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妙手神农〕〔超级小神医〕〔道观养成系统〕〔医武兵王俏总裁〕〔无敌小刁民〕〔抗战之烽火漫天〕〔穿越末世之炮灰转〕〔轮回乐园〕〔霸道总裁深深宠〕〔仙界黑客〕〔恶魔公寓〕〔非酋变欧之路〕〔我的僵尸女友〕〔我竟然是白骨精〕〔蜜婚娇妻:老公,〕〔前夫生存攻略〕〔青枝的佛系种田系〕〔国术大明星〕〔回档少年时〕〔最后的三年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第269章 云想衣裳花想容
    苏珩听着这话,忽然开始扒拉秦瑾瑜的头发。

    秦瑾瑜:“......你干嘛?”

    她才刚掉了大片头发,苏珩这又是揉又是扒的可别将她给折腾秃了咧。

    秦瑾瑜想象了一下自己顶个光头的场景,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太辣眼睛。

    苏珩扒了两下便停手了,看着秦瑾瑜的眼神明显放松了许多。

    秦瑾瑜唰一下跳下床,蹦哒到梳妆镜前面拿起梳子,直到将头发理顺了才放下手中的梳子,对苏珩笑眯眯地说:“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不过我没受伤,你也别扒拉我头发了,不然就我就秃了哦。”

    秦瑾瑜头发蓬乱的时候虽然整个人与平时差别不大,她却总觉得自己像个拾荒小乞丐,直到现在头发顺了,她才恢复了往日的自信。

    挥挥衣袖抖掉因梳头落下的几根头发又是萌萌哒的小仙女一枚。

    秦瑾瑜蹦哒下床的时候顺便抚平了衣服上的褶皱,此刻她面上的伪装尽卸,不再是今日上午进宫时易容了的平凡模样。

    这室内虽有光,在屏风的遮掩下却也算不得有多明亮,她飞身而起掠过苏珩身边时的袖袍却像是携卷了天地间的光芒,所有的亮色都在这一刻聚集,似凝在名画大家笔尖的那一滴摇摇欲坠的墨,勾勒出天下绝艳容颜。

    苏珩忽然想起了多年前曾经学过的一首诗。

    当年不过是为了应付学业而背,只觉得枯燥乏味不曾察觉出其中意境,如今忽然回想起来,忽然觉得古人诚不欺他,这天底下真有能完全贴合古诗甚至比诗中还要惊艳的少女。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空气一度很安静。

    一股柔软的风涌上心头,苏珩的神情有那么一瞬间的茫然,他觉得这感觉似乎有些熟悉却也有些陌生,从前似乎也有这样的风拂来,然而如今的这个似乎更柔更轻,令他抓住了便不想放手。

    秦瑾瑜啊......

    多奇妙的一个少女。

    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只有她一个在他深陷内心泥潭的时候轻轻走来,朝着他伸出了手。

    拉住他的手之后,再也没松开。

    只要有她在,再黑暗再孤寂的地方似乎都有光。

    秦瑾瑜眨巴眨巴眼睛,诧异地看着苏珩。

    空气安静的诡异,苏珩又看着她不说话,气氛一时间有些僵硬。

    秦瑾瑜走得近了些,伸出手在他面前乱晃:“这么看我做什么?看你也看不出个花来呀。”

    苏珩慢慢地站了起来。

    在他站直前,秦瑾瑜拼命地踮起了脚尖,背挺得笔直,像个树状一向杵着。

    苏珩站直了,微微地低头看她。

    秦瑾瑜沮丧地放弃了踮脚,干脆一屁股坐在了软榻上。

    唉,气势又被碾压了。

    这就是长的不够高的坏处。

    不管了不管了,秦瑾瑜坐下气鼓鼓地想,反正自己是女子,比不过男子也正常嘛。

    既然比不过,坐下来好了咯。

    苏珩抬了抬手,似乎又要糟蹋她的头发,秦瑾瑜赶紧一缩,抱拳道:“好汉手下留情,再不收手我就成秃头女孩儿了。”

    苏珩本在想事情,下意识地就想揉她的头发,见她担心头发,嘴角勾了勾,眼中溢出自己也没察觉到的笑意。

    他顺口问道:“太子怎么对你这么好?”

