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牌小厨神〕〔天降萌兔:拖走美〕〔神魔之上〕〔重生之豪门导演〕〔我觉得我长大了〕〔红尘篱落〕〔文艺圈巨星〕〔我有一个属性板〕〔地心战神在都市〕〔天后的绯闻老爸〕〔超级狂兵〕〔从当爷爷开始〕〔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咸鱼的自救攻略〕〔魔婿〕〔贴身战兵〕〔民国女校长〕〔惹火娇妻:闪婚老〕〔喜欢酒,更喜欢你〕〔重生之阵法大宗师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万象之主 第67章 追查
    在去鲁园清秋馆的路上,顾青已经从独七口中知道,昨夜独七就在鲁园的客舍住着。因为何清请独七亲自给他押一趟极为重要的镖。

    原定在今早出发,而且这一趟镖何清要独七保密,不能给旁人知晓。

    因此独七昨夜一个人独自来到鲁园,对镖局的人说的是准备回云州威远镖局总局一趟,出发前要向何清借点钱回总部打点一下。

    而何清这一趟镖目的地亦正是云州。

    独七在江城建立威远镖局分局后,尚未回过总局,临去前到清秋馆借钱的理由亦很是充分。

    足见何清安排得很是周密。

    亦反应出这一趟镖对何清的重要。

    独七一大早起来,去找何清,却发现何清死在清秋馆的卧室里,而且独七还发现不了何清的死因。

    他知道事关重大,而顾青医术高绝,说不定能找出何清的死因,何况顾青和何清本来就交情甚好。因此独七立刻来找顾青商量。饶是他功夫不错,一路不停歇地过来,亦累得够呛。不过他出来前,仍是记得警告清秋馆在院子里打扫的仆役,在他回来之前不许其他人进入清秋馆,亦不许他们进房间。

    顾青找方老要了两匹神骏的良马,马不停蹄,不多时两人来到清秋馆。

    顾青和独七进入何清的卧房。

    顾青先周围扫视一眼,才看向躺在床上的何清。没有呼吸,没有心跳。

    他用手拂过何清的面庞。

    顾青的能力失效了,他没有得到任何何清的记忆。上次的游方道士王害,死亡时间距离顾青见到时估计得隔了四个时辰以上,都让顾青得到了一两个画面。

    顾青暂时按捺住心中的疑惑,仔仔细细地将何清的尸身检查一遍,才向独七道:“七兄,你去让他们取一块最好的磁石来。”

    独七立马出去找仆役。

    不多时独七交给顾青一块磁石,顾青用磁石贴住何清玉枕穴,并以一种独特的手法按住何清的脑袋,最后将磁石缓缓松开。

    独七看得很清楚,磁石上吸附着一根牛毛细针。

    “好阴损的暗器,难怪我找遍了,都没发现何兄弟的死因。”

    顾青将磁石放在一旁,向独七道:“我之前来时,外面挂着一幅叫《水远山长》的名画,独兄昨夜来时,可看到那一幅画?”

    “昨夜我没来过清秋馆,倒是不清楚。”

    顾青点点头,道:“我问问其他人。”

    他走出去,脚下咔嚓声响。

    独七露出一丝惊讶。

    原来顾青竟将门槛踩断了。

    顾青不自觉叹了口气。他没有向独七解释的心情,问外面的仆役道:“里面原本挂着一幅《水远山长》,最近还挂着吗?”他看得出,墙壁上还有最近挂过画的痕迹。但现在上面没有画。

    仆役摇摇头,说道:“最近都是芸娘在收拾何管家的房间,我们负责打扫院子,不怎么进出房间,因此不太清楚。”

    顾青觉得“芸娘”两个字有些耳熟,回忆一下,想起她是自己上次参加何清诗会时,作陪自己的那个小姑娘。

    “请她来。”他说话时,有种不容置喙。

    仆役心里只有服从的念头。

    没一会芸娘过来,她看到顾青有些高兴,顾青向她点点头,表示记得她,轻声问道:“里面原本有一副叫《水远山长》名画,你知道吗?”

    芸娘点点头,道:“昨晚上何管家还叫我帮他把画收好,同另外一幅画一一并放在匣子里,那匣子就在何管家的卧室的柜子里,是我放进去的。”

    顾青道:“你跟我进来,把它找出来。”

    他暂时不想翻找何清的房间,免得无意间破坏掉线索,因此直接让芸娘把东西拿出来比较好。

    芸娘走进卧室,看见床上的何清,奇怪道:“何管家病了吗,他怎么还不起来。”

    顾青淡淡道:“你先找匣子。”

    芸娘于是打开一个柜子,找出个匣子,她嘀咕道:“应该是这个,怎么变轻了。”

    顾青道:“放在桌子上,你先去门外等我。”

