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侠女来袭:本王妃〕〔我修的可能是假仙〕〔超级锋暴〕〔峨眉祖师〕〔我不会武功〕〔长乐歌〕〔青川旧史〕〔轮回之业〕〔错负轮回剑〕〔我娘子天下第一〕〔花瓶女神是大佬〕〔我的房子穿越诸天〕〔火影之我和扉间有〕〔穿越之妃常闹腾〕〔举鼎而行〕〔农家小甜妻:腹黑〕〔三国有君子〕〔牛小顿的棺材板〕〔神医兵王混都市〕〔重生之日本投资家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151 屏风
    魏皇觉得魏清玫最近似乎用功了许多。

    平日里魏清玫学业虽然好,却不见得有多用功,魏皇只当是她聪慧,许多事情一点就通。是以,对于魏清玫突入而来的用功,魏皇也只当魏清玫被自己训斥之后懂事了,不再像以前一般自作聪明,在宫里搞事情,终于开始做一些正经事了。

    魏清玫以前在宫里搞的事情魏皇其实都知道,只因为事情没有闹大,他要处理的事情繁多,也懒得理会这些事。

    相较于魏清玫,魏皇倒是更在意近日瘦了许多的长女魏清璇。

    魏清璇身形瘦弱,形容憔悴,平日里穿得正合适的衣裳,都显得有些宽松了。

    魏皇有心关心女儿,只是最近的另一件事占据了他的大部分注意力。

    那就是天。

    他寻了专门研究上古言语的人,又找来了除宗政桓以外的能人,来解答这天的意思。

    帝王对祥瑞之兆向来有敬畏之心,且这祥瑞起来也并非很像假的,魏皇虽然将信将疑,在找人的时候还是花了不少心思。

    皇帝找来的人费心了心思查了七日,才得出了天之上的内容和寓意。

    天内容太长,废话也多,大概意思就是近日会有帮助国家昌盛的能人出现,此人能在未来辅佐当今的储君。

    天上还列出了一系列相关的条件,其中一条引起了魏皇的注意力。

    这样的能人,是个女子。

    “自古以来的祥瑞,三分真,七分假。”秦瑾瑜找人打听了天的内容之后,便开始吐槽:“我觉得这次的是假的。”

    “这种话你都敢!”魏清淮本在吃东西,听了她的话,差点儿呛到:“你怎么就知道是假的?”

    “指不定是陛下中了哪个能人,又因为对方是女子,不方便直接提拔为官,便想了这样的法子。”秦瑾瑜到底年幼,纵使聪明了些,想事情也想的简单。

    魏清淮吃的东西卡在嘴里,他本想辩驳,却又觉得秦瑾瑜的似乎又有几分道理。

    毕竟前朝就有过这样的例子。

    =

    这日,魏皇想起他好久没去淑妃宫里了,便过去找淑妃聊天。

    两人着着就到了魏清璇,魏皇想起这些日子自己都没关心过大女儿,于是问道:“朕清璇近日状态不是很好,可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淑妃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叹了口气,最终只是道:“清璇身为大公主,平日里养尊处优的,能遇到什么事情。”完之后,又起了其它的事情,将话题扯了开来。

    魏皇见淑妃似乎不太想,也没有追问,只是起了疑心。

    魏皇在这坐了一阵之后,便起身准备去被自己忽略已久的大女儿。

    魏清璇已经十七岁,不再随着母亲住,而是自己有一座宫殿。

    魏皇正要去魏清璇宫里,却见淑妃宫内的一处较好的偏殿内灯火通明。

    淑妃一向喜好清净,偏殿通常不住人,魏皇每次来偏殿都是不点灯的。

    他觉得奇怪,还未开口询问,旁边伺候着的太监便已经出了他的疑惑,提前地开口了:“大公主最近几乎每日都来淑妃娘娘的寝宫,有时候还住在这儿。”

    魏皇来到偏殿外,正巧碰见一个宫女端着一些零碎的物件往外走,叫住了她问道:“你家主子在做什么?”

    宫女见是陛下,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跪下:“大殿下在绣嫁衣呢。”

    魏皇这些日子非常忙碌,忙到几乎都要忘了魏清璇要出嫁的这回事。

    虽然魏清璇的婚配对象还没有定下,现在绣嫁衣也不算早,有些女儿家更早的时候便开始绣了。

    魏皇令宫人不要出声,自己走了进去。

    没走几步,果然远远地瞧见魏清璇坐在那儿绣嫁衣。

    即便离得远,魏皇都能瞧见魏清璇的面带愁容,绣嫁衣的时候也有些走神。魏清璇一没注意,银针扎入指尖溢出鲜血,她拿出自己的帕子按了按,直到不到血珠了才将帕子放下。

    即使是这样,魏清璇起来还是有些神情恍惚。

    她盯着自己的帕子了,慢慢地将染了血的帕子揉成一团,攥在手中。

    良久,魏皇听到她长长地叹了口气。

    魏皇的心提了起来。

    丢失多年的长女好不容易找回来,他自然是百般疼的,他的心也随着这一声叹气而有些难受。

    当年魏清璇丢失,淑妃整日郁郁寡欢,以泪洗面,直到过了整整一年,才稍微好转了些。

    自那以后,淑妃虽然没有夜夜哭泣,却终日闷闷不乐,形容憔悴的。

    魏清璇如今的状态,不由得让魏皇想起当初的淑妃。

    虽然魏清璇起来没有当初的淑妃那么糟糕,却也足以令人担心。

    “清璇。”魏皇轻轻地喊了一声,声音不高,却足以让魏清璇听见。

    魏清璇依旧坐在原地,神情间满是惆怅。

    直到魏皇走近,她才受惊一般地站了起来,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屏风后面,声音又低了下去,也没有行礼,只是轻声道:“父亲。”

