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寻龙迷踪 第二十三章 关夫人之死
    夫人的尸首就躺在青龙镖局内宅的小花园里。

    她依旧全身素缟,仰面躺倒在一株树丛的后面,如果不是她的贴身婢女见她久久不归,前来小花园寻找,夜色之中恐怕很难发现她的尸体。

    她身上的衣服很干净,没有沾上一点血污,只有喉头上有一处伤口,她此刻无神的双目圆睁,满脸都是惊恐的表情。

    这个表情让叶枫想起了之前的另一个死人,关鹏飞!

    这两母子的死状何其相似,简直如出一辙,或许他们的死也会有某种联系。

    叶枫抬头扫视了一下小花园里站着的这些人。

    关家大公子关鹏举,他抄着手站在一旁,看起来脸上的表情很平静,没有什么悲伤的感觉。

    也对,死的毕竟是他的后母,没有什么血缘关系,既然听说关四老爷子比较偏爱这个后母所出的小儿子关鹏飞,料想被冷落的大公子和这个后母之间的关系,也不会太好。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叶枫脑海里老是想起昨天下午离开青龙镖局之际,关大公子彬彬有礼的把他们送到大门口之时,对他说的那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明天早点来。

    叶枫抬头看了看天色,此刻天已经快要亮了,今天果然来得真够早的!难道说,关大公子在那时就已经预见到了昨夜青龙镖局中会有事情发生?

    叶枫摇了摇头,这不过是猜想,没有半点依据。

    站在叶枫身旁一左一右的,是两个圆滚滚的肉球一般的胖子。高一些的是他的义兄张痴张胖子,而矮一点的当然就是本地的父母官,兰州知府周子然周大人。

    周大人这会儿紧锁着眉头,满面的愁容,不住地唉声叹气。想想也是,两天之内,在他的管辖之地里一连发生了三起命案,简太医家那一起就是七八条性命,其他的两起偏偏又都是兰州城里数一数二的大户青龙镖局关家,换作是谁,也都会感觉头疼欲裂了吧。

    唐柔此刻紧紧跟在叶枫的身后,满脸严肃的表情。她是按着唐大的吩咐来保护叶枫的,可是这两天来兰州城中接连的命案,让她的神经也开始紧张了起来。

    看起来这个叶枫还真的是特殊的体质,走到哪里麻烦就跟到哪里,她寸步不离地站在叶枫身后,她可不想出现什么万一,让她没法向唐大交待。

    而这个小花园里站着的最后一个人,是个矮小的老人,正是这一夜留宿在青龙镖局里的荒月先生。

    荒月先生虽然身材较为矮小,可是他平时说话行事,一举一动都极为自信,带着一种凌厉的气势,让人丝毫不会去留意到他的身高。

    可是这一刻,他静静地站在那里,低头看着地上关夫人的尸体,叶枫明显感觉到他所有的自信和气势好像都不见了,只是一个普

    通的矮小的老头,一个带着悲伤的老头。

    叶枫转头问周子然周大人:“不知衙门的仵作到了没有?可有检查过关夫人的尸体?”

    周子然还没开口,荒月先生却开口说道:“不必了,我已经检查过了。”

    叶枫和周子然对望了一眼,有些惊讶的“哦”了一声。

    按照正常来说,既然关家已经报了官,那么就应当等待衙门的仵作前来检验尸体,旁人是不可轻易触碰的,更何况死的是关家的女眷,即便作为关家多年的至交,又是不太看重繁文缛节的江湖中人的荒月先生,也是不方便擅自检验的,这在礼数上是大大的不合。

    荒月先生看上去却没有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妥之处,他似乎还沉浸在关夫人被害的悲痛之中,声音很沉痛地说道:“夫人遇害的时间应该在子时之后,和鹏飞一样,全身没有伤痕,致命伤是喉间的一处贯通剑伤,所不同的是鹏飞是颈后中剑,夫人则是面对面的中剑。”

    在场的众人心中都是一惊,如此相似的死法,难道这凶手会是同一个人?

    叶枫双眼看着荒月先生,问道:“能否看出杀害他们母子二人的凶器,是不是同一把剑?”

