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寻龙迷踪 第十七章 文兰公子的疑点
    慕容皓华的态度有些出乎叶枫的意料,感到他似乎对于与自己同行的文兰公子很感兴趣。

    于是他就将与文兰公子的相识前后都一一仔细讲述了一遍。

    慕容皓华听了,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喃喃自语的道:“姓照?怎的会有这样奇怪的姓氏?他当真只是一个山货商人?”

    片刻,他猛的摇头道:“部队,此人绝不简单!”

    叶枫一愣,问道:“慕容先生此话从何起?”

    慕容皓华沉声道:“就从他带的那个忽发急症的伙计起。”

    忽发急症的伙计?叶枫记起来了,就是那个他感觉眼神很熟悉,可是却从来也没有见过的那个一直躺着不能动弹的瘦削汉子。

    他有什么问题?

    慕容皓华缓缓道:“其实我已经跟了你们好几日了,本来想要现身与你相见,却发觉你们这一行人中,有些异样。”

    “每日你与那文兰公子都聊天直至深夜方才回访安歇,自然没有注意到,每一次你们到达一处客栈住下之后,安排那名身染重症的伙计的房间,总是戒备森严。”

    “戒备森严?”叶枫感觉他的这个用词有些夸大其词了,一个染病的人,身边需要时常有人照顾,又谈何戒备森严?

    慕容皓华看他似乎有些不信,接着道:“那名病人的房间,从不许旁人接近,连打水送饭这样的事情也是他们自己人亲力亲为,客栈的老板伙计一概不能进入,这不奇怪吗?”

    “还有,据慕容俊才的观察,一直守在那名病人身边的人之中,个个武功高强,为首的两人,武功更是一等一的高手,却十分面生,没有一个认识的,一个普通的山货商人,需要豢养这么多武林高手护卫吗?”

    叶枫沉默了,文兰公子的那群手下会武功,他早就看出来了,而且从举手投足之间,他感觉到文兰公子自己也是身怀武功的人。

    不过他认为常年在外奔波江湖的商人,养几个会武功的保镖,甚至自己习得一些拳脚以保平安,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可是现在慕容皓华这么一,他也觉得有些奇怪了,一个普通的商人怎么会手下有这样一等一的高手?

    不过一路上以来对于文兰公子的喜爱和钦佩之情,还是让他有些不能相信对方别有用心,他有些迟疑的问道:“门外那位,慕容俊才兄弟,会不会是看错了?”

    慕容皓华面色一整,似乎对于他这个侄儿十分有信心:“慕容世家下一代之中,以吾儿文才和这个俊才最为出色,无论武功机智,都是同辈之中的翘楚。可惜,文才他……”

    提起了当初惨死在听涛山庄里的儿子慕容文才,慕容皓华的脸色有些黯然,不过很快他就继续道:“如今俊才得我多年细心教导,如果某一天我有什么事,那么俊才即为我慕容世家新一代的家主,所以我想他的眼光,必不会错。”

    “以俊才的武功修为,在窗外窥视,却被房中的人察觉,还几乎被人截住,难以脱身,对方的武功,放之江湖上绝对是顶尖高手之列。”

    “这样的人物,居然甘心供这个文兰公子所驱使,我觉得这个什么文兰公子绝不会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山货商人这么简单,唯恐他会对叶

    公子有什么企图,因此这才让俊才去想法子把叶公子引来相见,提醒于你。”

    叶枫点点头表示感谢。

    慕容皓华的分析十分有理,门外这个慕容俊才的武功刚才他见识过了,以他的轻功身法,要仅仅是偷偷窥视一下,寻常一般高手断难发觉。

    这样起来,那个文兰公子手下果然都是一些厉害的角色,不过细细想来这一路之上,文兰公子对他却毫无恶意,甚至于形影不离,丝毫没有提防,并不像是对自己有所企图。

    又或者,其实文兰公子自己就是个深藏不露的武功高手,因此才对他完全不设防?

    慕容皓华看叶枫面色惊疑不定,自然猜到他心中所想,于是安慰他道:“不过叶公子也不必过于担心,我看那文兰公子将高手都派去保护那个重病之人,或许那个人对于他来十分重要,倒也并不一定会对叶公子有什么企图。兴许,你们真就只是一见如故的朋友而已。”

    真的是这样吗?

    叶枫对于朋友,向来是倾心相交,毫无疑心的,何况这个文兰公子不仅是出手大方,而且他的渊博,他的气度,都让叶枫深深折服,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在他心目中,早已经将文兰公子当做了朋友,甚至可以引为知己。

    如今却忽然发现,文兰公子身上有这么多的疑点,他不由得感到一阵心寒。

    也许自己是有些大意了,对于慕容皓华所的这些疑点,竟然之前毫无察觉,完全没有注意到。

    他对慕容皓华深深拜谢道:“多谢慕容先生提醒,先生之前为了救在下,身负重伤,如今又多劳挂心,这让在下如何过意的去?”

