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侠女来袭:本王妃〕〔我修的可能是假仙〕〔超级锋暴〕〔峨眉祖师〕〔我不会武功〕〔长乐歌〕〔青川旧史〕〔轮回之业〕〔错负轮回剑〕〔我娘子天下第一〕〔花瓶女神是大佬〕〔我的房子穿越诸天〕〔火影之我和扉间有〕〔穿越之妃常闹腾〕〔举鼎而行〕〔农家小甜妻:腹黑〕〔三国有君子〕〔牛小顿的棺材板〕〔神医兵王混都市〕〔重生之日本投资家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130 计谋
    宗政桓还未完,秦瑾瑜便一口答应下来,她讨好地笑着:“好的,我待会儿就去找大殿下,请问您还有什么吩咐?”

    宗政桓着女孩心翼翼着自己的模样,忽然觉得有些惋惜。

    若秦瑾瑜当初没有被送出宫,现在她就是嫡公主,宫人尊敬的对象,哪里用得着人眼色。

    宗政桓道:“记得向大殿下我的好话。”

    “没问题!”秦瑾瑜点头如捣蒜,转头就走,准备去找魏清璇。

    “等一下,”宗政桓叫住了她:“你先你遇到了什么问题。”

    秦瑾瑜想不起来当初在皇族狩猎场发生的事情,便让苏珩复述了一下当初发现的事情。

    宗政桓面上的笑容淡了下去,神情渐渐的严肃了起来。

    宗政桓良久没有话,秦瑾瑜觉得他情绪不佳。

    宗政桓的确很生气。

    他知道越天宗的势力强大到不可估量,可他们的行为未免也太过分了些。

    根据苏珩的描述,当初的场景别是几个孩子,就算是成年人,也难免会被吓到。

    更何况当时他的妹妹也在场,宗政灵芸的胆子向来很,当时肯定被吓得不轻。

    就算越天宗的人消除了宗政灵芸他们的记忆,这般的行为也是不可原谅的。

    宗政灵芸的身子本来就不好,又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宗政桓觉得很心疼。

    秦瑾瑜见宗政桓因为方才的事情心情不佳,趁机道:“您,越天宗的人这么坏,我们该怎么办?要不要禀报陛下?”

    宗政桓让自己稍微冷静了一下,随后闭上了眼。

    未来在他眼前一一浮现,走马灯似的在他眼前上演了一遍。

    纵使这未来他早已了无数次,此时再,还是有些感怀。

    “国师大人可是有主意了?”秦瑾瑜不敢打扰他,直到他预测未来完毕,睁开了眼睛,才心翼翼地问道。

    宗政桓微微蹙眉,有些犹豫。

    身为国师,他不仅能预测未来,还能到过去。但是他却不能告诉别人未来究竟会发生什么,否则会遭到天谴。

    顶多只能旁敲侧击地提醒别人,至于当事人能不能理解他想要表达的意思,就要那人的理解能力和造化了。

    宗政桓想起方才到的越天宗宗主派人去寻魏国龙脉和宝藏的事情,终究还是担心江山社稷,对秦瑾瑜道:“此事的确重要,待会儿你和苏珩随我去拜见陛下,讲一下昨日发生的事情。”

