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寻龙迷踪 第一百三十章 魔刀对快剑
    魔五楼站在那里看着关四。

    他完全可以感应到关四胸中的那一股激动,因为此刻在他的胸中也同样有着这么一股子激动的感觉。

    他也很久没有遇见过真正的对手了。

    一年多之前,他被如意双刀张如意和劈山斧焦柯两人设计重伤,那是他多年以来第一次受伤。

    可是他却鄙视他们,因为以他们的武功和名望,竟然会卑鄙的设下圈套来以求击杀对方,而不是正大光明的堂堂正正一战。

    尽管魔五楼只是适逢其会而已,也许张如意他们真正想要狙杀的目标并不是他。

    而今天,当他先前看见关四的出手,这个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这个人将是他平生所遇见的真正的对手。

    因为他和自己是一类人,自己诚于刀,而他诚于剑!

    只有真正的心诚,才能把手中的刀剑运用到如此的境界。

    他所想不明白的只有一件事,一个如此一心向武,孤傲清高的人,怎么会对于世俗眼中无比珍贵的楼兰宝藏而动心?

    这样的人,原本应该视金钱与名利如粪土的。

    因为他们心中最珍贵的,只有握在手中的刀剑!

    不过这个原因现在已经不再重要了,如今他们已经面对面的站在了一起,也许这是一场宿命的对决,也许这就是天意。

    魔五楼感觉到似乎连腰间的那一柄魔刀,也感应到了对面凌厉的杀气,而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

    他已经无暇顾及心爱的徒儿了,他必须全神贯注在对手的身上,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分神。

    他盯着眼前同样全神戒备着的对手,低沉着嗓音问道:“河西关四?”

    关四也盯着这眼前如同这黑暗一般漆黑一片的人点了点头,好半天才哑着嗓子问道:“夜色魔刀?”

    魔五楼同样轻轻点了点头。

    关四忽然轻蔑的一笑,道:“当年墨家双刃何等威名,历代以来都以墨刀为尊,只不过三十年前墨刀第一次败给了墨剑,这才有了名震江湖的魔刀。真是好威风!”

    他的正是历代的墨家巨子之争,都是墨刀获胜,三十年前墨五楼败给墨七重的墨剑,之后才改名魔五楼,成为了江湖中人人闻名色变的魔刀!

    这本是魔五楼心中最大的疮疤,也是他最深的隐痛,此刻却被关四一语揭破,他的瞳孔在收缩。

    没有人知道三十年前墨刀对墨剑,那一战的真相,也没有人知道他当年为什么会败给墨七重,这本就是他一生中最大的秘密。

    江湖中虽然对此有着许多的猜测,不过真正的原因只有他和墨七重心中明白。

    然而此刻关四忽然提起此事,分明就是为了搅乱他的心神,刺激他的情绪,让他在心慌意乱之下,出现破绽。

    关四这样的人物也会使出这种招数,明他已经把魔五楼看作了他平生的劲敌,他是真正的全力以赴了。

    可是他面对的不是别人,是魔刀魔五楼!

    魔五楼的瞳孔略一收缩之后,再没有别的反应,他的情绪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就如同他根本没有听见关四刚才所的话一般。

    他面对着

    关四依旧冷静而敏锐,心止如水,像是一尊没有感情的雕像。

    关四的计策没有成功。

    他看着魔五楼的眼神中没有失望,反而充满了一种钦佩和欣慰的感觉。

    不愧是魔五楼,不愧是魔刀!

    如果他被自己的一句话戳中痛处,立即就暴怒而起,情绪失控,那么这个人根本就不配成为自己的对手,不足以对自己有任何的威胁。

    而事实证明,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己真正的对手,是平生仅遇的劲敌!

    他甚至开始有些后悔起来,不应该用这样的手段去试探魔五楼。

    以他的武功本不必使用这样的手段,这无疑有些露了怯意,失去了居高临下的气势。

    真正的高手过招,一分一毫都差池不得,先输掉了气势,无疑让关四处在了不利的位置。

    还有一点就是,只有关四心里知道,他已经受了伤。

    刚才傅双灵在他背后的那全力一击,虽然被他有所预警及时避开了,可是傅双灵的先天罡气还是震荡到了他的内腑。

    其实这一点点伤对于他而言并不算什么,不过略加调息修养即可的。

    可是此刻他所面对的是平生最大的劲敌,是魔刀魔五楼!

    面对这样的对手,哪怕是一点点的破绽也不可以有的,何况是像这样的内伤。

    他不知道的是,其实在魔五楼心中此刻也有着一丝不安。

    如果是在一年多之前,在他伤在张如意他们手下以前,面对关四这样的对手,他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可是张如意他们的圈套太完美了,虽然他用手刀接下了劈山斧焦柯的全力一斧,自己也受了重伤。

    虽然经过了这一年多的调养,可是比起受伤之前,在内息运转方面,还是有所迟滞,远不及受伤之前。

    现在还要面对像关四这样的对手,他真的没有必胜的把握。

    可是他却不能不一战,因为他的身后就是他的徒弟叶枫,那个他倾尽一生心血和梦想的子,他才是魔五楼心中最大的秘密!