    慕容皓华讲了这么久的话,看上去似乎也消耗了不少气力,他的脸色有些发白,看上去更显得虚弱无力了。

    不过他还是很骄傲的一梗脖子,道:“我并不是在帮你,只不过是为了你身怀的少林绝学易筋经而已。我可不是什么善长仁翁,满口仁义道德,喜欢无缘无故的做好事帮别人,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搞得自己好像是救世的菩萨一样。”

    到这里,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表现出对于那些伪君子的不屑。

    他的眉头皱了皱,面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情,似乎是牵动到了伤口的疼痛。

    大约是知道自己伤势沉重,叹息了一声,慕容皓华有些沉重的低声道:“如今这样,我想对你动手强行逼问易筋经看来也没什么希望了,但愿,如果我有什么事的话,你能把易筋经在我坟前焚化,让我在下面也能够一睹神功的真容,了却了这毕生所愿。”

    叶枫有些无言以对。

    慕容皓华会签先是舍身救他性命,如今拖着重伤之躯还在为他的安危而担忧,却丝毫不愿承认是出于一片善心。

    要知道若他真是为了叶枫脑中所记忆的少林易筋经,即便他自己不能出手,以慕容世家的势力,想要设计抓住他一个初出茅庐的叶枫,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可是他没有这么做。

    在叶枫眼中,这个处处宣称自己不是什么好人的慕容皓华,其实比起他见过的那些个满口仁义道德的所谓君子,其实要可爱可敬得多。

    他感觉自己的鼻子有

    些酸,眼睛里有些湿润了,哑着嗓子对慕容皓华道:“在下一定会办到。”

    慕容皓华点点头,他相信叶枫。

    这世间就是有这样一种人,他们从不轻易允诺,可是一旦应允了,那么不论如何也会办到的。

    叶枫绝对就是这样一种人,对朋友他更加是如此。

    慕容皓华觉得,他和叶枫之间虽然年纪相差有些大,不过,他们已经是朋友了。

    大约是谈话谈了太久,慕容皓华有些虚弱的对着叶枫挥了挥手,道:“你还是先回去吧,免得离开太久被他们发觉,起了疑心。对这个文兰公子,你心提防就好,不必去管他的真实身份为何,一面多生事端。”

    叶枫看着眼前这个曾经雄心壮志,不可一世的人如今却是连多上几句话也会如此疲惫,心中觉得难过,颤着声音对他道:“慕容先生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在下有个朋友,医术十分高明,想必一定可以治好先生的伤。”

    慕容皓华一笑:“是程神医的女儿么?听你们之前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情投意合,是不是好事将近了?”

    慕容皓华打趣般的话,却让叶枫心中一荡,他猛然想起了之前在山谷中最后那一夜,他梦见的却是唐柔。

    他的心里就想被打翻了五味瓶,一时之间五味杂陈,不出是什么感觉。

    慕容皓华看他脸色难过,以为他还在为自己忧心,于是安慰他道:“放心吧,我会好好保重自己的,不会有事的。虽然,我还是很希望早点看到梦寐以求的易筋经。”

    着,他故作轻松的笑了起来。

    可是他的笑扯动了胸前的伤口,刚一开始,他就痛苦的扭曲了面容,大口的喘着气。

    叶枫看见他额头上因痛苦而沁出的汗珠,忽的站起身来,大步向外走去。

    他不愿再看下去,不敢再看下去,他怕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眼里的泪水。

    推开门,慕容俊才沉着脸依旧站在门前守护着。

    看见叶枫出来,他对着叶枫淡淡一笑:“谈完了?”

    叶枫点点头,对着慕容俊才施了一礼,道声“多谢!”

    接着转身就走入了夜色之中。

    这一声“多谢”没头没脑的,也不知是多谢慕容俊才之前查探文兰公子一行人的辛劳,还是感谢他带叶枫前来见到了恩人慕容皓华。

    慕容俊才脸上却并没有惊异,只是用一种含笑的眼光目送着叶枫离去的背影,没有话。

    秋夜凉如水。

    满含着凉意的夜风一吹,叶枫的脑袋里忽然情形了许多。

    不知道为什么,他回想着之前和慕容皓华的谈话,总是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劲。

    慕容皓华拖着重伤之躯来这里办事,怎么会跟了他们好几天?

    文兰公子的手下都是高手,那么他也必然不是普通的山货商人了,他去深山之中的那个镇甸做什么?

    还有,那个忽发急症的病人,面目如此陌生,可是他的眼神却那样的熟悉,之前一定曾经见过,他到底是谁呢?

    许多的问题萦绕在他的脑海里,身旁凉风吹过,叶枫却觉得自己的心里,也是一阵阵的发凉。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真没想重生啊〕〔十方武圣〕〔我有百万亿主角光〕〔斗破苍穹之倾城绝〕〔全职艺术家〕〔没钱上大学的我只〕〔梦回大明春〕〔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黎明之剑〕〔举国随我攻入神魔〕〔开局签到一个首富〕〔我的细胞监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