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生归来当奶爸唐〕〔今生唯有许诺〕〔婚途陌路〕〔豪门契约:总裁,〕〔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简然秦越〕〔妙手圣医叶皓轩〕〔元卿凌宇文皓〕〔特种兵之无敌战神〕〔都市全能至尊〕〔都市神级强者〕〔战王枭宠:医妃药〕〔江流华笙小说〕〔快穿之魔王有点甜〕〔异大陆修仙记〕〔无敌从唤神开始〕〔重拾璀璨星光〕〔地球最后一条龙〕〔都市仙尊洛尘〕〔近战狂兵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第177章 他心悦于你
    秦瑾瑜缓了一会儿,终于彻底的从梦中醒了过来。

    外边烟火声络绎不绝,秦瑾瑜来了劲儿,掀开马车的帘子就往外往看。

    可惜因为角度的问题,从这边看烟花只能看到一半。

    苏珩从另一边掀开帘子,淡淡地往外看一眼,对秦瑾瑜说道:“这边有烟花。”

    秦瑾瑜立马凑了过去。

    她这一凑,就和苏珩挤在了一块儿。

    外面烟火不断,在天幕之上绚烂绽放,街上传来吵杂的行人说话的声音,隐隐约约之间有少年男女的欢笑声,在风中转瞬即逝。

    秦瑾瑜一向乐观,看到这般的景象,心中忽然就生出了几分淡淡的伤感。

    今日的确是热闹,整个京城都笼罩在一片祥和欢闹之中,只可惜,她身边这位马上就要走了。

    这一走,真的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

    短则一年两年,长的话,有可能是一生。

    秦瑾瑜甩了甩脑袋,把这一点伤感甩掉。

    反正现在苏珩还没走,过几日再想这件事吧。

    秦瑾瑜摸了摸自己的钱袋,边看烟火边估摸着待会儿该吃什么。

    元宵茶、麦饼、枣糕、粘糕、面灯、豆面团……

    都挺好吃的。

    秦瑾瑜咽了咽口水,此刻她的脑子里已经完全被食物占据了,苏珩都得靠边站。

    苏珩和秦瑾瑜是青梅竹马一同长大,这么多年来对她还算是比较了解的,一看她这神情,就知道秦瑾瑜在想什么了。

    苏珩抿了抿唇,心底竟生出一丝丝的酸意。

    他都要走了,秦瑾瑜还不想着他……

    苏珩皱了皱眉,对着窗外轻轻地咳嗽了几声。

    秦瑾瑜本就靠着苏珩,听他一咳,顿时就回了神,看向苏珩:“你怎么了?”

    苏珩依旧皱着眉头,看起来很是不舒服的模样:“有些不舒服。”

    秦瑾瑜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那我们赶紧回去吧,看看能不能求着太医来给你看看。”

    说着便提高了自己的声音,对着外面的马车夫说道:“掉头——”

    秦瑾瑜才说了两个字,就被苏珩截住了话头:“我们不回去。”

    “可你不是不舒服吗?”秦瑾瑜拉着他的胳膊:“为何不回去?”

    苏珩看着秦瑾瑜关心急切的模样,忽然有点儿后悔了。

    本是想引起秦瑾瑜的注意力,结果却引得她担忧了。

    秦瑾瑜见他不说话,迟疑了一下,又问道:“你是哪里不舒服?”

    苏珩正想着要不要和秦瑾瑜坦白,见秦瑾瑜这么问,沉吟了一下,回道:“心里不舒服。”

    秦瑾瑜“啊”了一声:“谁惹你了?”

    秦瑾瑜赶紧回想了一下,自己有没有惹到苏珩。

    好像……没有吧?他们在一起玩耍这么多年了,秦瑾瑜大抵也知道苏珩忌讳哪些东西,并不会让他不快啊。

    那他这是怎么了?

    秦瑾瑜觉得,还是小时候的苏珩比较好,这一年来,苏珩的行为是越来越奇怪了。

    苏珩在她的注视之下,忽然伸出了手,捧住了她的脸,认真地看着她。

    两人本就离得极近,苏珩突然来这一下子,秦瑾瑜呆了呆,心跳有些加速。

    嗯,这样一看,苏珩还是挺好看的。

    看了这么多年也不觉得腻。

    秦瑾瑜往后缩了缩,才惊觉出不对劲来:“你干嘛?”

    苏珩没了刚才不舒服的模样,认真地对她说道:“不要想别的,我要走了,你……想想我好不好?”

