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越界招惹〕〔宠婚99次:总裁大〕〔团团的奶爸很无敌〕〔神佑之下〕〔傲世雷剑〕〔异世腾龙〕〔尖碑漂流记〕〔异世三国〕〔神域帝宗〕〔天帝神尊〕〔原来我是反派的白〕〔都市之绝世战神〕〔霸婿崛起〕〔穿越星际:妻荣夫〕〔师父江湖救急啊〕〔后神轶〕〔一舞心动:帝少的〕〔穿越之联姻公主不〕〔我煮青梅等你来〕〔冲喜娘子太娇弱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万象之主 第70章 水官
    顾青无法百分百确定徐青藤是否为凶手,但他身上疑点实在太多。

    此前顾青手掌那片雪花是他以冰玄劲故意为之,内气从出现到消失,仅是一瞬,而且极其轻微。

    独七他们是很难感应到的,但徐青藤近在咫尺,若是身怀绝艺,定能有所感触。

    不过徐青藤的神情看不出任何异常,都是正常反应。

    但顾青注意到了徐青藤的左肩,有刹那间的绷紧,那是身体的本能反应,没法控制。

    这件事说明徐青藤遭遇袭击时,第一反应是用左手。

    他如果左手天生无力,绝不会出现这样的反应。

    真正让顾青判断徐青藤很可能是修行者的原因在于顾青的第二次试探,徐青藤在跟他走近院门时,雪地里留下了很轻的脚印。

    徐青藤看起来瘦弱,脚印很轻似乎也说得过去,但是根据顾青的目测,徐青藤到底是个男子,看着瘦,多少有些骨架在,留下的脚印不应该轻得像是同体型的女子似的。

    他从前有这样的经验,而且现在眼力比过去任何一世都厉害,判断绝不会出错。

    这只是脚印的第一个疑点,还有一个疑点便是每一个脚印都整齐得如同尺子量过。常人在雪地里走路,步子只能做到大致相近,绝不可能如此精确。

    因为这需要极为惊人的身体控制力。

    如果不是修行者,亦得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问题是以徐青藤的身份,既然能完成如此惊人的训练,自也可以将其用在修行上,反正都是让自身变得强大。

    没有理由不修行。

    另外一方面,徐青藤见到《水远山长》时,确实表现出着迷的神情,他亦表明从没见过如此精妙的笔法。

    他在撒谎。

    顾青从徐青藤的细微表情中,分析出徐青藤没有那种第一次见到《水远山长》的惊艳,反倒是藏着不易觉察的疑惑。

    显然他之前见过这幅画。

    徐青藤没有理由在这件事上撒谎,他完全可以说之前何清给他看过。

    他是本能想跟这幅画撇清关系。

    后面徐青藤进卧室听到何清声音时的表现,亦显得可疑。

    可疑不在于徐青藤听到何清得病后面带惊讶的回答,而是整段对话里,一个徐青藤事后回想,才能觉察的破绽。

    顾青模拟何清的口气时,提到是两个贱人害他得了病,并被何清处理掉。毕竟是两条人命,所以何清请徐青藤让典狱通融,没有任何不对。

    关键在于,徐青藤从始至终都没问过两个贱人是谁。

    他竟一点都不好奇。

    他的回答中,透出自己的潜意识,那就是他知道死的两个贱人是谁。从徐青藤前面的掩饰水平来看,他绝不该犯下如此大的失误。

    一个本不该失误的人,突然失误,只能说明一点,徐青藤心乱了。

    当然,这也是顾青表演得太好的缘故。

    他的模仿中,连何清的呼吸、心跳都尽力表现出来。

    不过如果徐青藤比较厉害,当时细细观察,亦可能寻出破绽,只能说明何清的声音实实在在地搅乱了徐青藤的内心。

    因此顾青趁机撒了药粉。

    那个药粉叫做附骨香,能和人的体味产生奇妙的反应,绝非沐浴更衣能够消除,只会随着时间过去,变得越来越淡。

    而且这种附骨香,可以调制成独特的气味,那就是自己闻得到,别人却闻不到。

    这种原理正如有的男子闻到某个少女身上有清香,可别的人却什么都闻不到,因为人的嗅觉本就有如此奇妙的特性。

    如果徐青藤是凶手,他绝对会想办法弄清楚《水远山长》的事。毕竟那才是他杀人的缘由。

    他即使不潜入清秋馆,亦很可能再次于附近出现窥视一二。

    如果他偷偷出现在附近,顾青几乎可以断定徐青藤是凶手之一,只是唯一一点无法解释的事是徐青藤的右手拇指少了一截。

    如果他是凶手,如何掩盖这一点的?