    魏清璇喊完之后,才意识到不妥,连忙改口并行礼,低下头去:“女儿拜见父皇。”

    魏皇和魏清璇聊了一会儿天,魏清璇从头到尾都精神不济,有时候竟连魏皇所提出的极简单的问题都要想一会儿才答出来。

    魏皇终于忍不住问她了:“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最近的状态不对。”

    魏清璇似乎没有想到魏皇会如此发问,她明显地惊了一下,又故作镇定地笑道:“母妃近日派了人教女儿礼仪和女红,女儿便开始绣嫁衣了。”

    魏皇着她,眼神里带着探究。

    魏清璇又接着道:“这嫁衣委实难绣了些,女儿天资也不高,辛苦琢磨了数日,才大约领略了精髓。许是因为这个,才显得不大精神。”

    魏清璇的挺诚恳,魏皇却有些怀疑。

    魏清璇是长女,魏皇之前并没有女儿出嫁,但他也是有姐妹的。当年那些姐姐妹妹出嫁之前,纵然忙碌,却也不至于这般的憔悴。

    若是被不知情的人瞧见了,还以为这宫里面虐待大公主呢。

    魏皇道:“再怎么样也该注意身子。宗政桓那子了,必定心疼,难道他也没劝你要注意身子?”

    魏清璇眉心一跳,心道这爹不愧是皇上,整日玩阴谋,竟然在这么温馨的时候给自己下套。

    皇宫里的人套路真多,就连亲近之人也得防着,还是之前跟着秦瑾瑜的时候比较舒服。

    她心中暗惊,面上却是一派惊讶的神情,似乎是完全不明白魏皇为何这样问:“您不是不让我见国师大人么?”

    魏皇笑道:“朕有过这样的话么?”

    “自然是有的,”魏清璇继续维持着自己纯真不知世事的人设,奇怪地道:“我记得清清楚楚呢。”

    魏皇道:“朕却记不得了,就算真有,也是吓唬你的,偏你这丫头实诚,都这么大了,却傻傻当真。”

    魏清璇心道老爹您可真是甩锅能手,之前他这话的时候可严厉了,哪有半分开玩笑的样子。再君无戏言,君王的话哪有那么轻易就能否认的。

    魏清璇纵然有些无语,却也没有不知好歹地提起这茬,只是顺着魏皇的意思道:“是女儿愚钝了,没能理解父皇的意思。”

    其实魏皇在来之前就查过魏清璇和宗政桓的见面问题,也知道这两人近日里确实是没见过面。

    如今再问起,也不过是为了确认一下罢了。

    魏清璇这几日要么在自己宫内呆着,要么就跑到淑妃这儿。

    而宗政桓倒也没有主动来找魏清璇,只是在魏清璇平日里最常出现的地方晃了几次,似乎在等着魏清璇出现。

    着低眉顺眼善解人意的女儿,魏皇觉得很满意。

    他的大女儿是多么的美丽,多么的贤惠,多么的听话!

    此时的魏皇觉得自己女儿天下第一,没有哪个子能配得上魏清璇。

    魏清璇一点都不像魏清璃那个臭子,整日一副死板的模样,但凡魏皇的有一丁点儿不对,都要指出来。而且这子记忆力还特别好,魏皇多年前的话他都记得清楚。常常堵的魏皇都不知道该啥。

    (注:魏清璃即五皇子)

    着女儿略有些憔悴的面容,魏皇又觉得心疼,心道这丫头如此听话,多日未见宗政桓,都瘦成这样了。

    想当年,先皇一开始也是不同意魏皇和秦皇后的婚事,当年的魏皇为此非常操心,虽然没有变得憔悴,却也是瘦了的。

    魏清璇见父亲面露不忍,在心里松了口气,心道秦瑾瑜给的法子果然好用,只要让母妃再吹吹枕头风,魏皇自然能答应她和宗政桓的婚事。

    魏皇又宽慰了她几句,起身准备离开。

    魏皇才走到门口,屏风后面却忽然响起了砚台被打翻的声音。

    魏清璇显然被惊了一下,她飞快地望了一眼屏风后略有些慌乱的人影,又向魏皇。

    她心中祈祷着魏皇没有听到这般的响动,可这声音实在是太大,魏皇有没有走远,便又倒了回来。

    魏皇的目光陡然间变得锐利起来,厉声问道:“何人在屏风后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是我的万千星辰〕〔洪荒封神之最强纣〕〔王者归来洛天〕〔帝妃临天〕〔唐诗薄夜〕〔末世:掠夺城市〕〔亲爱的傲娇狐狸先〕〔梦回汉时:东风若〕〔叶绾绾司夜寒〕〔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女尊穿越:陈家有〕〔情深入骨,傅少的〕〔豪门至宠〕〔重生九零娇娇媳〕〔变身少女的星辰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