    少年的声音微冷,带着一点儿沙哑,说到最后,竟有了几分委屈。

    秦瑾瑜怔住。

    秦瑾瑜觉得自己双颊有些发烫,她微微地偏了偏头,眼神不自觉的有些躲闪,说话也不顺了:“我哪里没想着你,我、我每日都在想着你,不然为何总来找你——”

    秦瑾瑜越说越觉得不好意思,心跳的飞快,连自己在说些什么都不知道了,她又往后面又缩了缩,不去看苏珩。

    苏珩转而拉住了她的手,忽然间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你知道你和星星有什么区别吗?”

    “啥……”秦瑾瑜虽然跟不上苏珩的脑回路,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区别是星星在天上,我在地上?”

    “不,”苏珩说:“星星在天上,你在我心里。”

    若是其他人来说这话,秦瑾瑜绝对会认为那人实在是太油腻了,换做苏珩来说,便不一样了。

    秦瑾瑜红着脸问他:“这话你是从哪听来的?”

    苏珩没回答她,把话题给扯开了。

    苏珩自己当然是想不出这样的话的。

    至于这句话的来历,有些曲折。

    某日他独自一人在宫中行走,由于性子孤僻,走的路线也是人少的路线。

    走过某一处假山,他听到里面有女子说话的声音,他余光一瞥,隐约看见了一片粉红色的衣角,应当是宫中的某位宫女:“……他问我,我和天上的星星有什么区别。”

    苏珩对这话不以为然,甚至有些嫌弃,他本来都要走过去了,又听见那宫女说道:“我说不知,他说区别是星星在天上,而我在他心里。”

    “你家那位可真会说话!”另一个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可惜我那未婚夫却不会这样说话,真是个木头疙瘩。”

    苏珩停住了脚步。

    这话看似寻常,这俩宫女倒是挺喜欢的。

    就是不知道秦瑾瑜喜不喜欢。

    嗯……改日对秦瑾瑜试一试。

    如今看来,效果还不错。

    秦瑾瑜说了好一会儿话,情绪才慢慢的平缓了,但还是不好意思去看苏珩。

    到了目的地之后,秦瑾瑜和苏珩一前一后下了马车。

    魏清婉和魏清淮他们正好也是刚下车,魏清婉正欢快地和凌君泽说着话,凌君泽虽然神情平淡,不如魏清婉那般欢喜,却也是有话必答。

    魏清婉和凌君泽两人走在了前面,宗政灵芸和魏清淮自然就落后了。

    宗政灵芸眉目含笑,瞥了一眼魏清淮,正想要说些什么,秦瑾瑜便喊她了:“灵芸姐!”

    秦瑾瑜朝她走来,低声道:“我想向你请教些事情……”

    说着,瞥了魏清婉他们一眼。

    宗政灵芸知道她这是有话要说,对着魏清淮笑了笑,便跟着秦瑾瑜走到了一边。

    秦瑾瑜大致地对她说了一遍苏珩今日的表现,然后问她:“你说,苏珩这是什么意思?”

    宗政灵芸上知天命,下晓人事,自然也是知道秦瑾瑜的性别的,秦瑾瑜对她并不避讳。

    宗政灵芸含笑听着她说完,笑意都加深了些。

    她的目光淡淡的撇过秦瑾瑜的手腕,又往不远处苏珩的方向一瞥。

    两人的手腕之间,连着一道常人看不见的、细细的红线。

    虽然这红线与常人的红线有些不同,却也是正经的红线。

    这两人……倒是天定的姻缘。

    “你这么聪明一个人,竟然看不明白这么简单的事情,”宗政灵芸笑笑,声音有些飘渺:“可见‘情’这一字实在是误人。”

    秦瑾瑜毕竟还是少女,被说出了心事,不免有点儿炸毛,不复平日里平和淡定:“我才不喜欢他,谈何情字误人!”

    “傻丫头,”宗政灵芸也才十七岁,说起话来却有些沧桑,像是饱经风霜的老人:“他心悦于你。”

    秦瑾瑜的步子停了下来,定定地看着她。

    远处的天边又有烟火升起,四处热闹不断,宗政灵芸慢悠悠地向前走着,叹息道:“眼下的日子真是好,若是日日——不,若是年年都能如此,该有多好。”

    她又走了一会儿,见秦瑾瑜跟的慢,便停下来等她,心里却是琢磨着,该怎么尽快撮合秦瑾瑜和苏珩。

    毕竟这样做,对她有好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是我的万千星辰〕〔洪荒封神之最强纣〕〔王者归来洛天〕〔帝妃临天〕〔唐诗薄夜〕〔末世:掠夺城市〕〔亲爱的傲娇狐狸先〕〔梦回汉时:东风若〕〔叶绾绾司夜寒〕〔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女尊穿越:陈家有〕〔情深入骨,傅少的〕〔豪门至宠〕〔重生九零娇娇媳〕〔变身少女的星辰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