    秦瑾瑜心道这不是废话么,太子是她亲哥,不对她好对谁好咧。

    秦瑾瑜还没开口,苏恒忽然间语出惊人:“他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嘎?

    秦瑾瑜目瞪狗呆。

    她第一反应是这适用于乡村街坊大妈的八卦用于似乎不咋和符合苏珩男神一般的形象。

    第二反应是太子不仅有老婆,女儿不仅能打酱油还能吟诗作赋了。

    第三......

    “太子是我哥啊喂,亲哥。”秦瑾瑜强调之后,一幅老母亲看傻儿子的姿态看着苏珩:“想什么呢亲?”

    苏珩:“......”

    他忘了......

    秦瑾瑜当了这么多年的秦家公子,苏珩也是才知道她身世,脑子一时间没转过弯来,总觉得秦瑾瑜还是秦家人。

    秦瑾瑜一看苏珩就知道他在想啥,顿时叹息一声,灵芸小姐姐果真天真天纵奇才,她说过的“爱情令人智障”果真一点都不错。

    就算她是秦家人,太子不也是她表哥么

    苏珩难得的没有尴尬,坦然道:“我误会太子了。”

    秦瑾瑜笑眯眯,嘴巴比蜜还甜:“偶尔有误会也正常啦,说明你关心我是不是?”

    谁知苏珩下一句话惊得秦瑾瑜差点儿窜到房梁上。

    “太子一事是的确是误会,但八皇子却很可疑。”

    秦瑾瑜一瞬间觉得这天地都是迷幻的,屏风在空中飞,茶杯在跳舞,床上的被子拧成了一张皱巴巴丑不拉叽的脸,朝她恶劣地笑。

    苍天了个大地,苏珩脑子果真瓦特了。

    过了好半响,她才听见自己微弱的声音:“魏清淮不也是我哥吗......”

    怀疑别人就罢了,怀疑这两位就过分了喂。

    苏珩仔细一想,觉得秦瑾瑜说的也没毛病,但他总觉得有哪儿不对劲。

    之前他说太子的确是他脑抽之下胡说的,做不得数,说魏清淮却是经过认真思考的。

    苏珩还想说些什么,见秦瑾瑜震惊到已经要失去语言能力,一幅看傻儿子的眼神,便也不再提此事,转移了话题:“你头上断掉的发不太整齐。”

    秦瑾瑜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又跑到镜子前面,自己让苏珩在她脑袋后面也举个镜子,照了半天之后发现发现自己如今这发型果真不太好看,有一边跟狗啃了似的。

    那地方其实也不太明显,苏珩不提出来还好,她也没关注,提出来之后她便觉得浑身不得劲,像强迫症犯了似的。

    秦瑾瑜也想结束目前这个扯淡且令人窒息的话题,于是她一秒恢复甜美声音:“给你个惊喜,你闭上眼睛不准乱看哦。”

    秦瑾瑜一回头,见苏珩果然配合地闭上了眼睛,于是在梳妆台上摸索了一番,竟真给她摸出一个精美的荷包来。

    那荷包不仅摸着手感与众不同,图案也奇特,不是花鸟鱼虫,更不是鸳鸯一类代表情思的图案,竟是一个她从未见过的古怪文字。

    秦瑾瑜摩挲着荷包,诧异地盯着梳妆台看了半响,忽然觉得这梳妆台虽然看着有挺旧,仔细看来却是极好的材质,抽屉里还放了一些女子常用的物品。

    她记得侍女说过,这好像是康王那个早死的王妃的旧物啊。

    只不过这东西当年王妃似乎也没用过几回,常用的东西都被康王好好收着了,不然就算王妃去了这些旧物也不可能拿给她用。

    “好了吗?”或许是秦瑾瑜太久没有动静,苏珩开口问了一声。

    “等下哟,马上好了。”秦瑾瑜收回心底奇怪的思绪,又掏出了一把剪刀,在苏珩面前晃了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妃临天〕〔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叶绾绾司夜寒〕〔王者归来洛天〕〔亲爱的傲娇狐狸先〕〔道岳独尊〕〔逆天小霸王〕〔洪荒封神之最强纣〕〔末世:掠夺城市〕〔唐诗薄夜〕〔巫能世界〕〔池娇令〕〔契约成婚:情陷小〕〔都市酒仙系统〕〔女尊穿越:陈家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