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寻龙迷踪 第一百二十二章 暗河河道
    张胖子吓得脸色发白,双腿如筛糠一般颤抖,几乎都要站不住了,声音颤抖着:“这,这是什么鬼地方?”

    没有人回答他,大家也都想问同样的问题。

    只有外面的回声如同嘲讽一般的响着:“鬼地方~~~鬼地方~~~~”

    众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发白了,耗子却显得颇为镇定,大约他之前常常盗墓挖坟,也许见过比这里还要诡异的所在,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他探出身子,高举着火把,可是火把微弱的光亮在这一片黑暗之中实在是什么也看不见。

    他忽然一松手,手中的火把贴着王城的外墙,笔直的坠落了下去。

    一路上,火把的微光只照亮了王城的外墙,其余什么也看不见,还一会儿,火把才“啪”的一下掉到了地面。

    耗子目不转睛的一直盯着火把,随着火把落地,他的一颗心也落了地。

    下面不是什么深渊空洞,更不是什么鬼域地府,就是实实在在的地面,而楼兰王城就立在这地面之上。

    更重要的是,在火把落下的时候,他隐约看见了不远之处的一点反光。

    是水面!

    这下面真的有水源!

    耗子回过头对众人道:“楼梯已经走不通了,下面就是地面,我们从洞口这里先下去再。”

    “下,去?”张胖子的声音都变了,他脑海里顿时出现了从到大看过的所有的志异里,那些张牙舞爪的妖魔鬼怪的形象,顿时觉得腿肚子都有些抽筋了。

    其他人虽然没有像张胖子一样强烈的反应,却也是面面相觑,脸色大变。

    看见大家的反应,耗子有些无奈的道:“大家放心吧,下面没有鬼怪,也不是什么险恶的所在,就是实实在在的地面。一切等下去之后,我再向大家解释。”

    他又转头看着面色煞白的张胖子,道:“刚才火把掉下去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下面好像有水源。你下不下去?”

    张胖子身躯肥大,素来怕热易渴,他自己随身的水囊今天的那一份饮用水,早就已经被他喝得干干净净,一滴水也不剩了。

    他又不好意思厚着脸皮去向别人讨水喝,因为每人每天的饮水量都是规定了的,甚至连郝副将和军士们都只能杀马匹喝马血,所以他也只能一路强忍着。

    这会儿早就已经口干舌燥,干渴难耐了,忽然听下面有水源,登时来了精神,把心一横,反正再等下去迟早也是一死,与其这样被干死渴死,倒不如下去一拼。

    他把脖子一梗,嚷嚷道:“什么鬼怪?谁害怕了?下去就下去,有什么了不起?”

    连素来胆的张胖子都这么了,其他人当然也就没有了意见。

    于是耗子让郝副将和军士们把绳索结在一起,接着绑在了自己身上,从破洞口上贴着王城外墙,缓缓的攀援而下。

    一直到看见耗子安全的到了地面,向他们挥动火把示意,张胖子这才真正放下了心,抢着要第二个下去。

    张胖子委实有些太过沉重了,五名军士竟然都拽不住他,于是大家一起帮忙,七八个人才勉强拉住了他,把他慢慢放了下去。

    张胖子满心想的就是水源,甫一落地,就心急火燎的问道:“水,水呢?水在哪儿?”

    耗子没搭理他,而是蹲在地上,抓起一把地上的泥沙仔细观察着,嘴里喃喃的道:“果然是这样!”

    先前他已经把好几个火把点燃,插在地上,火光之中张胖子看见前面不远之处水光闪动,果然有着一

    池水潭,顿时大喜,欢呼了一声就奔了过去。

    他一下扑倒在了水潭边,正准备开怀痛饮一番,却觉得脑后的衣领被人一把拎住,把他生生拖开了去。

    他跳起来转头一看,却是耗子。

    张胖子对着耗子怒目而视,问道:“你干什么?”

    耗子不慌不忙,举着火把向旁边的地上一照,道:“你看这是什么?”

    张胖子一愣,低头看去,却见地面上隐隐有东西反光,仔细一看,是一层白色的结晶。

    他伸手摸了一把,放入口中一尝,猛的连啐了几口道:“呸呸呸,咸的,这是盐!”

    耗子点点头:“没错。你们都知道盐泽从前是咸水湖泊,它的湖水应该与此相通,所以这里会留有盐粒。这水潭之中也有可能是咸水,你知道你如果误饮了咸水会有什么后果?”

    张胖子茫然的摇摇头,他确实是不知道。

    耗子道:“干渴的人本来身体就缺乏水分,如果再大量饮用了咸水的话,会造成体内的水分加重流失,你会觉得更加干渴,甚至脱水而亡。”

    张胖子一吐舌头:“有这么严重?那现在该怎么办?”

