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快递员〕〔雄起都市〕〔网游之白骨大圣〕〔汉当更强〕〔无敌神龙养成系统〕〔重生美食小甜妻〕〔我成了一株藤蔓〕〔重生之财气冲天〕〔隐居在娱乐圈〕〔璀璨王牌〕〔日娱假偶像〕〔我在英伦当贵族〕〔文娱之全能大咖〕〔哈利波特之罪恶之〕〔华年〕〔观火〕〔王者归都赵成风〕〔立地封神〕〔举鼎而行〕〔镇鼎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219 朝堂对峙(三)
    朝堂之上,事情似乎又绕回了原点。

    羽皇看向万昌宇:“你继续陈述案子的经过。”

    万昌宇硬着头皮站了起来,说道:“陛下,刚才驸马......”

    万建和凌厉的眼神如飞刀一般朝这边飞射而来,万昌宇被这气势所惊,顺着父亲的目光看去,入眼的正是他之前让人呈上来的几样证物,领悟到万建和意思的万昌宇立刻改了口,硬生生将话题的指向换了个方向:“刚才驸马......说话之前,臣已让人呈上了证物。”

    “在陈述案子之前,请陛下容臣检举郡主昨日伤人的暴行。”说着,他亲自上前拿起了证物:“这些都是郡主行凶的证据。”

    他首先拿出来的是一只看着普通的发簪。

    在一旁的苏珩看了一眼万昌宇手中的发簪,抿了抿唇。

    万昌宇对于苏珩手中所谓的证据并不知晓,此时并不十分紧张,万建和却是清楚的,因为此事他一直心神不宁,在思考对策,此刻看到苏珩略有些古怪的眼神,心中倒是放松了些许。

    之前被万昌宇请来这里的两位刑部小官也在此刻来到了万昌宇身边,在羽皇面前跪下,郑重地行礼:“拜见陛下!”

    这两人在刑部的官职都不算高,本是没有资格面见天颜的,今日能上前来作证是因为他们被秦瑾瑜所伤,而秦瑾瑜又被牵连进了皇子被杀一案。

    两个人的手上、胳膊上都绑着厚厚的布条,阿虎倒还好,跪下的动作还算利落,就是动作看着有些别扭。

    被秦瑾瑜刺穿了掌心的汉子比他凄惨许多,这一套动作下来难免牵连到手中的伤口,偏偏一向以暴虐著称的羽皇黑着脸坐在那儿,看着就心情不太好的样子,汉子即使痛极,却也不敢表现的太明显,只好一边在心中痛骂秦瑾瑜,一边强行地忍耐手上所传来的痛楚。

    换了仁慈的君王,听说臣子被重伤,或许还能免了臣子的礼节,羽皇却始终坐在上面一动不动,直到那汉子掌心所包的布都渗出了大量的血丝,才漫不经心地开了口:“平身吧。”

    手本就是最脆弱的部位,平日里但凡是手指头受了点伤都觉得痛楚万分,更别说汉子是被整个掌心被刺穿,痛意时时刻刻都萦绕在他身边,怨魂一般久不消散,这其中的痛楚,没经历过的人根本无法想象。

    汉子手中包的是白布,渗出来的血丝又多,很多臣子一眼便看见了那鲜明的一抹红色,此刻都暗暗心惊。

    “你们这伤从何而来?”羽皇如此发问。

    万昌宇的面色有些难看————他已经说的非常清楚,此乃康王府家的郡主所伤,陛下仍有此一问,可见这次并不会如往常一般站在他们这一边。

    那汉子和阿虎闻言各自把昨日的事描述了一遍,只不过抹去了他们想要对秦瑾瑜用私刑的部分。

    羽皇淡淡地扫了眼他们的伤口,对于事情的真实性倒是没有很怀疑。

    他这个“孙女”看着柔软可爱惹人怜,实际上却是个狠角色。

    那日二皇子苏蒙和九皇子苏栎在宫中叛变,苏蒙曾下令让人放箭射杀苏寒苏珩等人,眼看局势危急,却被一阵忽如起来的风给化解了。

    还有前几日,他被苏瑶激怒之后追出去怒骂了苏瑶几句,当时的他虽然震怒,感官仍在,余光一下子便瞥见了一边宫女打扮的秦瑾瑜。

    以上两件事别说是普通十多岁的姑娘,即便是朝中的有些臣子,都未必能做到。

    这两件事他没有提起,并不代表他不知道,只是懒得去深究罢了。

    只是在心底感叹自己的长子还真算是个有本事的人,也不知道从那儿找来了这么厉害的丫头,还让她以康王独女的身份在羽国立足。

    那发簪上凝固着厚重的血污,由于东西染血的时间过长,此刻都已经变了颜色,看着有些恶心。

    万昌宇将东西高高举起,好让羽皇看的清楚,他正色道:“昨日,郡主正是以此发簪伤人。”

    羽皇淡淡地朝着旁边瞥了一眼,侍从立马会意,从万昌宇手中接过那发簪,微微躬着身子,小心翼翼地双手将发簪递给了羽皇。

    羽皇随意地看了眼手中看着尾部较钝簪子:“这发簪连划伤人都做不到,又如何能刺穿掌心?”

    苏珩也上前一步:“父皇英明,莫说是发簪,即便是削铁如泥的匕首,要将人掌心刺穿,也是需要一定力气的,郡主年纪尚幼,手无缚鸡之力,怎能对刑部的官员造成如此伤害?”