    荒月先生霍然抬头,神情有些激动起来:“杀死他们母子二人的的确是同一把剑!剑宽两指,剑长五尺,薄而锋利,就像是这一把!”

    话音未落,他伸手在腰间腰带上一抹,“呛啷啷”一声,他手中已经多了一柄明晃晃的剑,剑身极为薄锐,在他手中如同毒蛇一般弯曲震动着,软剑!

    叶枫愣了一下,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荒月先生作为知名的剑客,应该是剑不离身的,可是自从叶枫见到他开始就从来没有看见过他的剑。

    原来他的剑真的是从不离身的,一直伪装成腰带藏于身边,他用的原本就是软剑!

    荒月先生忽然拔剑,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叶枫身后的唐柔更是全身一震,只怕他会突然发难,手就摸向了腰间的革囊。

    荒月先生此刻根本没有去注意周围人的反应,他脸上神情激动,须发戟张,口中说道:“不但是剑,连刺杀他们母子的这一剑也像极了老夫剑法中的这一式,电光火石!”

    一面说,他手中的软剑忽然凭空一刺,一道闪电般剑光掠过,剑尖直刺一旁的那一株小树,直透树干而出。

    果然是好快,好毒的一剑!

    叶枫的印象中,只有曾经见过的刑部总捕头常无义的快剑,能够和这一剑的迅疾刁钻相媲美。

    荒月先生说了这一番话,又使出了这一式剑招,顿时小花园里其他人都用充满了怀疑的目光看着他。

    可是叶枫却并不怀疑他。

    他见过荒月先生当初见到关家二公子关鹏飞尸体之

    时的震惊与悲痛,而现在他看到关夫人尸体时的悲痛之情尤胜于那时,这绝不像是可以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无法掩盖也无法压抑。

    更何况哪里会有凶手一上来就主动展示出凶器和杀人手法的?这完全不合乎逻辑。

    所以他绝不相信荒月先生会是凶手。

    他转头对一旁的关家大公子关鹏举说道:“听说首先发现夫人尸体的是夫人的贴身婢女,不知可否请来询问一二啊?”

    关鹏举连声应道:“这个自然,在下早就吩咐她在一旁等候问话了。”

    说完他回身一招手,从小花园之外,一个仆役带着这个丫鬟模样的小姑娘走了过来。

    这个小姑娘约莫不过十六七岁,看起来还是惊魂未定,眼睛惊慌地看向一旁,不敢去看地上夫人的尸体,满脸都是又惊又惧的表情。

    叶枫来到她的面前,脸上尽量露出和蔼的微笑,说道:“你不要害怕,夫人遇害了,我们现在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只要据实回答即可,我们绝不会难为于你。”

    那丫鬟点了点头,脸上还是一副惊惧的神情。

    叶枫把语调讲得尽量的慢一些:“你是夫人的贴身婢女,夫人的行踪你一定很清楚,她怎么会半夜三更地一个人跑到这小花园来的?”

    那丫鬟定了定神,才慢慢地说道:“自从得知了二少爷遇害的噩耗之后,夫人悲痛欲绝,在灵堂痛哭了一下午,直到天黑奴婢们才总算把她劝回房中,草草用了点粥。她也实在疲倦了,在床榻上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直到了子时前后,也不知道她听到了什么动静,忽然惊醒,就坚持要一个人来这小花园。”

    一旁的周子然皱起了眉头:“她到底听到了什么动静?”

    那丫鬟垂下头去:“奴婢确实不知道,当时奴婢也实在困倦,就倚着桌子打了个盹,等惊醒之时,夫人已经起身要出去了。”

    周子然点了点头,府中突逢变故,忙了一天,这丫鬟忍不住困倦偷偷打个盹倒也合情合理。

    叶枫问道:“那么夫人不让你跟从,有没有说她自己一个人来小花园做什么?”

    丫鬟点头道:“夫人说了,说是要来小花园见一个人。”

    全场的人心中顿时都为之一紧,叶枫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更缓和一些,问道:“她说要来见什么人?”

    丫鬟没有说话,可是她的眼睛却不由自主的惊恐地瞟了一眼站在一边手持明晃晃长剑的,荒月先生!

