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侠女来袭:本王妃〕〔我修的可能是假仙〕〔超级锋暴〕〔峨眉祖师〕〔我不会武功〕〔长乐歌〕〔青川旧史〕〔轮回之业〕〔错负轮回剑〕〔我娘子天下第一〕〔花瓶女神是大佬〕〔我的房子穿越诸天〕〔火影之我和扉间有〕〔穿越之妃常闹腾〕〔举鼎而行〕〔农家小甜妻:腹黑〕〔三国有君子〕〔牛小顿的棺材板〕〔神医兵王混都市〕〔重生之日本投资家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007 可愿娶我
    秦瑾瑜与苏珩笑了一阵子,两个人便去吃元宵了。

    “不如去你院子里吃呗,”秦瑾瑜拉着他的手提议:“自从前一阵你那儿换了装饰,我都没去过呢,这些年来,我整日窝在屋子里,闷的都要长霉了。”

    这些年来,苏珩虽然有时会被限制自由,平日里的待遇却是和皇子一般,过的比秦瑾瑜要好多了。

    早些年是秦瑾瑜照拂他,这些年来倒是反过来了,成了秦瑾瑜到苏珩这儿蹭饭。

    前一阵子,魏皇为了提前让苏珩适应回去之后的环境,特地命人将苏珩住所的装饰都换成了羽国的风格。

    对于苏珩这里换了装饰的事情,满宫都知晓,包括秦瑾瑜在内的众人都以为魏皇是为了彰显仁慈,才照拂苏珩的心情,以至于费尽心思换了装饰。

    苏珩应了一声,相较于秦瑾瑜的雀跃,他却是有些心事重重,秦瑾瑜所的话,他都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

    他要走了的这件事,秦瑾瑜还不知道。

    苏珩不是没有想过和秦瑾瑜这件事,可是他不出口。

    秦瑾瑜每次向他的眼神当中,都是满含着欢喜与期望的,那样的眼神像是一片羽毛,不知觉地飘进了他的内心,在微风的吹拂之下,来回的在他心间拂动。

    苏珩也不过十四岁,纵然其它方面聪慧,在这方面却是懵懵懂懂,他不知道这样的心情代表了什么,只知道他不想到秦瑾瑜低落失望的模样。

    这些年来,每次谈及他要离开这件事的时候,秦瑾瑜都是一脸兴奋地鼓励他,他一定能心想事成。

    秦瑾瑜笑得欢快,眉眼间的那一丝忧愁却落在了苏珩的眼中。

    他知道,秦瑾瑜并不想让他走,之所以做出一副欢喜的模样,不过是为了鼓励他,不让他在离开魏国的时候留有遗憾。

    秦瑾瑜很快就察觉到了苏珩的分神,她面上虽然还带着笑意,不安的情绪却在心底暗暗地滋生。

    苏珩这是怎么了?他心情不好吗?

    “苏珩……”秦瑾瑜关切之余,声音都细了几分,有了几分姑娘家的柔和。与苏珩在一起的时候,她戒心很低,装男孩子的用心程度也少了几分,时不时的会呈现出几分女儿家才有的娇态。

    苏珩着秦瑾瑜,神情在这一瞬间有些恍惚。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一刻,他竟然觉得秦瑾瑜很像女孩子。

    不止刚才,这两年来,他总会产生这种奇妙的感觉。

    苏珩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

    竟会产生这种错觉。

    毕竟是与自己从一起长大的兄弟,怎么会是个女孩。

    再,秦瑾瑜平日里行为举止与男孩没有一丝一毫的一样。

    “你怎么了?”苏珩还在神游,秦瑾瑜的声音忽然间在耳边响起,他一抬头,便与秦瑾瑜对视了。

    她关切地着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眼中只有他。

    苏珩不知为何觉得双颊有些发烫,他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目光,为了掩饰这种不自在,他的神情愈发的冷了。

    神情虽冷,出的话却出卖了他的慌张:“我……我觉得你像女孩子。”

    苏珩难得的结巴了。

    苏珩完就后悔了,双颊发烫的更加厉害,他尴尬恨不得立即消失在秦瑾瑜面前才好。

    怎么就把心底的想法出来了!

    苏珩慌张,秦瑾瑜比他还要慌张。

    在这句话出口之后,秦瑾瑜在脑海中疯狂地回放自己平日的言行举止,绞尽脑汁地想究竟是哪里让苏珩出了破绽。

    苏珩若是出了破绽,其他人呢?会不会也出来了?她到底哪里装的不够好?!

