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二婚娇妻,夜少么〕〔秦少请指教〕〔我真不是天纵奇才〕〔现在我想做个好人〕〔星际之厨神她可盐〕〔LOL之掉落系统〕〔柯学验尸官〕〔禁区之狐〕〔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诸天万界神龙系统〕〔艾贝尔的黎明〕〔玄天运石〕〔蚁的世界〕〔箭魔〕〔药师的宠妃之路〕〔重生真的很淡定〕〔这个忍者明明不强〕〔我的人生模拟器〕〔漫威里的德鲁伊〕〔吴吏曹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伯府庶女要翻天 第十四章:发现问题
    婉仪不管它们的反应,只是自顾自说道:

    “你们摇尾巴,就是表示很喜欢这个名字。既然如此,就这么定了吧!”

    她嘴角弯出好看的弧度,一副颇有种成就感的样子。

    婉仪顶着这副小身板,逛了一天也累得不得了。

    驯服住了狗后,她就在空间里睡了一觉。

    这才起身,开始整理在集市上,买到的东西。

    等东西都摆放好后,婉仪又在空间里休息了一会儿,就见外面的天已经微明。

    此时,厨房里已经开始忙活了起来。

    等婉仪来到厨房门口的时候,就见负责采买的家丁,正在和刘管事家的核对采买的数目。

    见她们将核对过的东西,放在了水井边上。

    婉仪从空间里伸出手,就有一些蔬菜鱼肉之类的,进了空间里。

    为了避免狗偷吃,婉仪第一时间,就把它们放到了橱柜里。

    随即又在厨房里,拿了些大米面粉之类的东西。

    她觉得自己,每样才拿了一点点,刘管事家的一时半会儿,应该发现不了。

    婉仪现在发现,自己在空间里,只要身体触碰到她需要的东西,她不用出空间,也能把它们收到空间里。

    而且空间里的东西,她在空间外面,也可以通过意念移出空间。

    待婉仪觉得拿得差不多了,这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许是昨天太累,阿萝此时还没有醒过来。

    婉仪刚出了空间,就见钟妈妈进来,一见阿萝还没醒,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婉仪阻止道:“算了,她想睡就让她睡吧?毕竟昨天累了一天。”

    阿萝被钟妈妈吵醒,一见姑娘穿戴整齐地站在自己面前,急忙爬了起来。

    婉仪笑道:“阿萝,这是乡下,不需要讲究这么多规矩的。那些规矩,等回了伯府再讲吧?”

    钟妈妈忙道:“姑娘,您可别惯坏了她!现在不立规矩,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

    等将来回了伯府,想改也改不过来了。”

    婉仪望着阿萝笑道:“钟妈妈说得也有道理,那从明天开始,我就不惯阿萝了。”

    阿萝仰起皱巴巴的小脸:“姑娘,您是不是从明天起,就不喜欢婢子了?”

    婉仪点头,故作沉思状:“要是阿萝不听话,是可以考虑的。”

    阿萝闻言,眉头立即舒缓开来:“婢子永远都听姑娘话的!”

    与这边其乐融融相比,在杜芙的房间里。

    此时,杜芙看着被狗咬过的伤口里,居然化了脓,顿时又惊又怕的。

    想不到昨天那伤口还在流水,今天竟然进一步恶化了!

    她埋怨了几句后,就急忙命夏荷去请大夫。

    大夫来一瞧,就说药膏里被加入了一种,恶化伤口的草药。

    杜芙一下子呆了:不是让用那种药膏害杜婉仪的吗?如今它怎么会到了这里?

    春雨凑近她耳边提醒道:“姑娘,该不会是二姑娘,偷听了我们的谈话,暗地里做了手脚吧?”

    杜芙想了想,觉得有理,便带着两个丫鬟和那大夫,气冲冲地去找婉仪问罪。

    见到她来,婉仪举了举包得跟个粽子一样的右手:“姐姐,我的伤口也没好呀!”

    这两天,为了避免阿萝怀疑,每到上药的时候,她就支开阿萝,自己却没有再涂抹那药膏。

    说实话,明明伤口已经在慢慢地愈合,可还要裹在纱布里,那手不是一般地不舒服。

    那大夫拿着婉仪用的药膏,闻了闻,随即道:“二姑娘跟大姑娘用的一样的药膏!”

    杜芙不信,亲自拿了过来,不论从颜色,还是气味,确实是一模一样的。

    杜芙很快就换了一副面孔:“二妹,是姐姐不好,姐姐一时急糊涂了,还请二妹大人有大量,不要怪罪姐姐的一时莽撞。”

    婉仪挤出一个笑容来:“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姐姐要是觉得哪里出了问题,可是放心地查,顺便也查查我这里,到底是谁进来偷换了我的药膏?”

    钟妈妈正好送饭过来,闻言站在一旁,那脸色却是青紫橙红轮流转。

    好不容易稳定了情绪,她几步上前,冲着婉仪道:“姑娘,咱们这里的药膏,是大姑娘让老奴换的!大姑娘说此药膏,可以加速伤口的愈合。没想到大姑娘给的竟是毒药膏。老奴有罪,还请姑娘赎罪!”

    钟妈妈说着,跪了下来。

    到底是自己拉扯大的,还是有些感情基础在那里的。何况昨晚姑娘还说了那些话?

    是以关键时刻,钟妈妈还是出卖了杜芙。

    再说她真的不知道,那是毒药膏啊!

    婉仪变脸瞪向杜芙:“想不到此事,竟是姐姐一手所为!”

    “不是我,我怎么可能自己害自己?”杜芙急忙矢口否认。

    “哦?”婉仪翻了翻眼皮子:“你害人不成,结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杜芙还要说什么,就听刘管事咳嗽一声,随即道:“我带大夫出去开药吧?”

    等刘管事转身,杜芙立即带着她的人走了。

    阿萝还想拦,就听婉仪道:“算了,她们既然已经自食其果,此事就暂时不追究了。”

    难道要把杜芙打一顿,再罚她禁足吗?

    可是能管束杜芙的人,都在伯府。

    即使这里吵翻了天,惩罚也只能回伯府受,这又何必呢?

    再说只有钟妈妈的口供,杜芙此时要是反咬一口,又能把她怎么样呢?

    钟妈妈跪在地上,还没有起身。

    婉仪看她一眼,淡淡道:“迷途知返、善莫大焉!既然你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我就不追究了,你起来吧!”

    钟妈妈感激地给婉仪磕了个头,随即起身站到了一边。

    阿萝不高兴地责怪道:“姑娘,您就是心太善了!如今连从小看着您长大的钟妈妈,都不向着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是我的万千星辰〕〔上门龙婿〕〔上门龙婿叶辰下载〕〔极品上门女婿秦浩〕〔女尊穿越:陈家有〕〔王者归来洛天〕〔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制药大亨〕〔大学里的筋肉雄兽〕〔洪荒封神之最强纣〕〔叶绾绾司夜寒〕〔变身少女的星辰大〕〔情深入骨,傅少的〕〔空降萌宝:总裁老〕〔亲爱的傲娇狐狸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