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皇〕〔超英的小团子[综英〕〔我写网络小说的那〕〔嫁入豪门77天后〕〔伯府庶女要翻天〕〔豪门大佬又被她渣〕〔惹火甜妻:老公大〕〔帝国老公狠狠爱〕〔许你浮生若梦〕〔侠士是怎么炼成的〕〔修真狂少〕〔邪王宠妻:废材嫡〕〔凤展异世〕〔本宫玩转高科技〕〔妙手神农〕〔超级小神医〕〔道观养成系统〕〔医武兵王俏总裁〕〔无敌小刁民〕〔抗战之烽火漫天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095 越天宗来使
    十二皇子病重,太医院查了许久,也没有查出来究竟是什么病。

    只好给十二皇子开一些不会使病情恶化的药。

    魏皇从百忙之中抽身,前去望自己的儿子。

    欧氏在他旁边哭得撕心裂肺,魏皇原本就因为儿子的病有些烦躁,经过欧氏这一闹,更是眉头紧皱。

    德妃不下去,派人将欧氏给拉开了。

    德妃作为十二皇子的养母,对此事也有一定的责任,于是赶紧向魏皇请罪:“是臣妾没有照顾好十二皇子,还请陛下降罪。”

    魏皇哪能怪罪她,德妃之前一直想抚养十二皇子,如今养子重病,想必她也不好受,便只是挥了挥手,令人将跪在地上的德妃扶了起来,并没有怪罪德妃。

    魏皇慢慢地走到皇子的床前,不满一岁的婴儿正难受地扭动地身子,的脸蛋因为生病而显得红红的。

    魏皇伸出手摸了摸儿子的脸蛋,滚烫的触感令他心中暗惊,心中陡然浮现出了一股凄凉的感觉。

    他已经失去了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纵然身为帝王,内心的承受能力比常人要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这些孩子,还是会感到怅惘。

    魏皇身为帝王,掌天下大权,手握天下人生死,独自立于至高的无人之巅,接受天下人的敬仰与朝拜。

    可即便是处在这般的位置,却也有诸多遗憾。

    在他还是皇太子的时候,保不住自己的好兄弟上官威一家,登上帝位之后,也保不住皇后。

    在这期间,长女与他分离多年,幼子幼女先后夭折。

    如今最的儿子也病成这般的模样。

    魏皇隐约的忆起,当初的九皇子就是这样子没的。

    回去之后的魏皇,盯着巍峨的大殿了很久。

    他的神情实在是太过于的严肃,周围的宫人都不敢上前打扰。

    良久,有人听到魏皇低低的叹息了一声。

    那叹息含着太多的无奈和怅惘,似是一屡青烟,转瞬即逝。

    =

    秦瑾瑜被关禁闭的这几日,苏珩每日都来,趴在窗口和她话。

    秦瑾瑜这几日不是就是修炼,心里闷得慌,好在有苏珩来陪她聊天解闷。

    聊了半天,秦瑾瑜忽然间想起她出宫的那日,自己因为被怡亲王妃威胁了一番,所以前去向苏珩吐槽,而那时苏珩冷着一张脸将她赶了出去。

    因为这件事,秦瑾瑜已经疑惑了几日,虽然心底已经有了猜测,但还是想听苏珩亲口出来。

    苏珩听见她问起此事,有些不自在地将头转了过去。

    沉默了半晌才低声道:“若是那一日我被人发现,别人定然会怀疑是你指使我这么做,我将你赶走,是让别人以为我们俩闹翻,若我出事,自然也不会怀疑到你身上。”

    秦瑾瑜先是惊喜:“我猜你也是这般的想法!”

    秦瑾瑜这时才惊觉自己和苏珩的想法总是能同步,心底不由得有些得意。

    随后她又皱起了眉头:“之前我教训魏蒹葭也就罢了,毕竟她只是个郡主,可你这般劈裂了怡亲王府的马车确是相当于打了整个怡亲王府的脸,你在宫中原本也艰难,若是被发现了可怎么办?日后还是不要这么鲁莽了。”

    “我很清楚我的处境,我也并不是鲁莽,”苏珩冷静地道:“我在魏国这两年来,并非对皇宫全然没有了解。”

    苏珩继续道:“我也是估量过自己的能力,发觉自己不过被抓,才行动的。”

    秦瑾瑜崇拜地望着他。

    苏珩冷淡地道:“我早已怡亲王妃不顺眼,那日不过是顺手而已,与你无关,你不必这般着我。”

    秦瑾瑜厚着脸皮,笑嘻嘻地去拉他的手:“你那日不是要教我该如何修炼吗?不如现在和我讲讲?”