    秦瑾瑜硬是按耐下心底的不安与惶恐,噗嗤一声笑了。

    她拍了拍苏珩的肩膀,开玩笑地道:“你这是什么呢,我自然是男子。”

    她的模样不出任何端倪,从行为举止到声音,再到神情,又是少年的模样了。

    这件事就算是这么过去了。

    秦瑾瑜成功地免去了苏珩的怀疑之后,表面照旧和他笑笑,心底却是乱成一团。

    苏珩那日不娶妻的事情,成了她心底的一根刺。

    想来想去,秦瑾瑜还是开口了。

    “苏珩,我想问你个问题……”秦瑾瑜平日里向来果断,今日却踌躇不已,非了半响才勉强下定了决心,对苏珩道:“若是我是女子,你可愿娶我?”

    这话出来,秦瑾瑜顿时觉得面上火辣辣的,但是她却不后悔。

    这话若是不问出来,她始终不安心。

    反正她现在是男子的身份,若是苏珩的答案是否定的,她也可以,自己是在和好兄弟开玩笑的。

    若是苏珩回答愿意,那更好。

    以秦瑾瑜的角度来,苏珩答应的几率极其的低,但她还是想问。

    这种事情,总是要问个明白,心底才有底。

    就算苏珩真的不愿意,她也未必完全没有机会。

    总归她们还没到成婚的年纪,这喜欢不喜欢的事,也很难的准,就算现在不喜欢,也未必以后不喜欢。

    出这句话之后,秦瑾瑜觉得自己轻松了许多。

    不管答案如何,都是个答案,今日之后,她再不会总觉得心里压了一个重重的担子,日夜想着,心底纠结万分。

    苏珩的手一抖,握着秦瑾瑜的手就松开了——被吓的。

    他有些心虚,努力地让自己不去秦瑾瑜,神情冰冷不出什么异样,心底却是一团糟。

    秦瑾瑜……为什么会这么问?他到底在想什么?

    虽然他努力地不让自己去秦瑾瑜,理智终于拗不过心底的意愿,他还是瞥了一眼秦瑾瑜。

    秦瑾瑜目光清澈,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神情也淡然,不出玩笑的痕迹。

    苏珩默然半响,终究是将话题扯了开来。

    秦瑾瑜本来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却没料到,竟然还有不回答这种选项。

    苏珩选择不回答,秦瑾瑜自然也不好再问,便只好顺着苏珩的话了下去。

    两人似在欢快的聊天,却是各有心思。

    秦瑾瑜失望之余,忽然想起了魏清婉。

    魏清婉真心喜欢她,她其实是不信的。

    毕竟魏清婉喜欢凌君泽这么多年,这心意怎么可能变就变。

    若是魏清婉同时喜欢两个人,却也不像。

    魏皇虽然妻妾成群,心心念念的也只有先皇后一个,心底未曾有第二个人,更别年少的魏清婉。

    不知道魏清婉那丫头,在找了凌君泽却被拒绝之后,心底究竟是个什么滋味。

    秦瑾瑜的想法其实是对的。

    “总算是结束了。”魏清婉长长地舒了口气,心底终于没有那么难受了。

    才舒心没多久,她内心又浮现出刚才被围着教还不能翻脸只能微笑的场景,越想越气,面色也越来越阴沉

    在她愣神的功夫,身边的流朱却忽然停住了脚步。

    “你做什么……”魏清婉差点儿绊倒,正要怒目斥责流朱,抬眼之间,却失了声音。

    她望进了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眸中,沉寂的好似一片平静的死海。

    二十出头的青年一身紫色的袍子,嘴角带着一点儿微微的笑意,有点儿玩世不恭的味道。可是和真正玩世不恭的世家公子相比,他又显得正经许多。

    这么多年来,魏清婉每次到他,都有不同的感悟,感觉他一直都在变化,又好像没有任何变化。

    ------题外话------

    十三岁的少年少女如果发育的晚的话,各方面体征都还不明显,所以秦瑾瑜目前还是能装男子的。

    当然,她也装不了多久了,十四岁之前肯定是要恢复身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是我的万千星辰〕〔洪荒封神之最强纣〕〔王者归来洛天〕〔帝妃临天〕〔唐诗薄夜〕〔末世:掠夺城市〕〔亲爱的傲娇狐狸先〕〔梦回汉时:东风若〕〔叶绾绾司夜寒〕〔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女尊穿越:陈家有〕〔情深入骨,傅少的〕〔豪门至宠〕〔重生九零娇娇媳〕〔变身少女的星辰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