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暖婚,裴少宠〕〔欢喜冤家:傲娇老〕〔永恒国度〕〔医妃驾到:邪王快〕〔重生在90年代〕〔夫人你马甲又掉了〕〔仙道长青〕〔婚不可挡:顾先生〕〔万古神话〕〔破天录〕〔头狼〕〔穿越之毒妃嫁到〕〔我养的宠物都超神〕〔他如星辰闪烁〕〔名门掠爱:冷少的〕〔重生之嫡女有点毒〕〔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顾小姐,惟愿余生〕〔爆笑世子妃:爷,〕〔农女的悠闲生活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伯府庶女要翻天 第四章:处置潘氏
    再说这刘管事,不但是这宅子里的总管,也和替伯府打理庄子上产业的管事,是亲戚关系。

    而这潘氏,是刘管事亲外甥女,夫妻俩都在这宅子里当差。

    见婉仪不做声,刘管事一副惨兮兮的样子,哀求起来:

    “是打是骂,全凭二姑娘做主。只是还请二姑娘看在,老小儿忠心耿耿的份上,留下我家黑妮一条命。

    毕竟老小儿的姐姐,只留下了这么一根独苗。”

    婉仪叹息了一声之后,才开了口。语气淡淡:

    “全凭刘叔做主,刘叔是这宅子里的主事,自是懂得怎样处置这样的下人。刘叔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没意见。”

    阿萝却不干了:“姑娘!那潘氏刚刚,可是差点儿就要了你的命啊!”

    钟妈妈也摇头:“姑娘,现在可不是老实仁慈的时候!”

    不老实又能怎么样?

    婉仪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自己这具身体久病无力的,而且手又受伤了;

    一个阿萝虽然忠心,可是到底还是一个孩子;

    这乳母钟氏是个自私自利的主,只怕危险真正来临时,逃得比谁都快吧?

    是以,在身体没复原之前,还是不要与对方硬碰硬好!

    再说自己有空间在手,等身体复原了,还怕收拾不了两个刁奴?

    见姑娘目光坚定,钟妈妈不再劝。

    刘管事当着婉仪的面,当面宣布:将武大和潘氏夫妻两个,赶出庄子!永不录用!

    潘氏一听,这才慌了,急急忙忙拉着刘管事的袖袍嚷道:“舅舅,你一开始不是这样说的!舅舅,你怎么能如此……!”

    “住口!”刘管事恨恨地将潘氏推到了地上。

    随即问婉仪:“姑娘,您对于小老儿处置的结果,可满意?”

    婉仪看着自己的手,答道:“只要刘管事问心无愧就行了。”

    刘管事有些心虚,随即望向哭哭啼啼的潘氏:“还不快跟姑娘磕头,感谢姑娘的宽宏大量?”

    潘氏从新跪下,恭恭敬敬地给婉仪磕了三个头。

    刘管事这才千恩万谢地,带着潘氏离开了这里。

    这里钟妈妈再次唠叨起来:“姑娘,正所谓人善被人欺!……”

    婉仪一个犀利的眼神甩过去:“刚刚的事情,我不想再听到谁提起了!”

    钟妈妈后面的话嗄然而止。

    心里只打鼓:我就说姑娘今日神情不对,该不会是鬼上身了吧?

    想到此,她急急忙忙拿出,姑娘往日戴的玉佩平安符等等,给婉仪挂在身上。

    心里边骂潘氏边念佛,希望能把这鬼怪吓跑。

    婉仪懒散地躺在床上,任钟妈妈在那里折腾着。

    “阿弥陀佛!现在好了,鬼怪再也不敢近姑娘的身了!”

    这金玉一戴上,姑娘好似又变回了,从前那个懒散的姑娘了,钟妈妈顿时欢喜不已。

    又唠叨两句,唤阿萝好好照看姑娘,自己急急忙忙到厨房准备晚饭去了。

    这宅子里的仆人本就不多,潘氏原本在厨房里做事。

    如今她一走,就剩下老刘家的和叶家的了。

    而且姑娘的饭菜,一向是钟妈妈亲力亲为的,用她的话就是:别人做的饭菜,她不放心给姑娘吃。

    待钟妈妈走后,就见老刘家的和几个婆子走了进来。

    她们都是这宅子上,做事的几家仆妇。

    阿萝一见她们进来,急忙抄起了剪刀,站在床边上,如同一只伸长脖子的大白鹅,只等着对方靠近。

    见阿萝如此紧张,婉仪压住笑意,吩咐道:“阿萝,她们都是来看我的,你去给她们倒茶吧!”

    老刘家的不愧是内宅管事,一进来先按住了,正准备去倒茶的阿萝。

    就来拉婉仪的手,嘘寒问暖的,嘴里连连说着可怜的话语。看那神情,倒像感同身受似的。

    婉仪懒得应付她们,只说犯困。

    老刘家的也不介意,只说等姑娘好了,一定要好好补偿一下姑娘云云。

    众人说了一会子话,这才离去。

    随即又有庄子上的几个管事家的进来,说来瞧姑娘的。

    婉仪懒得与她们再费口水,只是让阿萝出去应付了一下。

    钟妈妈很快端来了,红枣炖鸡汤。

    看着鸡汤上的一层油沫,婉仪心里直犯恶心。

    可是钟妈妈却用不容置疑地口吻,让她赶快趁热喝,冷了就不好喝了。

    婉仪摇头:“太腻了,我喝不下!”

    “不就是一碗汤吗?姑娘喝不下也得喝!难道姑娘不想身体快点好起来?说不定伯爷明天就派人来接姑娘了。”钟妈妈循循诱导着。

    婉仪只好皱着眉头,喝下了那碗鸡汤。

    钟妈妈说得没错,真的就只是一碗汤,连块鸡肉都没有!

    钟妈妈振振有词地告诉阿萝:“姑娘病了这么长时间,哪里吃得下那干巴巴的鸡肉?”

    她这话成功地糊住了阿萝,阿萝看向婉仪,真诚地祈祷着:“姑娘,你可要快点儿好起来!千万不能再像昨天那样吓阿萝了。”

    好不容易敷衍走了钟妈妈。

    婉仪拿出从空间里带出来的沙,交给阿萝:“你看看这沙子,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阿萝见这沙子,用姑娘自己的手绢包着,忙小心翼翼地接了过来。

    看得婉仪满头黑线:当时不是没东西包吗?你用不着这么谨小慎微的吧?

    经过一番望闻问切之后,阿萝一头雾水地开了口:“姑娘,阿萝瞧着,这沙子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呀?”

    姑娘该不会被人骗了吧?

    唉!想不到,这么聪明漂亮的姑娘,竟然也有被骗的时候!

    想到这里,愤愤不平过后的小丫头,眼里竟有了几分失望。

    “你把它放水里试试?”

    阿萝见姑娘吩咐,只好照做。为了让姑娘彻底死心,她还尝了尝那水的味道,随即吐出一口沙子。

    婉仪:“……?”

    “姑娘,那水和沙子都没有什么味道!要不要再放到火上试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叶辰免费〕〔至尊神医之帝君要〕〔当皇后成了豪门太〕〔上门龙婿免费全文〕〔顶级神豪林云〕〔末世:掠夺城市〕〔上门龙婿〕〔女尊穿越:陈家有〕〔王者归来洛天〕〔上门龙婿叶辰下载〕〔林羽江颜小说全文〕〔梦回汉时:东风若〕〔超级奶爸闯异世〕〔亲爱的傲娇狐狸先〕〔病少枭宠纨绔痞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