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侠女来袭:本王妃〕〔我修的可能是假仙〕〔超级锋暴〕〔峨眉祖师〕〔我不会武功〕〔长乐歌〕〔青川旧史〕〔轮回之业〕〔错负轮回剑〕〔我娘子天下第一〕〔花瓶女神是大佬〕〔我的房子穿越诸天〕〔火影之我和扉间有〕〔穿越之妃常闹腾〕〔举鼎而行〕〔农家小甜妻:腹黑〕〔三国有君子〕〔牛小顿的棺材板〕〔神医兵王混都市〕〔重生之日本投资家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第186章
    秦瑾瑜过去的时候,看到苏珩坐在院子里面,盯着一个盒子发呆。

    林晁则在一边收拾东西。

    从魏国到羽国的路途遥远,必须要带走的东西不多,等秦瑾瑜走近,林晁已经将东西都收拾好了。

    秦瑾瑜看见那盒子,顿时来了好奇心,放缓了自己的脚步,收起了身上的气息,悄悄地走了过去。

    这些年来,她来苏珩屋子里的时候,经常能看到那盒子,然而苏珩对这盒子又看的紧,秦瑾瑜从来没有看他打开过这盒子。每次问他他也不肯说。

    秦瑾瑜鬼鬼祟祟地走近,苏珩似乎也毫无察觉,安安静静地坐在原地。

    秦瑾瑜暗自得意了一把,心道她之前几乎是每次来找苏珩都会被苏珩察觉,这回终于没被发现了,说明自己这些天没白修炼。

    她面上得意的笑容刚刚显露出来,便听见苏珩的声音淡淡的响起:“你来了。”

    秦瑾瑜瞬间泄气。

    当年她和苏珩刚认识的时候,她的灵力比苏珩还要强一些,她当时还有些得意。

    谁知苏珩很快就超过了她,这些年她一直疯狂修炼,却总是比苏珩差了一些。

    秦瑾瑜故意跳过自己被发现的事情,目光落在了那个她好奇了多年的盒子上:“你准备把这个也带走吗?”

    苏珩如此回答:“这是我最宝贵的东西之一。”

    秦瑾瑜愈发的好奇。

    苏珩没有再卖关子,直接地在她面前打开了盒子。

    盒子有分几格,小格里面放了一些零碎的小玩意儿,秦瑾瑜看的有些眼熟,觉得这些很像是自己小时候玩过的东西。

    大的格子里面则是一沓泛黄了的纸。

    从纸张的泛黄程度上不难看出这些都是好几年前的东西了,却都被苏珩保存的很好。

    最上面的一张纸上面有歪歪扭扭的涂鸦,下面还有几个还算是端正的字。

    秦瑾瑜看到那丑不拉机的涂鸦,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不太妙的预感。

    她提着心往下看,看到自己的落款之后,扁了扁嘴。

    在苏珩的授意下,她接着往下看,这些纸有一半都是她年幼的时候,送给苏珩的涂鸦。

    秦瑾瑜幼年的时候喜好画画,她早就忘了自己画的怎样了,只依稀记得当年魏清淮总说她画的丑,但是苏珩每次都说她画的很好看。

    人都是趋利避害的,所以多年不画画的秦瑾瑜潜意识就觉得,自己画的很好。

    时隔多年再看当初的让她自己洋洋得意的“大作”,秦瑾瑜对于自己曾经画画很好的自豪感碎了一地。

    还有一半的纸张并不完整,都是零零碎碎的,上面是秦瑾瑜在上读书给丢给他的纸条和平日里写给他的字条。

    零零碎碎的小东西也都是秦瑾瑜送给他的。

    这么多年过去,这些东西秦瑾瑜都没留着了,没想到苏珩还一直好好保存着。

    若不是苏珩今日肯打开箱子了,秦瑾瑜还真的忘了自己幼年时期还做过这么多精彩的事情。

    秦瑾瑜本是想借着最后的一点儿时间多和苏珩说说话,度过最后一个晚上的。

    结果变成了秦瑾瑜疯狂吐槽自己过去的画技以及曾经写过的字条的晚上。

    秦瑾瑜看到自己好几年前写的字条,觉得有些无奈。

    里面的很多话实在是太幼稚了,她看的有些头疼。

    她一直觉得自己比同龄人要成熟许多,如今看来,也不尽然。

    秦瑾瑜吐槽完毕,苏珩默默地收回了这些纸张,小心翼翼地放回了盒子之内,还落了锁。

    秦瑾瑜说话说的有些累了,干脆地趴在了石桌之上。

    苏珩含笑看着她:“不管是什么时候的你,在我心中都是最好的。”