    虽然到的未来不能,已经发生了的事情还是要的。

    “那这个盒子……”秦瑾瑜将手里拿着的包裹打开,露出了里面的盒子。

    宗政桓见到那盒子之后,却是变了脸色。

    =

    魏清玫被国师拒绝,心中终究是不甘心。

    她重活了一世,原以为自己可以处处抢占先机,不管做什么都顺风顺水,可现实却给了她一巴掌,让她清醒了过来。

    就算是重生,她还是要心地在宫里面存活,要操心自己的婚事。

    按照着前世的轨迹,再过一年,便会有西域的使者前来求亲,待定下人选之后,使者会回去向君主禀报,西域会做好准备,时隔一年再来迎亲。

    所以,即使前世魏清玫十六岁才出嫁,可十五岁就被定下了亲事。

    如今十四岁的魏清玫本来只是不想嫁去西域,如今野心膨胀,一心只想着嫁去越天宗,当风光的宗主夫人。

    听闻越天宗的历代宗主都早死,魏清玫觉得那样更好。若是真的嫁过去了,等宗主一死,她的儿子就是下任宗主,她作为宗主的母亲,定能大权在握。

    到时候,就算是诸国的君王,见了她都要给她几分颜面。

    求助国师失败,魏清玫只好去找魏皇。

    正好魏皇有空,便让她进去了。

    魏清玫先是规规矩矩地行了礼,本想先些闲话铺垫一下,可见魏皇的手边还放着许多没批的折子,魏清玫心知魏皇时间宝贵,便收回了这样的心思。

    魏皇刚刚批了很多的奏折,现在正疲惫着,神情起来也有些严肃。

    这目光落在了原本就心虚的魏清玫眼中,更是觉得心慌,可人都来了,只好硬着头皮开口:“父皇,越天宗的宗主想求娶清婉妹妹,可清婉妹妹是凤凰临世。前国师都了,与之亲近者可得天下。女子嫁人后,自然是以夫君为主,到时候宗主就是清婉妹妹最亲近的人了。”

    魏清玫边边注意魏皇的脸色,见魏皇没有不悦,她才继续道:“像清婉妹妹这样天赋异禀的孩子,应当留在魏国国内才是,若是嫁到了别处,岂不是便宜了外人。”

    魏清玫觉得自己分析的真是十分的到位,父皇是当权者,最重视的自然是魏国。前国师的预言自然不可能是假的,按照这个预言,只有魏清婉留在魏国国内,对魏国才最有利。

    越天宗的势力如广阔苍穹,不知高远,不见边际,若是魏清婉嫁过去,岂不是代表着未来包括魏国在内的诸国,都会成为越天宗的囊中之物?

    关于这一点,魏清玫原本没想过,还是经过她的贴身侍女提点,才明白的。

    魏清玫当时赞叹了自己身边这位侍女的聪慧,又感叹自己运气好,不仅得以重生,就连身边的贴身侍女都是个聪慧的,经常能给她出主意。

    “清玫,”魏皇的声音很平静,魏清玫却抖了一下,她定了定神,才听见魏皇道:“庶出公主不得议政,你是知道的。”

    公主的婚事关系到魏国和越天宗的关系,已不算是家事而算是国事,魏清玫此举,的确不当。

    魏清玫赶紧低下头去,神态也有些不自然:“儿臣的确知道,可这关系到魏国的未来,所以儿臣才斗胆在此提起此事。”

    魏清玫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饰自己的野心,同时也在心底痛恨自己为何不是皇子,也不是嫡出。

    在诸国当中,嫡出比庶出要尊贵许多。在魏国,皇子们到了一定的年龄,可以稍微的接触一下国政,为国分忧。公主们则没有接触国政的资本。

    而嫡公主不同,历代的嫡公主都是除了皇太子以外,被培养的最好,也能接触国政的人。

    皇子们有继承权,若是过多的接触国政、拥有太多势力,则会危及到皇太子的地位。魏国最重规矩,皇太子一旦定下,除非犯了造反这样的大罪,一般不会被废除,但凡君主贤明,还会防止其它儿子危及到皇太子的地位。

    公主没有皇位继承权,历代的嫡公主都是除了皇太子之外最尊贵的皇嗣,可入朝接触朝政,待皇太子登基之后全力辅佐皇太子。

    魏皇的神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听到魏清玫这样辩解,他也没有责问,只是问了一句:“你既然觉得清婉不该嫁给越天宗的宗主,那依你之见该如何?”

    魏清玫咬了咬牙,跪下道:“依女儿愚见,越天宗前来求娶,魏国自然是要答应的。清婉妹妹虽然不适合这门亲事,但魏国还有好几位公主,按照着父皇心意,挑出一位最优秀的便是。”

    她顿了顿,头愈发的低了下去,声音却很坚定:“大姐姐容姿倾城,端庄贤淑,知礼谦和,或许是最佳的人选。”

    ------题外话------

    注:本文架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是我的万千星辰〕〔洪荒封神之最强纣〕〔王者归来洛天〕〔帝妃临天〕〔唐诗薄夜〕〔末世:掠夺城市〕〔亲爱的傲娇狐狸先〕〔梦回汉时:东风若〕〔叶绾绾司夜寒〕〔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女尊穿越:陈家有〕〔情深入骨,傅少的〕〔豪门至宠〕〔重生九零娇娇媳〕〔变身少女的星辰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