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妙手神农〕〔超级小神医〕〔道观养成系统〕〔医武兵王俏总裁〕〔无敌小刁民〕〔抗战之烽火漫天〕〔穿越末世之炮灰转〕〔轮回乐园〕〔霸道总裁深深宠〕〔仙界黑客〕〔恶魔公寓〕〔非酋变欧之路〕〔我的僵尸女友〕〔我竟然是白骨精〕〔蜜婚娇妻:老公,〕〔前夫生存攻略〕〔青枝的佛系种田系〕〔国术大明星〕〔回档少年时〕〔最后的三年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196
    “那就恭祝五殿下早日寻得真相,推翻你口中罪孽深重的皇后,结束宫中倾轧了。”苏珩对苏瑶拱手行了一礼,声音依旧清清淡淡,不带一丝起伏。

    “那是自然。”苏瑶闻言不怒,只是微笑。

    此刻的羽皇却是无暇顾及儿女之间的暗潮汹涌,他粗略地翻了一下苏瑶呈现上来的各种证物,一双略有些混浊的眼中浮现出滔天的怒意,拿着东西的手都在颤抖。

    即便是站在羽皇身后的苏珩,都能明显感觉到羽皇那股难以遏制的愤怒。

    宫人们都垂头、屏息、静气,无人敢发出一点儿声音,都想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恨不得找一个墙角钻进去。

    羽皇虽然暴虐,却不是傻子,林皇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心底一清二楚,之所以给予其宠幸,无非是觉得对方和自己是同一种人,想要利用对方罢了。

    作为一个帝王,身旁能有一个懂得自己心意并且帮助自己办事的妃子,能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不管是在后宫还是在朝中,林皇后都是有一席之地的,而这些都是羽皇放纵的。

    包括当初林氏各种使手段让司空络倒台以及逼死尹贵妃的事情。

    只是林皇后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不仅行事手段毒辣,更是让羽皇很难抓到她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多年来都是如此,使得羽皇心焦不已。

    “混账!混账!”羽皇也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唰一下将装着各方证物的托盘掀翻在地,面目狰狞,几乎是咆哮着开口:“皇后她竟敢——”

    羽皇说到一半,倒是住了口,瞪着眼睛喘了半天粗气,宛如失了控制的狮子,许久之后才接口道:“朕要废了她!”

    “那可不行。”苏瑶像是没看到羽皇的脸色一般,在如此压抑沉闷的氛围下仍然镇定自若,面带微笑:“若是母后被废,我自然也不是嫡公主了,这样一来,我与苏珩有什么区别?”

    苏珩面无表情,望着一旁的空气。

    “放肆!”盛怒之下,羽皇仅存的那一丝丝的宽容也泯灭了,冷厉的目光直接地扫向眼前的女儿:“你既然主动献出你母亲的罪证,就不该有这样顾虑!对君王忠诚本就是臣子应尽的本分!”

    苏珩摇了摇头,嘴角撇了撇,面露轻蔑。

    对于帝王来说,除了他自己以外,天底下的所有人都是臣民,这其中也包括他的妻子和儿女。

    只是,忠诚也是分人的。

    当君王残暴不仁,人人都朝不保夕,还有几人能保持忠诚之心?

    不产生谋逆的心都算是好的了。

    “行,不就是忠诚吗?我能做到。”苏瑶的回答十分的漫不经心,懒散地在羽皇面前来回走动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停了下来:“只是我有条件。”

    “公主!”这回是之前那位太监的声音:“请慎言!”

    羽皇指着苏瑶的手都在颤抖,气极之下,口中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听闻在魏国,嫡出的公主是可以参政的,”苏瑶说话并不绕弯子,提出的要求也十分的简单粗暴:“我也要。”

    苏珩扭头看向苏瑶,面露惊诧。

    他倒是没有想到,苏瑶还有这样的野心。

    其余的宫人皆是一脸看智障的神情,纷纷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不然五殿下怎么会提出如此不可思议的要求?

