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侠女来袭:本王妃〕〔我修的可能是假仙〕〔超级锋暴〕〔峨眉祖师〕〔我不会武功〕〔长乐歌〕〔青川旧史〕〔轮回之业〕〔错负轮回剑〕〔我娘子天下第一〕〔花瓶女神是大佬〕〔我的房子穿越诸天〕〔火影之我和扉间有〕〔穿越之妃常闹腾〕〔举鼎而行〕〔农家小甜妻:腹黑〕〔三国有君子〕〔牛小顿的棺材板〕〔神医兵王混都市〕〔重生之日本投资家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145 上古之神
    提着灯进来的侍女一愣。

    那双金色的眼睛中没有一丝一毫任何普通少女的情绪,只有一片沉寂。

    换句话中,从那双眼睛当中,她看不到任何情绪。

    少女的眼神寂静而深沉,略带苍白的面上没有一丝的笑意,更无其它繁杂的情绪。

    令人想起惊涛拍岸、朔日当空、大地一片苍茫的远古时期,古老的神立于云海之畔,山岳之巅,平静地看着这个世界。

    望见这样一双眼睛,像是忽然踩进了无边无际的深渊,卷入雾气迷蒙之中,沉浸在红尘俗事当中的诸般杂念忽然如风般消散。

    这样的一个少女,倾城绝世的容颜都只是陪衬,普通凡人站在她面前,面对生不出任何恶念。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谁都得低头。

    少女动了动,忽然上前一步。

    她的袖袍衣摆在风中轻轻的摆动,面上没有对于在陌生地方醒来的疑问,亦没有对于古怪称呼的茫然,只有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侍女不明白,这个前两日在康王府内还笑意可人眸光清澈的少女,怎么一醒来忽然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周身上下所散发出古老尊贵的气息令龙椅之上掌握天下之权的帝王都望而却步。

    康王府本不是个简单的地方,里面的仆从们也没有一个简单的,即便到了这个地步,那侍女依旧反应敏捷,唰一下就往外跑,嘴里还嚷嚷:“殿下——康王殿下!郡主似乎——”有些不对劲......

    后面的话还来不及说出,侍女忽然身子一软,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她身后的少女淡淡地往这边看了一眼,一片浅浅的光从袖中飞出,笼罩了侍女的全身。

    侍女对于刚才那惊诧的一幕的记忆在这片浅色的光晕当中被晕染,随即软化,消散无踪。

    少女收回目光,对着外面大步走去。

    少女除了走路没有其它而外的动作,临近门口时,木门自动打开,像是迎接她的到来。

    同一时刻,掩盖悬挂在房间内部各处遮挡阳光的锦布齐齐掉落,晨光唰唰射入,原本暗沉如黑夜的屋内顿时盈满了光芒。

    少女的步伐丝毫不停顿,一脚踏入被阳光所笼罩的屋外。

    一片金色的羽毛,从她身后悠悠落下。

    如果侍女看到眼前这神奇的一幕幕场景,很可能会再次晕倒——被吓的。

    昨日巫老见尹贵妃魂魄消失,为了防止被羽皇追究,便准备找一个人的魂魄塞进棺材凑合一下,虽然以此再次启动阵法的效果不一定好,但至少能瞒一阵子。

    巫老左看右看觉得那位据说是康王私生女的姑娘的魂魄看着似乎比寻常人的魂魄要优良许多,便说了些刺激人的话来分散秦瑾瑜的精力,趁机施法。

    施行这般阵法,第一选择是血亲的魂魄,例如尹贵妃。

    眼前这位姑娘身份可疑,并不像康王殿下的亲生女儿,但她灵魂奇特,是不是血亲也不那么重要了。

    秦瑾瑜一个十三岁的姑娘,经历了一整天的各种波折还要配合着苏珩施法,当时不论是精神还是体力都有些疲惫,一个不留神竟真的中了招。

    当时躲在一旁的司空络意识到不对劲,在两人刚开始交谈时便离开去找人了。

    秦瑾瑜倒地昏迷,她体内的灵魂虽然有些波动,却始终呆在体内,并未在巫老的操控下脱离身体。

    巫老皱眉,面容看起来更加的凶恶了——从活人身上剥离魂魄的术法太过于恶毒,由于天道限制,即便是他这样的术师一生也未必能施行几次这样的法术,难不成要失败了吗?