    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必须要维护叶枫的安全。

    他没有选择,必须一战!

    关四却并不知道这些,在他看来,自己此刻已经首先输掉了气势,处于不利的境地,他必须抢先出手,夺回气势。

    于是他拔剑!

    他的剑光如水银泻地,就像皎洁的月色一般,淡淡的,却似乎无孔不入,温柔的透射了出来。

    他一拔剑,魔五楼立即就拔刀!

    黑色的魔刀没有刀光,和他整个人一样,都是漆黑的,却好像和他整个人融成了一片,一片看不见摸不着,却实实在在存在着的黑暗。

    这一片沉重的黑暗卷席了过来,把皎洁的月光包裹了起来。

    两人都是当世绝顶的高手,他们迅速的招式和快捷的身法让站在一旁观战的叶枫他们,几乎完全来不及看清楚。

    他们激斗中发出的气劲,让地上的沙尘吹起,四周插在地上的火把的火焰也跳动不已,忽明忽暗。

    两人的这一场恶斗从地面一直打到了水潭中,巨响声中,水花四溅

    而起,刀剑之气不仅激发得水面震荡,甚至于连四周的岩石厚壁也震动不已,石砾纷纷落下。

    逐渐的,那一片厚重的黑暗已经把明亮的月光紧紧的困在了其中。

    无论月光如何皎洁,如何透射,也无法穿过这一片黑暗的包围,反而被渐渐的压缩,越来越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左支右绌起来。

    关四的剑很快。

    而且他的剑一剑快过一剑,早已经超越了当初面对唐大时一剑破掉“天芒七星”的快捷。

    面对着魔五楼这样的对手,果然能够激发出自己所有的潜力,他觉得自己一生中从来没有如此的快过。

    可惜无论他的剑再快,再毒,每一剑所面对的,都是那似乎空无一物,飘飘渺渺的,却实实在在存在的黑暗。

    他的剑光似乎被眼前这茫茫的黑暗所笼罩,所吞没,发挥不出威力,却被这厚重的黑暗逐渐的压迫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叶枫他们都看得很明白,魔刀魔五楼已经占了绝对的上风,关四的败像已露,失败只是迟早的事了。

    就在叶枫他们为这眼前精彩绝伦,平生所仅见的一战看得目瞪口呆之时,魔五楼和关四却忽然不约而同的停手了。

    那一片茫茫的黑暗和皎洁的月光都忽然不见了,只剩下了两个人默默的站在水潭那寒冷的潭水之中。

    两个人彼此用惊疑的目光对视着,都没有动。

    可是,他们却分明感觉到这水潭之中的潭水却渐渐的越来越凉了起来。

    似乎从水潭中央那深不见底的最深处,涌上来了一股股透骨凉意的水花,伴随着这涌动的潮水一般的寒流,水潭的水面,哦不,是整个水潭似乎都开始震动了起来。

    水面在跳动震荡着,关四和魔五楼明显感觉到,从水潭的最深处,似乎有着什么东西正在迅速的向着水面钻上来,而且,这个东西还带着一种邪恶的强大的力量!

    两人惊疑的对视了一眼,各自握紧了手中的魔刀和软剑,全神戒备着这即将到来的邪恶东西。

    他们都没有退。

    无论即将到来的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凭着他们的武功修为,也是绝对不会惧怕的。

    除非那不是人世间所存在的东西。

    水潭中的水面此刻如同煮沸了一半咕嘟咕嘟的翻滚着,冒着气泡,却透着一股子逼人的寒意。

    水潭中央的水面翻腾着,翻滚的水花越来越大,忽然一个巨大的黑色的东西从里面冒了起来!

    那是一个圆柱形的东西,黑乎乎的,表面光滑无鳞,尖头阔口,腹部有着淡淡的黄色,那扭动的身体和头上一对铜铃大血红色的眼睛分明明这是一个活物!

    从冒出水面的部分看起来,水面之下,它的身躯恐怕还要更长,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一条巨大的没有鳞片的蛇!

    可是如果是蛇,怎么会没有鳞片呢?

    再,哪里会有长成如此巨大的蛇?

    它的身体粗细,足可令两人环抱,此刻跃然水面之上,歪着脑袋,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正不怀好意的盯着面前的目瞪口呆的众人。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真没想重生啊〕〔十方武圣〕〔我有百万亿主角光〕〔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没钱上大学的我只〕〔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开局签到一个首富〕〔我的细胞监狱〕〔大周仙吏〕〔黎明之剑〕〔开局签到如来神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