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侠女来袭:本王妃〕〔我修的可能是假仙〕〔超级锋暴〕〔峨眉祖师〕〔我不会武功〕〔长乐歌〕〔青川旧史〕〔轮回之业〕〔错负轮回剑〕〔我娘子天下第一〕〔花瓶女神是大佬〕〔我的房子穿越诸天〕〔火影之我和扉间有〕〔穿越之妃常闹腾〕〔举鼎而行〕〔农家小甜妻:腹黑〕〔三国有君子〕〔牛小顿的棺材板〕〔神医兵王混都市〕〔重生之日本投资家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第285章 异能失效
    秦瑾瑜盯着地面上长一丈深达三寸的坑,彻底的懵了。

    秦瑾瑜刚才手抖,也只是手抖了一下,她最后关头其实有努力地控制自己,按照她刚刚劈下去的力道以及王府的地砖厚度来看,不论如何都不可能把地劈成这样啊。

    短暂的懵逼之后,秦瑾瑜慌了。

    之前苏寒说怕她把王府给拆了,她还不以为然,觉得苏寒多心,如今事实啪啪打脸,她直接把王府的地板给砸裂了。

    哟豁,完蛋。

    第一次来羽国就把苏珩兄长家给拆了,这脸真是丢大了。

    也不知道苏寒会不会想砍她......

    苏珩会不会觉得她太暴力不想理她了......

    秦瑾瑜陷入焦虑。

    秦瑾瑜扔掉手中的剑,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恨不得立即钻到地底下。

    她半天站在原地说不出话来,心底却有一万个大写加粗的“卧槽”在疯狂刷屏。

    太丢人太尴尬了啊啊啊啊啊!

    要是时光可以倒流就好了,处于极度尴尬之中的秦瑾瑜默默地想。

    诶,等等。

    秦瑾瑜拍拍自己的脸,瞬间惊醒。

    她本人不就有逆转时空的能力吗?

    这异能她练习了多年,正好今日试验一下。

    以她这么多年来积攒的能力,虽然还做不到大规模的逆转时空,回到不久之前的过去还是没问题的。

    只要她能回去,就能避免这场“惨剧”。

    到时候自己也不用为了把康王府砸了的事情而默默愧疚尴尬。

    “淡定淡定淡定......”秦瑾瑜闭眼默念,深吸一口气,双手平摊开来。

    之前随着剑砸到地上的散乱灵力在她的掌心凝聚,渐渐的汇聚成一个闪亮的白色光点。

    全身上下的灵力都在这一刻汇聚,一圈一圈如水波纹般的能量以秦瑾瑜为中心在空气中荡漾开来,直到撞击到之前由苏寒升起的专门用来隔离秦瑾瑜和王府其它部分的屏障。

    那灵力蕴含了逆转时空的诀窍,如水一般在悄无声息之间渗透了屏障,向外面蔓延开来。

    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体力不支的缘故,秦瑾瑜的手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

    屏障之内,少女的衣摆和鬓角的一缕发丝无风而自舞,她身着干爽利落的男子装束,头发也高高的竖起,标准习武之人的打扮。

    白光盈盈,不耀眼不刺目,浅浅荡漾过来的模样似阳光底下碧波湖边的莹泽水光,被这白光淡淡扫过,像浑身上下都浸润在水中一般,夏日的酷热似乎都在这一刻消散殆尽。

    少女的脸色不如寻常人红润,本就白皙的肤色在白光的映照下如冬日初雪,亦如生机盎然的成片洁白的九里香。

    花叶被波动的灵力携卷着簌簌从枝头落下些许,却并不接触地面,在空气中浮浮沉沉,环绕在秦瑾瑜的四周。

    光亮之中,飞花落叶之下,秦瑾瑜定定地站立,由于紧张而慌乱,嘴角并没有往日的温软笑意,眉头还微微簇起,然而她容颜惊艳,即便是凝眉也是这世间最美的风景。

    一举一动,都流转出超脱凡尘的奇特,凝结成黄沙蔓延之地从远古所流传下来壁画重重图纹所展现出来的神秘气息。

    光芒接连着穿透两道屏障飞出康王府上空之后,忽然随着秦瑾瑜微微颤抖的身子一顿,随即在空中崩裂开来,如被人摔碎了的瓷碗,碎掉的光圈四处飞溅翻滚。

    时空在这一瞬间轻微的扭曲甚至折叠,秦瑾瑜的面上却没有喜色,而是飞快地收回了手中的灵力。

    巨大灵力回旋着飞回,时空中所出现的怪像也接二连三的消失,渐渐恢复原来的样貌。

    秦瑾瑜被这能力击中,接连着后退了数步才勉强站稳,白着一张脸摇摇晃晃地站着。

    之前在屋内的时候灵力都吸走还被折磨了一番,下午又一连冲上了剑法的第三层,如今体力消耗殆尽,这法术本就逆天,她在接下来的几天内是没法逆转时空了。

    陷入慌乱的秦瑾瑜完全没注意到,塌陷下去那一块地板的古怪之处。

    在地砖被劈裂的同一时刻,抛却国事醉卧美人膝的羽皇忽然睁开了眼睛。

    此刻他正流连在某位新晋嫔妃的宫殿之中,丝竹之声不绝于耳,一堆或是妩媚或是清纯或是妖娆的美人儿于宫中翩然起舞,也有少数几个殷勤献媚地围绕在羽皇的四周服侍着,一派奢靡**的景象。

    “陛下~~~”新晋的妃子衣服松松垮垮,香肩半露,她软软地靠在软塌上,凝脂一般柔嫩的手轻轻拂过羽皇的脸,吃吃娇笑,声音娇柔酥麻入骨:“陛下近日看着疲惫,臣妾看着实在是心疼,这些可都是臣妾费尽了心思才准备好的,陛下可喜欢?”

    那妖娆的妃子葱白的手指对着一群极尽妖娆之姿的舞娘慢慢滑过,染了蔻丹的指甲在灯光底下份外的鲜红,似寒冬之际冤死者滴落在皇城地砖上殷红的血。

    妃子的笑容妩媚中带着殷勤,见原本陶醉其中一脸享受的羽皇突然变脸,念及眼前这位陛下动不动就变脸杀人还剥人皮的残忍暴虐事迹,心中惶惶不安。

    妃子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心底所想,小心翼翼地又唤了一句:“陛下?”

    话音未落,羽皇猛的站起,那妃子不料他会突然来这一下,身子不稳滚落在地,撞倒了身旁桌案上盛着水果的银盘。

    身边原本围绕着羽皇的一个美人儿赶紧伸手去扶,却不料起身之际踩到了妃子的裙摆,也跟着摔了下去。

    后来一片混乱,妃子的额头被银盘砸中青了一块,面颊的一侧不知怎么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妃子衣冠本就不整,这一摔不仅露出衣服乱了,发髻也散了,还破了相,十分凄惨。

    羽皇不管不顾地大步往前走,丝毫不管身后自己刚刚还抱着叫爱妃的的女人凄惨的哀嚎。

    羽皇也不坐轿子,一路疾走到林皇后宫殿之前,也不顾帝王威仪,伸脚便踹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是我的万千星辰〕〔洪荒封神之最强纣〕〔王者归来洛天〕〔帝妃临天〕〔唐诗薄夜〕〔末世:掠夺城市〕〔亲爱的傲娇狐狸先〕〔梦回汉时:东风若〕〔叶绾绾司夜寒〕〔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女尊穿越:陈家有〕〔情深入骨,傅少的〕〔豪门至宠〕〔重生九零娇娇媳〕〔变身少女的星辰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