    耗子双眼直盯着张胖子,默然不语,忽然伸手从水潭中捧起了一掬清水,放到嘴边浅浅的喝了一口。

    张胖子双眼满含着希望和羡慕的看着耗子砸了咂嘴,接着把手里的清水一饮而尽,然后对他淡淡道:“没事了,是淡水。”

    完,耗子若无其事的站起身来,转身走开了。

    张胖子更不答话,转头一头扎进了水潭中,嘴里一面絮叨着:“就你最多事,简直是脱了裤子放……”

    后面的话被狂涌进嘴里的水给堵住了,只有“咕咚咕咚”的声音。

    这时候大家都陆陆续续的顺着绳索下到了地面,连程姑娘和桑吉都下来了,麻烦一点的是傅双灵老爷子,因为双目不能视物,要依靠别人抓住绳索一点一点的把他放下来,颇为耗费了一些时间。

    郝副将看着艰难下降的傅老爷子,心里暗自摇头,他本来想把这瞎老头和孩子都留在外面的,可惜拗不过他们无比坚决的一直要求要跟着来。

    不过想一想,像眼前这样的奇景,天下能有几人能在一生之中有机会得见?所以他们的坚持也就不难理解了。

    所有人来到了地面之后,首先的第一反应都是奔向了水潭,趴在潭边痛痛快快的喝了个饱。

    而此时的张胖子,早已经喝得再也灌不下去了,挺着大肚子仰面躺在水潭边上,心满意足的喘着粗气。

    叶枫却只是俯身浅浅的饮了几口,便站起身来,左右打量着这个神秘的洞窟。

    此时耗子指挥着军士们把手中的火把都插在了地上,把这附近照得通亮。

    这与其是一个洞窟,倒不如是一个通道。

    在大家头顶和两侧都是黑色的岩石层,而前后则黑黝黝的不知道有多深,也不知道通向哪里。

    巨大的楼兰王城则略略倾斜着穿透了顶上的岩石层,斜插在大家眼前。

    这巨大黝黑的通道和眼前透着神秘的王城,构成了一副宏伟而有些诡异的画面,让人感觉无比的震撼。

    叶枫一面看,一面问一旁的耗子:“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耗子扫视着眼前这宏伟的景象,似乎也为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感到惊叹。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道:“如果没有猜错,这里应该是很久以前一条地下暗河的河道。”

    地下暗河?河道?

    大家听得莫名其妙,都望着耗子,等着他继续下去。

    耗子俯身抓起了一把地上的沙土,道:“这里地上的细沙明,这里应该曾经有一条地下暗河存在,而且看这河道,这条暗河必然十分巨大。既然上面就是从前的大湖泊盐泽,想必这条暗河应该就是盐泽主要的水源之一。”

    “可是从地上的盐粒结晶看来,这里一定也曾经存在过咸水,联系到眼前的这座楼兰王城和飞城的传,我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叶枫追问道:“什么猜想?”

    耗子缓缓道:“原本这条地下暗河和上面的盐泽之间是被这厚厚的岩石层隔绝开来的,正是湖水不犯河水。可是有一天,就像傅老爷子先前在壁画前讲的故事一样,这座王城忽然飞了起来,而且到了这里忽然间坠落了下来。”

    “刚才大家都看见了,这整座王城内层全都是用奇异的金属制成的,沉重无比,于是在掉下来的时候就砸穿了湖底的岩石层,直接落在了暗河河道之内。”

    “于是盐泽和暗河之间的岩石层被打通了,盐泽湖里的咸水通过这被砸穿的地方涌入了暗河河道中,沿着河道流失走了,这点量虽然对于纵横三百里的盐泽来微乎其微,可是经年累月下来,还是造成了盐泽面积慢慢缩,并且最终干涸了。”

    傅老爷子听到这里,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自从飞在空中的王城坠落进了湖中之后,盐泽的湖水便开始慢慢干涸,这才直接导致了剩余的楼兰国民集体迁徙,改名为鄯善。”

    他叹息了一声:“都传是因为楼兰安归王当年使用了黑魔法才会导致盐泽的慢慢消失,却不想是因为这样!”

    耗子不紧不慢的继续下去:“而我们现在站的这条暗河,由于盐泽湖水的大量涌入,流量的变化,导致了其上游的暗河发生了改道。于是,在盐泽干涸之后,,这河道因为没有了上游的暗河水注入,也逐渐变得干涸了。”

    “这地上散布的盐粒结晶,就是上面的盐泽湖中咸水曾经大量涌入的证据。而这一潭清水,”耗子着,一指旁边的水潭,“我没料错的话,它的下面就是那条已经改道之后的暗河河水!”

    (文中提到的盐泽即为今天所的罗布泊,关于当年罗布泊干涸的原因,历史上一直有多种法,地下暗河的改道导致水源缺失也是其中一种。)

    大家对耗子的话正听得入神,就听“噗通”一声,转头一看,却是张胖子脱去了衣服,一头扎进了水潭中。

    连日的赶路辛劳和沙漠中的酷热缺水,张胖子身上的衣衫被汗水浸湿了又晒干,晒干了再浸湿,全身也早就感觉一直黏糊糊的无比难受,此刻跳进清凉的水潭中,简直浑身上下都是不出的快活。

    水潭其实不大,他舒展身体向着水潭中心游去,一面游,一面怪叫道:“哎哟,这水好凉,好深,深不见底啊!”

    看着他那一身的白肉在水潭中欢快的扑腾着,解祯亮摇摇头,走到水潭边对他叫道:“快起来,你个死胖子,你等大家把水囊灌满了再下水啊,难道要大家都喝你的洗澡水不成?”

    话音未落,一声惊呼,接着又是“噗通”的一声。

    原来是张胖子从水中跃起,一把将解祯亮也拉入了水潭之中。

    他大笑道:“二哥,这水不错,你也下来凉快凉快吧!”

    四下洋溢着一片笑声。

    大家一直以来那紧绷着的神经,好像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片刻的舒缓。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真没想重生啊〕〔十方武圣〕〔我有百万亿主角光〕〔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没钱上大学的我只〕〔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开局签到一个首富〕〔我的细胞监狱〕〔大周仙吏〕〔黎明之剑〕〔开局签到如来神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