    秦瑾瑜没说话,把头埋在臂弯里,暗暗地笑了。

    春季的夜晚有些凉,一阵风吹来,秦瑾瑜打了个喷嚏。

    苏珩看了看天色,对她道:“不早了,回去吧。”

    “不要!”秦瑾瑜不肯动,声音也低了下来:“我想和你再呆一会儿。”

    秦瑾瑜平日里都不会在这里呆到太晚,今日也实在是舍不得苏珩,才迟迟不肯走。

    林晁面色和蔼地在旁边说道:“秦公子挂念我家主子,自然是好,可您明早还要去上书房,可不能耽误了读书。”

    说着是担心秦瑾瑜明日去不了上书房,其实是不想秦瑾瑜打扰了他家主子歇息。

    秦瑾瑜心道的确是有些晚了,更何况人家都这么说了,看来是不能不走了。

    秦瑾瑜这才磨磨蹭蹭地站了起来,瞥了一眼苏珩:“那……那我走了?”

    苏珩提了灯笼,拉住了她的手:“我送你。”

    秦瑾瑜面上的失落消散,欢喜地笑了。

    林晁看着两人欢快离去的背影,老脸顿时拉了下来。

    自从他觉得秦公子把他家主子搞断袖了之后,就一直看秦瑾瑜不爽。

    林晁这般想着,忽然又想起,他家主子远在羽国的同父异母的兄长康王,似乎也是断袖……

    林晁有些头疼。

    等他家主子回到羽国之后还需要康王的帮助,万一和康王在一起呆久了,断袖的更严重了怎么办?

    愁啊。

    林晁重重地叹了口气,替自家主子发愁。

    秦瑾瑜和苏珩边走边说话,不知不觉地就到了自己的屋子外。

    平时她自己回去的时候,总觉得这路很长,和苏珩一起回来的时候,却觉得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自己就回来了。

    秦瑾瑜站在屋外,又和苏珩说了一会儿的话,才和他道别了。

    秦瑾瑜往自己屋子里走的时候,一步三回头。

    苏珩一直看着她进去了屋子,直到屋子里的灯全都亮了起来,才转身回去。

    秦瑾瑜满心想的都是自己刚才和苏珩说的话,嘴角挂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浅浅笑容。

    她把手中的东西放下,边想着刚才的事情边伸手去点灯。

    灯光亮起,待她看清了自己眼前的人,连忙往后退了几步,手中的油灯差点儿没砸过去。

    “你干嘛?!”秦瑾瑜被吓得不轻,怒视魏清淮,连殿下都懒得喊了。

    魏清淮不提前说一声来她这儿也就罢了,竟然还不让锦夕点灯,是想吓死她吗!

    魏清淮这回倒没有像前些日子一样质问她,在油灯的映照之下,少年的神情难得的看不出喜怒,显得有些深沉。

    魏清淮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放在了桌上,声音低沉:“来给你送东西。”

    “什么……”秦瑾瑜还来不及看他放在桌上的纸,原本看起来镇定的少年却加快了脚步,风一般地跑了出去。

    秦瑾瑜:?

    这是什么操作?

    魏清淮真的越来越古怪了。

    跑出去的魏清淮不经意之间和苏珩打了个照面。

    魏清淮像是一团火,风风火火地行事,喜怒哀乐一览无遗。

    此时秦瑾瑜不在,苏珩的面上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表情,魏清淮经过他的时候,竟觉得本就有些凉的晚上似乎更冷了。

    魏清淮跑过去之后,悄悄地回头去看苏珩,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小子,眼神中满是不爽。

    苏珩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便冷淡的收回了目光。

    只是看了一眼,他就知道,他不喜欢这个所谓的八皇子。

    至于为什么,他说不上来。

    反正就是不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是我的万千星辰〕〔洪荒封神之最强纣〕〔王者归来洛天〕〔帝妃临天〕〔唐诗薄夜〕〔末世:掠夺城市〕〔亲爱的傲娇狐狸先〕〔梦回汉时:东风若〕〔叶绾绾司夜寒〕〔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女尊穿越:陈家有〕〔情深入骨,傅少的〕〔豪门至宠〕〔重生九零娇娇媳〕〔变身少女的星辰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