    万昌宇当即便是一声冷笑,侧过身来怒视苏珩:“年纪尚幼?手无缚鸡之力?十一殿下怕是忘了,那日郡主在宫中,众目睽睽之下,一剑便杀了九殿下身边的侍从,这样狂暴的女子,重伤我刑部官员,再合理不过。”

    苏珩神情冷淡,相对于万昌宇满身的怒火,显得较为平静:“便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郡主为了护我,将意图取我性命的反贼杀死,有何不可?此等忠义之举,当为表率。倒是万侍郎您口口声声咬定郡主重伤官员、谋害皇子,我倒是想知道,如此忠义之人,如何能做出此等卑劣之事?”

    “郡主有没有做出这等事来殿下说的不算,”万昌宇冷冷地开口,随后又把身子转了回去,对羽皇说道:“陛下,此发簪内含机关,与暗器无异,郡主日日佩戴此物,但凡近郡主身者皆可作证。”

    羽皇看了半天手中的发簪,倒也没有看出来什么花样,听见万昌宇的话,他随意地应了声,不置可否:“此等物事,的确不是寻常的女子该有的。”

    别说是不常出门的寻常女子,就算是寻常男子,也没谁会天天把暗器放在身上。

    这话落在了万昌宇耳中,却成了鼓励,他继续说道:“此物有无杀伤力,一验便知。”

    羽皇问言,点了点头,当即便下令让宫人传精通暗器的人前来查验。

    竟是准备当场就解决此事。

    官员们都面面相觑,一般的案子都是交给刑部或者大理寺处理,这审查的流程,自然也全在刑部或是大理寺进行,这次却选择在早朝期间处理此事,而且大有一股不把事情弄明白不罢休的架势,可见陛下对此次皇子被杀一案的确重视。

    在一旁长久没说话的万建和则是转过身子,对着诸位同僚张开手臂,面露痛心:“诸位都看到了吗?区区女子,若无靠山,怎敢如此放肆,也不知究竟是何人在背后作乱。”

    说着,万建和沉重地叹了口气,端的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让人光是看着便觉得酸楚。

    在这等待期间,万昌宇开始陈述二皇子被杀事件:“郡主买通宗人府之守卫,换了衣裳混入刑部差人打听关押二殿下的地方,以花言巧语骗取宗人府官员的信任,获取了与二殿下单独相处的机会,随后骗二殿下服用下大量的柅椤香,使二殿下致死。”

    万昌宇越说越来气,此事本该由身为宗人府官员的驸马陈述,这本是检举起那郡主的最好时机,谁料驸马忽然翻脸不认人,不仅拒绝作证还倒向郡主那一边,委实令人生气。

    “这话倒是有意思,”苏珩待他说完,立即说道:“众所周知,吕氏一族制造柅椤香已有百年之久,二哥的生母便出自吕氏,怎么可能连外祖家多年的传承都认不得,还服用下大量毒药?”

    驸马也应和道:“陛下,十一殿下所言极是,即便是与外祖家不亲近,也不可能不认得外祖家的传承,更何况二殿下生前与吕氏颇为亲厚,若说二殿下认不出柅椤香,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嗯?驸马的说辞今日怎么竟突然变了?”万昌宇暗含煞气的目光一瞬间瞥向他:“那日,是驸马亲自和臣陈述了发生在宗人府内的案子,说是二殿下的汤被人掺入了磨成粉末的柅椤香,那汤本由华国传入,因味道浓郁之顾,在羽国并不流传,而正是这股味道掩盖了柅椤香本该有的淡淡酸味,如此一来,二殿下如何能识别的出来?”

    之前被请过来查验发簪的人此时正好到了,见里面争辩的激烈,他只是默默地对羽皇行礼,然后拿起发簪开始研究。

    万昌宇一口气说完这些话之后,又转头看向羽皇:“陛下,剩下汤药在出事当天臣便找人去验了,已明确查出是柅椤香,而且含量极大,能立即让人致死,此事臣当日也曾向您禀报过。”

    万昌宇从放置证物的托盘中又取出一方帕子:“臣不知道驸马为何忽然改变说辞,但驸马在刑部检举郡主对臣的说辞臣都有记录,此事千真万确做不了假,当日驸马发现此事之后,曾上前追赶,奈何对方狡诈,慌乱中只掉落了这一方帕子,和怀中装剩余柅椤香的瓷瓶。”

    羽皇“嗯”了一声:“朕的确记得有此事。”

    “父皇,”苏珩上前一步:“儿臣仍有一事不明,按照万侍郎所说,若郡主真有能力买通如此之多宗人府的人,为何还要冒如此风险亲自动手?指使别人去做起不更好?这般亲自上阵,岂不是引火烧身?”

    “怕就怕郡主才是那个被指使的人!”万昌宇说到这,已是满腔愤慨:“还请陛下明察!”

    羽皇没有立即回答,因为那位被他请来查验发簪的人在和他说话:“启禀陛下,此发簪不过是寻常闺阁之物,并无异常。”

    “这!”万昌宇闻言大惊,被万建和狠狠一瞪才噤了声,面上还勉强维持着表情不变,心底却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眼力向来极好,那日亲眼看着秦瑾瑜启动机关刺伤自己下属,随后又让人偷偷地把郡主的发簪取了来作为证物准备呈给羽皇,如今怎会查验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是我的万千星辰〕〔洪荒封神之最强纣〕〔王者归来洛天〕〔帝妃临天〕〔唐诗薄夜〕〔末世:掠夺城市〕〔亲爱的傲娇狐狸先〕〔梦回汉时:东风若〕〔叶绾绾司夜寒〕〔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女尊穿越:陈家有〕〔情深入骨,傅少的〕〔豪门至宠〕〔重生九零娇娇媳〕〔变身少女的星辰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