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终极奶爸〕〔宠妻总裁坏透了〕〔大王有命〕〔骑士荣光之路〕〔一睡成瘾:邪性总〕〔靳总宠妻有度〕〔腹黑萌宝闹翻天〕〔秦风李秋雪〕〔我不是佞臣啊〕〔温暖战九天〕〔日久生情:悄悄爱〕〔异能少女重生:帝〕〔我配上天堂吗〕〔首辅家的长孙媳〕〔修行在万界星空〕〔天启永恒〕〔玄门遗孤〕〔勾心曲〕〔枭妃倾天:妖帝,〕〔唐辰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第91章 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
    平日里同窗之间互赠东西的事情很正常,加之他和宗政灵芸关系还算不错,如今四周又无人,魏清淮下意识地便要伸手去接那玉玦。

    翠绿色的玉玦通过阳光的照耀下于少女莹白的掌心流转出翠色的光芒,似雨后的青葱草地,色泽青翠。

    那玉玦的样式并不十分复杂古朴,简单的有些过分,像是工匠随意制成的次等品。

    宗政灵芸好歹也是长年住在宫里的人,陛下赐给她兄嫂的赏赐也多,她不仅见过珍奇无数,手中的稀罕玩意儿更是数不胜数,可以说那些给公主皇子做伴读的公子小姐们手里根本就没有平凡的东西,忽然拿出这样一个简单到有些过分的东西实在是有些不正常。

    魏清淮心底觉得奇怪,手上的动作便下意识地慢了一拍,这一慢下来,他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

    玉玦里面,似乎隐藏着什么。

    空气中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不断波动,如海边微风下翻涌的浅浅浪潮。

    起初他以为那是什么内含灵气的东西,其用处大概类似于多年前皇太子魏清璟送给秦瑾瑜的那枚玉佩。

    灵力慢慢涌动的过程中,他忽然感觉到不对劲。

    以他的水平,还感觉不出来玉玦里面所蕴含的事物,只觉得似乎是什么奇特的东西。

    不管是啥,反正眼前这看着简陋的玉玦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我很名贵你要是拿着我就能延年益寿”的牛x气势。

    其奇特的程度就连秦瑾瑜身上佩戴的那块玉佩都比不上。

    让人不敢轻易伸手去接。

    魏清淮默不作声地缩回了自己的手,想了想,低声说道:“这玉玦总给我一种尤其贵重的感觉,你若是送了我,我也拿不出什么相应的回礼,心里总觉得愧疚,要不还是算了吧。”

    魏清淮目前还不知道这玉玦的具体用处,以他的角度,说这话其实有些夸张。

    他毕竟身为皇子,母亲虽然不得宠却也深受魏皇信任,在宫中地位十分稳固,拿不出相应的回礼这句话确是夸张了些。

    他拒绝的原因一是因为那东西是在贵重不敢轻易收下,二是男女之间送礼也是要注意分寸的,从前秦瑾瑜女扮男装,以秦家公子身份呆在皇宫,和魏清婉互送东西的时候就极为注重分寸。

    玉之类的东西一般只有相互有意思的男女才会赠送,这说法虽然也不绝对,收礼赠礼的时候还是注意些为好。

    宗政灵芸倒是没有啥其它心思——毕竟这玉玦是当初她请来的那位妇人用她的三年寿命幻化而成,能幻化成什么样子也不是她能控制的。

    如今既然东西成了这样,只能就这么送出去。

    如今离原命运轨迹中魏清淮遭难的时候还早,宗政灵芸见他推脱,倒也不坚持,便将玉玦收了起来。

    魏清淮原本还担心若是宗政灵芸坚持自己应当如何委婉推脱,见她如此顺利地将东西收了回去,惊诧之余也放下心来。

    宗政灵芸看着他隐隐松了口气的模样,神情淡定。

    她早就料到魏清淮是这种反应,今日本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给他。

    这东西还是等时机到了再拿出来吧,她平静地想,反正几年后的魏清淮会收下这枚玉佩的。

    就是几年后......唉。

    宗政灵芸收回了自己发散的思绪,心想现在想几年后的事情做什么,还是活在当下吧。

    毕竟马上就要变天了。

    有人察觉到要变天开始准备下一步该做什么,也有人还对周围环境完全不在意并且翻来覆去思考一些与现在局势没有太大关系的问题。

    这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深感自己地位即将受到严重威胁的魏清婉魏姑娘。

    魏国皇宫的皇嗣们若是弄个心机深沉的排行表,魏清淮和魏清婉这两位被长辈惯着长大的娃绝对是垫底的存在。

    魏清淮是对长辈依赖+懒得用脑袋思考,魏清婉则是真的天真。

    这两位倒也不是傻,有时候和皇太子这类心机深沉堪比马里亚纳海沟的人相比,倒还有几分呆萌的可爱。

    魏清婉本就因为所谓嫡公主的回归而十分闹心,偏偏昨日又因为不小心打伤了西域王子而遭到了魏蒹葭的威胁,加上因十二皇子出事而笼罩在上空的沉闷氛围,她不管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来。

    只想把嫡公主和魏蒹葭的脑袋按在地上摩擦摩擦再摩擦。

    方能解她心中之不悦。

    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谁编造的,还真的有那么几分道理,魏清婉刚悄咪咪地吐槽完分明是避难逃回母国却趾高气昂看着像是回来打架的魏蒹葭,流朱就来汇报了:“殿下,西域王后求见。”

    清婉姑娘念着昨天的事情,下意识哆嗦了下,心道莫不是被她砸到了脑袋的西域小王子出了什么问题,魏蒹葭这个做娘亲的来找她算账来了。

    早知道昨日就不去那地方扔石子了。

    说起来她之所以郁闷到不顾形象扔石子还不因为她那个明明死了多年却忽然要回来了的嫡姐。

    魏清婉越想越烦躁,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千错万对错都是嫡公主的错。

    嗯,都怪嫡公主。

    远在羽国还处于梦境中的秦瑾瑜忽然哆嗦了一下。

    心里将责任推卸掉了的魏清婉终于下了决心准备面对魏蒹葭时,流朱又来报:“殿下,王后已经进来坐下候着了。”

    魏清婉:“......”

    mmp。

    这女人果然来势汹汹。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你是我的万千星辰〕〔帝妃临天〕〔末世:掠夺城市〕〔病少枭宠纨绔痞妻〕〔亲爱的傲娇狐狸先〕〔梦回汉时:东风若〕〔叶绾绾司夜寒〕〔唐诗薄夜〕〔洪荒封神之最强纣〕〔王者归来洛天〕〔女尊穿越:陈家有〕〔顶级神豪林云〕〔林羽江颜小说全文〕〔情深入骨,傅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