    这下所有的人都明白了,全都转头盯着荒月先生。

    荒月先生面无表情地看着地上关夫人的尸体,微微点头说道:“不错,她确实是来这里见老夫的。”

    场中众人全都霍然变色,关夫人既然是子时之后被人杀害的,子时

    时分她又单独来小花园见荒月先生,深更半夜,孤男寡女跑到这小花园偷偷见面干什么?

    加上那如此相似的凶器,如此巧合的剑招,无论如何这荒月先生都脱不开嫌疑了。

    周子然厉声喝问道:“荒月老儿,还不老实交代,这关夫人之死究竟是不是你所杀?”

    声音虽然严厉,他却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这荒月先生的剑法早就享誉西北,刚才又见识了那迅疾毒辣的剑招,万一真要是他,狗急跳墙的话,谁能挡得住他的剑?

    荒月先生满面悲容地说道:“当然不是老夫,老夫和夫人谈完之后就离开了,凶手必定是在这个时候下的手。”

    周子然哪里肯信,又问道:“那你说说,你和关夫人深更半夜,跑到这无人之处神神秘秘地到底谈了些什么?”

    一边问,他一边又退了一步,有意无意地把那肥胖臃肿的身体往更加宽胖的张胖子身后躲。

    出乎意料的,荒月先生低头叹了口气,却闭口不言了。

    周子然顿时指着他大声说:“你看,无言以对了吧,理屈词穷了吧,凶手分明就是你了!”

    随即扭头向小花园外大叫:“来人呐!”

    立即有几个捕快冲进了花园,周子然几乎是跳着脚地嚷着:“还不把这个杀人犯与我拿下!”

    几名捕快谁不认识兰州城中大名鼎鼎的荒月先生?他们看看手持长剑的荒月先生,知道他的厉害,都面面相觑,一动没动。

    这时候荒月先生却喟然长叹了一声,手一松,手里明晃晃的长剑顿时跌落在地上,看样子他也不准备再分辩解说了。

    周子然见他已经几乎是默认了,不觉大喜,连声催促着捕快上前捉拿荒月先生。

    这时候一直在一旁不言不语的关家大公子关鹏举忽然走了出来,拦在捕快们身前,对周子然施了一礼说道:“知府大人,荒月先生乃是我关家多年的至交,若说是他杀害了我二娘与弟弟,在下实在难以相信。”

    周子然楞了一下,问道:“那么你想要如何?”

    关鹏举说道:“不如先不必急于拿下他,先将他监视羁押在我青龙镖局之中,细细调查此事,如若出了什么事一切由我青龙镖局承担。不知大人以为如何?”

    青龙镖局关家既是本案的苦主,又是兰州城中数一数二的大户,周子然实在不好拒绝,只能回头看了看叶枫。

    叶枫微微点了点头。

    其实他心中也不相信荒月先生既是凶手,不过荒月先生和关夫人之间一定有着一些秘密,为了保住这些秘密哪怕被人指为凶手,荒月先生也不多加分辨,足可见这个秘密有多重要。

    关鹏举的这个办法确实对于调查此案是一个上善之法。

    看见叶枫点头,周

    子然也就无奈地同意了,反正在他心目中叶枫是肃王殿下派来侦办此案的,只要他同意了,自己当然也就不会有什么责任。

    在荒月先生被关鹏举和捕快带走的时候,叶枫忽然扬声问道:“先生你的剑法可有传授给其他人?”

    荒月先生愣了一下,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但是还是答道:“老夫的剑法只传授给了关鹏飞一人,除他之外再无传人。”

    说完他转身跟着关鹏举向内宅走去,看着他昂着头大步离开的背影,叶枫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寻龙迷踪》,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开局地摊卖大力〕〔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我有百万亿主角光〕〔万族之劫〕〔十方武圣〕〔斗破苍穹之倾城绝〕〔这个诅咒太棒了〕〔穿越从并州开始〕〔全职艺术家〕〔没钱上大学的我只〕〔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黎明之剑〕〔从特种兵开始融合〕〔开局签到一个首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