖啸之声,直射向上善池边的一株大树。

    猛然听见一声长笑,从树后闪出一道身影,破空遁去。

    这身影身着颜色鲜艳的锦袍,正是刚才和张三丰对弈的那位华衣老者!

    刚才明明见他离开的,可是他竟然没有走远,至于他是何时悄悄潜了回来,隐身在树后偷听,叶枫居然丝毫没有察觉。

    张三丰双眼望着那华衣老者离开的方向,一面却在跟叶枫继续聊着:“令师是出身墨门的魔刀魔五楼,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他差遣你来此见我,想必一定有深意。”

    叶枫有些茫然的摇摇头,师傅只是让他来见一见这位高人而已,却没有见了之后该怎么办,他确实不知道所谓的什么“深意”。

    张三丰收回了目光,看着叶枫淡淡的一笑:“不过我料他也不会对你的太多,时机未至,天机不可泄露,有很多事他确实不方便明言。”

    什么时机未至,什么天机不可泄露?

    叶枫听得云里雾里的,不明所以,感觉张三丰好像在打哑谜,的话感觉到高深莫测。

    张三丰看他一脸的疑惑,也就没有再下去,而是一面打量着他,一面道:“老道儿听之前,你曾经和我那徒儿玄宗还有他教出的那两个不成器的柳青云,顾青衣都打过交道?”

    柳青云和顾青衣号称“武当双剑”,他们的师傅李玄宗更是武当三长老之首,威震天下,在张三丰口中却只是轻飘飘的用了一句“不成器”来评价,叶枫不由得大感惊讶。

    当初听涛山庄中的事情早已传遍天下,叶枫不敢有丝毫隐瞒,于是把当初所发生的一切全都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不过他没有讲后来见唐仇的那一段,唐仇是他的朋友,他答应过要为唐仇保守秘密,应允了朋友的事情,他向来是言出必行的。

    听他讲完,张三丰面色黯然的摇头叹息道:“想不到,想不到为了一把松纹剑,为了所谓武当的名声,为了这些身外之物,竟然让柳青云做下如此的事来,顾青衣更是丢了性命。可悲,可叹!”

    叶枫默然不语,他心里在想,其实一切也许真如当初唐仇所言,都是李玄宗幕后计划的,所为的其实是藏在松纹剑中的那本无极剑气剑谱。

    一抬头,却看见张三丰一双睿智的眼睛正盯在他的身上,沉着声音问道:“叶公子你是否也认为一切都是源自于松纹剑中的那本无极剑气?”

    叶枫心中不觉感到惕然心惊,莫非这张三丰知道自己心中所思所想?

    难道他和七叔墨七重一样,懂得读心之术,能够猜透他人的心思不成?

    张三丰看他脸上神色变幻,嘿嘿一笑道:“老道儿并不会什么读心之术,不过是活得久了,见的人多了,人老精,鬼老灵,很多东西是活久见而已。”

    叶枫心中更是一震,当下赶紧收摄心神,不敢再胡思乱想下去。

    张三丰仰首望天,默然片刻之后,道:“也许真的就如叶公子所想,当初老道儿望向创出什么无极剑气,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叶枫不觉愕然,问道:“如此玄妙的武功,如何是错误?”

    张三丰淡然一笑,反问道:“请问叶公子,你认为武学一道的目的是什么?”

    叶枫更加愕然,这个问题他真的从来也没仔细想过。

    思索片刻,他才答道:“应该是为了防身御敌,打败敌人吧?”

    张三丰却大摇其头:“错了错了,叶公子你完全错了。要打败敌人最直接的办法就是人多,面对千军万马的时候,纵使你武功通神,以一敌百,以一敌千又如何,到最后也不过力竭战死。”

    他这话的时候,叶枫立即联想到了在兰州城外面对着宋琥侯爷率领的三万铁骑的时候,他心中那种无力感,那种对死亡的恐惧,确实在千军万马面前,个人的力量是显得多么的渺。

    张三丰对叶枫道:“叶公子虽然错了,却并不用自责,因为老道儿也是在创出这无极剑气之后,才领悟的这个道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其实武学的最大宗旨,就在于突破你**的极限,把你的能力不断的推向更高的高峰!”

    极限?叶枫听着感觉有些惘然。

    张三丰淡淡的道:“当初创出这无极剑气,老道儿心里还是颇为得意的。能够不依靠兵刃,仅凭着**就能发出无形剑气,伤敌百步,这时何等的神功!”

    “可惜,很快我就发现这个神功有个致命的缺陷,或者,其实它根本就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叶枫愣了一下:“没有存在的意义?为什么?”

    张三丰不无嘲讽的一笑,道:“那是因为**毕竟只是**,所能发出的无形剑气实在有限得很。先不修炼艰难,就算修炼到了可以**发出剑气的境界,同等条件下,即使手中有一把凡铁,所能发出的剑气威力也会是**的好几倍。”

    “凡铁尚且如此,如果是神兵利器的话,威力更加不可同日而语。同样的威力,我又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偏偏要事倍功半去追求什么**发出无形剑气呢?”

    叶枫听得有些倒懂不懂的,但是基本意思他还是明白了,也下意识的问道:“是啊,为什么?”

    张三丰看了叶枫一眼,似乎为他能够大致懂得自己所讲的赶到有几分欣慰。

    他接着沉声道:“老道儿为此也苦思了良久,终于发现,其实我们都想错了。如果要一力的追求威力的最大化,那不如去追求神兵利器好了,因为**无论如何也是比不过神兵利器的威力的。”

    “从那时候,我开始明白了,我们习武追求的其实是突破**对我们的局限,在精神与**达到平衡的状态中去追求新的极限。”

    他望着叶枫,面露微笑:“而要做到这一点,你就必须要去了解**,了解精神,了解自身,了解他人,了解天下的众生,他们的一切喜怒哀乐,生死循环。”

    叶枫看着张三丰,点了点头,轻声道:“这就是道!”

    这句话反倒让张三丰吃了一惊,他有些惊异的看着叶枫!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全职艺术家〕〔十方武圣〕〔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长夜余火〕〔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我真没想重生啊〕〔开局地摊卖大力〕〔大周仙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有百万亿主角光〕〔开局签到如来神掌〕〔万族之劫〕〔开局签到一个首富〕〔徒弟都是大魔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