    芸娘于是出去,房间里只有独七和顾青。

    顾青端详匣子良久,注意到上面有个极浅的拇指印,如非仔细观察,很难发现。这个地方不是刚才芸娘碰到的地方。而且这个指印虽然不粗,但也要比寻常女子的拇指印大一些,芸娘手很小巧纤细,绝不是她昨天留下的。顾青又看了看何清的左拇指,亦不符合。因此拇指印很可能是凶手留下的。顾青又将匣子缓缓打开,里面垫着丝绸,自是用来保护画轴的,但是里面没有画,倒是有两个画轴印子。

    独七惊讶道:“空的。”

    “那个小侍女是不是有问题,我抓她过来审问一下。”

    顾青见到是空匣子,并无意外,他道:“咱们先出去,我来问她。”

    独七点了点头,转念便想到那小侍女要知道匣子是空的,怎么敢撒谎。

    顾青出去后,芸娘紧张地问道:“何管家生病了吗?”

    顾青道:“你很紧张他?我看你还是处子之身,不像是他的人。”

    芸娘脸一红,她道:“其实……”

    顾青道:“说吧,我想听。”

    芸娘道:“那天何管家见公子要我坐在你身边后,他就打算将我送给公子,只是嫌我手脚笨,照顾不好你,所以把我叫到身边教我怎么干活,抽空时还让我学琴棋书画,他说那样的话,公子平日里也可以有个人说话,不那么寂寞。”

    顾青揉了揉眼睛,淡然道:“原来如此。对了,昨天你多久离开清秋馆的?离开前他这里有其他人吗,他的心情怎么样?”假如芸娘有问题,他前面毫无边际的问话,亦可以放松她的戒备。现在正是进入主题的时候。

    芸娘见顾青眼眶有点红,还以为顾青昨晚没睡好,但见顾青问话很急,所以她无暇他顾,老老实实回道:“何管家昨天心情似乎不错,叫来了春香和冬梅两位姐姐。春香姐姐还背了琴匣,画着浓浓的眼妆,很好看,我离开时,何管家正在听琴,冬梅姐姐在给他按头,何管家当时很是陶醉。”

    顾青道:“还有别的吗?”

    芸娘摇摇头。

    顾青道:“你仔细想一想,那两位姑娘来了后,跟平常有什么不一样吗?”

    芸娘道:“哦,我想起了,春香姐姐弹的曲子不是何管家平日里听的,我在里面收拾房间时,听她说是新学了一首曲子。确实很好听,而且我觉得挺熟练的,春香姐姐肯定是专门苦练过,才弹给何管家听的。”

    独七亦插口道:“我想起来了,昨晚我确实有听到琴声,不过我住的客舍里清秋馆有段距离,听得倒是不真切。”

    顾青道:“七兄,你问问他们,春香和冬梅在哪?”

    不一会独七找来两名护院,告知了顾青两个女子的去向。原来何清已经给她们赎身,在北城内一间宅子里养着她们。

    昨晚她们说何清要早起,没有让她们留宿,因此让送她们来的护院找马车送她们回去。

    她们的住的地方,进北城,转一条街就可以到,离鲁园倒是不远。

    听完护院的回答后,顾青道:“你们立刻带我和七兄去春香她们的居处。”

    他接着道:“剩下的人,在我们回来前,一个也不许出清秋馆,更不许进房间,都在院子里呆着。”

    他措辞罕见地严厉。

    “都记住顾公子的话,出了问题,我要你们好看。”独七接着道。

    仆役们知道顾青和何管家私交甚笃,如今鲁园以何管家最大,而且顾青平日温和,突然严厉起来,亦十分吓人。

    何况独七还是威远镖局江城分局的总镖头,出了名的凶神恶煞。仆役们不过是普通下人,哪里敢有半分置喙。

    在护院带路下,顾青和独七到了春香两人住的地方。

    这间院子倒不是陆狸和顾青见过面的院子,很是普通平常。

    看来何清觉得城里没有危险,所以随意找了间院子安置两个女子。毕竟他名义上还是鲁园的管家,不可能在鲁园养女人。

    进入房门,里面卧室就有两个尸体躺着。

    护院认出正是春香和冬梅。

    独七道:“莫非昨晚是她们暗杀了何兄弟,但是又被别人灭口。”

    顾青检查了两人尸体,还得到了两个画面。

    “两人死前都听到过同样的琴声,死在同一刻。”

    随后他判断出两人的死亡时间,绝对不是昨晚子时以后,而是昨日申时到酉时之间。

    意思是,昨天春香和冬梅去清秋馆之前就已经死了。

    顾青握紧了拳头,他认得那琴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封神之最强纣〕〔制药大亨〕〔王者归来洛天〕〔女尊穿越:陈家有〕〔亲爱的傲娇狐狸先〕〔上门龙婿〕〔你是我的万千星辰〕〔上门龙婿叶辰下载〕〔顶级神豪林云〕〔叶绾绾司夜寒〕〔病少枭宠纨绔痞妻〕〔情深入骨,傅少的〕〔梦回汉时:东风若〕〔爱在晨钟暮鼓时〕〔当皇后成了豪门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