    秦瑾瑜年纪,也从来没有干过重活,因此手白皙柔嫩,拉着她的手,就像是摸到了一块白玉。

    苏珩默默地将自己的手扯了回来,不自在地想,秦瑾瑜一个男孩子,手怎么会这般的柔嫩。

    难道不是只有女孩子的手才是软的吗?

    事实上,苏珩以前也就摸过司空羽这个女孩子的手,而那个时候司空羽还是个婴儿。

    秦瑾瑜在这儿赖着他要他教她修炼的方法,苏珩被缠的没办法,也就只要以趴在窗口这样诡异的姿势给秦瑾瑜讲他的一些独特的修炼方式。

    对与苏珩所,秦瑾瑜认真地一一记下,当晚就试了试,在第二天,又根据自己当晚的感悟和苏珩展开了讨论。

    两个孩就这样趴在窗台上,进行着关于修炼的讨论。

    魏皇起初听苏珩天天来找秦瑾瑜,两个人聊得欢快,原本想让人揽住苏珩,不让他去朝气秦瑾瑜,在听这两个孩子平日里讨论的最多的竟然是修炼的问题之后,倒是放弃了想要赶人的想法。

    魏皇很是欣慰。

    秦瑾瑜这孩子在被关禁闭的时候都没有忘记修炼,而苏珩那子也天天用那么辛苦和难受的姿势趴在窗台上,只为了和秦瑾瑜修炼的事。

    欣慰过后,魏皇却又忧愁起来。

    这两个孩子纵然优秀,却不是自家的,再自家的魏清婉,虽然年纪和他们俩差不多,性子却天差地别,整日想着如何玩耍,对于修炼更是能赖就赖。

    秦瑾瑜还好,虽然不是自己儿子,至少是魏国人,那苏珩连魏国人都不是,也不知道日后会不会对魏国造成危机。

    这两个孩子的能力都非常的强,魏皇莫名的有一种感觉,这两个孩子,在日后会成为这个世界的强者。

    魏皇越想越是担忧,但转念一想,若魏国未来真的会有危机,宗政桓一定会开口提醒才是,渐渐的也就放下了心来。

    转眼间,三日的紧闭期就要过去,秦瑾瑜虽然还是没有进入幻阶,修为却也涨了不少。

    由于被关在房间里的缘故,少了外部的许多诱惑,秦瑾瑜的修炼速度比往日还要快了许多。

    这三日,魏清婉虽然没有受到身体上的惩罚,内心却一直在遭受折磨。

    这几天,魏皇每一日都要派人来提醒魏清婉,告诉魏清婉惩罚并没有免除,只是延迟了而已。

    魏清婉被这样日日提醒,内心越来越焦急,觉得这样自拖着实在是太折磨人了,还不如立即责罚她呢。

    至少在这个时候,被罚的还有秦瑾瑜和魏清淮,她被罚也没有那么丢脸。

    过了一阵子之后,她一个人被罚,没有人陪着,其实挺丢脸的。

    三日过后,在朝会过后,在魏国已经呆了好几日却迟迟不肯进宫的越天宗来使终于在魏皇隆重的欢迎之下,威风凛凛地进入了魏国的皇宫。

    据来使是一对兄弟,兄长是越天宗内三大护法之一,名为凌易,弟弟凌君泽虽然年纪,天赋却也极高。

    越天宗内珍贵的宝物,也终于被带入了皇宫。

    ------题外话------

    注:文中所魏皇失去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是站在魏皇的角度的。

    两个儿子指的是八皇子(贤妃的亲生儿子)和九皇子,女儿指的是十公主(即秦瑾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妃临天〕〔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叶绾绾司夜寒〕〔王者归来洛天〕〔亲爱的傲娇狐狸先〕〔道岳独尊〕〔逆天小霸王〕〔洪荒封神之最强纣〕〔末世:掠夺城市〕〔唐诗薄夜〕〔巫能世界〕〔池娇令〕〔契约成婚:情陷小〕〔穿越,作死,玩脱〕〔都市酒仙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