    从生者身上强行剥离魂魄原本就困难,先前尹贵妃也是死后魂魄才被控制,按理说等人死捕捉魂魄要简单些,巫老却也不能为了目的立马杀了秦瑾瑜。

    苏寒看着是个闲散王爷,在朝中却颇有势力,苏珩在世人眼里也不过就是个无依无靠的悲惨质子,他的背后似乎也有不小的势力。

    有这般的背景在,若是直接杀了这位“康王殿下唯一的女儿”,实在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

    万一她真是康王独女,无异于触及了这两位的逆鳞。

    巫老思考的时间不过短短一瞬,康王府的管家便不知道从何处笑眯眯地冒了出来挡在秦瑾瑜面前:“各位大人这么晚了还要从宫里赶来,实在是辛苦了,小的按照康王殿下的吩咐给各位大人安排了歇息的住所,各位大人若是累了,可以在此处休息一下。”

    巫老冷冷地瞥了一眼管家,收回了自己树皮一般干枯的手。

    倒是没有再去为难秦瑾瑜。

    之前他们没看见倒也罢了,如今若是当着他们的面动手,有些说不过去。

    临走前,巫老对着司空络隐匿的方向看了一眼。

    =

    清晨,拿着书往上书房方向走的宗政灵芸忽然抬起头,看向遥远的天际。

    “看什么呢?”魏清婉见她没跟上,打着哈欠回了头:“快走别发呆了,不然我们就要迟到了!”

    “来了。”宗政灵芸收回自己的目光,跟上了魏清婉的步伐。

    魏清婉似乎被她所影响,快步上前去上书房的时候还抽空看了一下宗政灵芸刚刚看的方向,却只看到了泛出浅浅金光的天际。

    “咦?”魏清婉有些诧异地环顾了一圈四周:“今日的阳光怎么有些怪怪的。”

    “可能是什么祥瑞之兆吧。”宗政灵芸并不和她解释,反而加快了脚步。

    “说的也是,本宫可是护国公主,所过之处,自然会有祥瑞的征兆!”魏清婉还是平日里那副自恋的强调,只是这回她少了几分得意和骄傲,多了几分的心虚。

    这话看似是说给别人听的炫耀之语,其实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那一日,魏蒹葭所说的话像一根刺,牢牢地扎在了她的内心。

    她想要忽视,努力地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谎言——魏蒹葭人品不行还恶毒,她说的话怎么可能是真的?

    可魏清婉始终无法说服自己。

    “当年预言的人并不是你,而是那位嫡公主。”

    有时候,伤害一个人并不需要多么锋利的武器和多么高深的阴谋,只需要短短的一句话。

    就这一句话,将魏清婉的心刺的鲜血淋漓,千疮百孔。

    她和嫡公主同一日出生,嫡出又向来是尊贵的象征,若是嫡公主回来,就算自己才是真的凤凰临世,世人也会下意识的认为嫡公主才是。

    届时她可怎么办?

    若是......

    魏清婉面色未变,心却沉了下来。

    若是嫡公主能不回来就好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是我的万千星辰〕〔洪荒封神之最强纣〕〔王者归来洛天〕〔帝妃临天〕〔唐诗薄夜〕〔末世:掠夺城市〕〔亲爱的傲娇狐狸先〕〔梦回汉时:东风若〕〔叶绾绾司夜寒〕〔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女尊穿越:陈家有〕〔情深入骨,傅少的〕〔豪门至宠〕〔重生九零娇娇媳〕〔变身少女的星辰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