    造一截假拇指不难,问题在于如何瞒过何清。要知道芸娘的回忆里,冬梅是给何清按头了的。

    顾青基本断定,另一个凶手是盲琴师,扮作春香。

    徐青藤如果是凶手,自然是扮成冬梅。

    按头是她的右手拇指肯定要使用,如果是假的,何清不可能不会感觉异常,毕竟以修行者的敏感,即使再浑然忘我,都该能觉察到这份不对劲才是。

    顾青不信何清真的会察觉不出来。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徐青藤是凶手的同伙,但不是两名凶手之一。

    他只是知情者。

    如此一来,徐青藤亦可能让别人来窥视清秋馆。

    这个人也不可能是盲琴师,因为盲琴师毕竟是瞎子。总会有相比正常人的不便和局限之处。

    顾青亦认为跟何清死亡有关的人绝对不多。

    毕竟他们是为了利益杀人。

    每多一个人参与,就要多分出去一份利益。明明两个人就能解决的事,怎么会轻易多让一个人来分享。

    因此顾青还是认为,徐青藤如果是知情者,那也该是参与者。

    哪怕他从徐青藤对书画的鉴赏水准,以及如果是盲琴师的同伙,判断出徐青藤很可能就是九流社的社长画师。

    亦认为徐青藤很难将利益多分享出去一份给社员。

    毕竟盲琴师在刺杀中,可以说起到了重要作用,让他参与说得通,剩下那件事,没有不可替代性。

    因此顾青更相信,如果徐青藤是凶手,亦可能是用特殊的手段掩盖了右手拇指的残疾。

    毕竟这是个奇妙的世界。

    对于顾青而言,有了这些怀疑后,最重要的不是搜寻更多的证据,而是变强。

    如果没有足够的能力,即使找到真凶,又能如何,顶多是无能狂怒而已。

    顾青等待着下一个月圆,亦期待能在这几天突破到混元童子功第三层。

    等他确信这次的实力增强到可以碾压盲琴师之流时,对徐青藤动手便是。

    他找不到盲琴师,可徐青藤就在那里。

    他跑不掉。

    无论如何,徐青藤都该知道内情。

    他也不怕徐青藤会出乎意料的强大,因为徐青藤一直在掩饰自己,如果很强很强,不可能对付何清都需要经过周密计划,亦不需要过于掩饰自己。

    “希望这一次后,我也不用刻意掩饰自己了。”顾青瞧着东边的明月,心里幽幽地想着。

    …

    …

    “我见了他两次,认为你的判断有问题,他应该不是那种古老强大的妖魔。”

    “可是我的感觉怎么会出错?”

    “因为你眼瞎了,所以太相信自己的感觉。而且这个人不能留,我们得想办法除掉他。”

    “如果他真的是妖魔怎么办,虽然你是社长,但这件事上,我有拒绝的权力。毕竟这件事的利益只有我们两个人分享,正如你让我刺杀那个典狱,好安排上自己的人一样,都不属于社里的利益。既然已经得到了咱们想要的,何必去冒险。”

    “你真以为咱们得到了咱们想要的?”

    “难道画还有假?”

    “我可以向你保证,咱们偷到的《水远山长》出了一点意想不到的问题。咱们必须从那个顾青手上取得另一幅画,否则根本不可能达成目的。”

    “真的?”

    “这方面的事,你不应该对我有所质疑。”

    “好,我相信你。什么时候再次行动?”

    “十五,这一天正好是下元水官节,我可以摆下阵法,接引神明之力,不给那家伙任何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封神之最强纣〕〔制药大亨〕〔王者归来洛天〕〔女尊穿越:陈家有〕〔上门龙婿〕〔亲爱的傲娇狐狸先〕〔你是我的万千星辰〕〔上门龙婿叶辰下载〕〔顶级神豪林云〕〔叶绾绾司夜寒〕〔病少枭宠纨绔痞妻〕〔情深入骨,傅少的〕〔梦回汉时:东风若〕〔爱在晨钟暮鼓时〕〔当皇后成了豪门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