    公主参政并不是没有先例,除了魏国之外,之前那个被他们灭掉的长盛小国更有女帝治世的先例,只是羽皇迂腐古板,且极度自大,绝不可能同意这样的事情。

    否则也不会在宫中让人给两位年幼的公主教习女子应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般过时的道理了。

    羽皇举起来的手颤抖的更加厉害了,他没有放下自己的手,而是对着苏瑶扬起了手掌。

    在众人都以为五公主即将要被暴怒的陛下扇一巴掌的时候,羽皇的手停在了空中。

    在巴掌即将要落到脸上时,苏瑶霍然抬手,抓住了羽皇的手,硬生生地将羽皇的手按下。

    旁观的苏珩疑惑地扬起了眉毛。

    “我并没有在开玩笑,今天的事情呢,”苏瑶按下羽皇的手之后,随手从自己随身的香囊当中掏出一个小纸包,皮笑肉不笑地塞在了羽皇的手中:“还请您好好地考虑一下。”

    嘴上说着“请,”苏瑶的举动却一点儿都不客气。

    此时众人的注意力都不在苏珩身上,他上前两步,看向被强行塞在羽皇手中的纸包,一时间也维持不住淡定,倒吸了一口凉气。

    苏瑶瞥了苏珩一眼,随即收回目光,也不再看羽皇,优雅地转了身往外走去。

    “然后就是之前我看到的那一幕了?”秦瑾瑜对方才苏瑶那般诡异的态度和羽皇足以穿透天地的巨大愤怒记忆极深,此刻想起仍觉得周身发寒:“苏瑶递给你爹的到底是啥?”

    苏珩凉凉地看了她一眼。

    “我是说苏瑶递给皇帝的那个东西是什么。”秦瑾瑜赶紧改口。

    “一种香料,一旦燃起十里飘香,香气久久不散,令人沉浸其中难以自拔。”苏珩回答。

    “这种香料我听说过,似乎有好几种香料都是这样的,你离开魏国之后,我的住处就燃过一段时间类似的香料,只不过我后来嫌这香味太重所以没再用过。”秦瑾瑜说道。

    “苏瑶手中的香料正是皇帝宫中近日里常燃的香料,据说是陛下宫中调香的侍女偶然制成,献给陛下的。”苏珩若有所思。

    “皇帝这些日子气色不大好的样子,容貌衰败的厉害,似乎老了很多。”秦瑾瑜回想着自己被带到羽皇跟前时所看到的羽皇的模样,心中起了疑心:“莫不是那香料......”

    这般说着,她却又否定了自己:“若是香料有问题,皇帝宫中的人应当都难以逃脱,可依我观察,其他人都气血充足,和皇帝的状态全然不同。”

    “或许是有别的缘故,不过香料的确有问题,”苏珩说道:“皇帝看到那香料的时候脸色极其诡异。”

    “苏瑶的举动怪怪的,看起来像个妖怪,”秦瑾瑜陷入沉思:“也不知道她究竟想干什么。”

    “确实。”苏珩拉了拉她的手:“你之前特地提醒我,让我一定要小心她。”

    “嗯?”秦瑾瑜一愣:“有吗?”

    她记性一直挺不错的,尤其是在这方面,若是说过,她应当有印象才对。

    “说过。”苏珩这才想起这话似乎是上古之神凤凰觉醒之后对他说的。

    他暂时也分不清凤凰和秦瑾瑜到底有什么差别,暂且也就算是秦瑾瑜说的吧。

    “啊?”秦瑾瑜陷入疑惑与自我怀疑。

    “走吧。”苏珩拉着他的手往前走,不再提及此事。

    “我们去哪儿?”秦瑾瑜想不起来,便也不再纠结此事了:“皇帝特地找你过去,我还被五公主看到了,就这样走了真的没事吗?”

    “皇帝今日怕是没有功夫理会我们,我们先回去休息。”苏珩拉近了秦瑾瑜的手,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你确定?”秦瑾瑜几乎是被苏珩拖着往前走的:“我如今还背着杀害皇子的罪名,皇帝更是让康王殿下立即处理礼部科举的事情,我总觉得心里很慌。”

    “先休息吧,”苏珩终于回了头,看着秦瑾瑜眼底的黑眼圈和疲倦的面色,声音柔和了几分:“身体最重要,有什么事情都明日再说。”

    “行吧。”秦瑾瑜之前紧绷太久,如今在苏珩面前终于放松下来,只觉得困意在一瞬间袭来,困得她都有些睁不开眼睛了,听苏珩这样一说,点了点头:“都听你的。”

    夜色里,两人的身影越来越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妃临天〕〔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叶绾绾司夜寒〕〔王者归来洛天〕〔亲爱的傲娇狐狸先〕〔道岳独尊〕〔逆天小霸王〕〔洪荒封神之最强纣〕〔末世:掠夺城市〕〔唐诗薄夜〕〔巫能世界〕〔池娇令〕〔契约成婚:情陷小〕〔都市酒仙系统〕〔女尊穿越:陈家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