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次元学园〕〔隐婚影帝有点甜〕〔乡村透视仙医〕〔重生之日本投资家〕〔绝世神皇〕〔超英的小团子[综英〕〔我写网络小说的那〕〔嫁入豪门77天后〕〔伯府庶女要翻天〕〔豪门大佬又被她渣〕〔惹火甜妻:老公大〕〔帝国老公狠狠爱〕〔许你浮生若梦〕〔侠士是怎么炼成的〕〔修真狂少〕〔邪王宠妻:废材嫡〕〔凤展异世〕〔本宫玩转高科技〕〔妙手神农〕〔超级小神医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084 可疑
    周围气氛骇人,秦瑾瑜意识到,自己此时若是不拿出绝招,可能就要真的葬身于此了。

    秦瑾瑜没想到自己来一趟羽国竟然能如此接近死亡,她虽然有保自己不死的绝招,还不止一种,但那样做对自身也有损耗,她小时候并不懂得这些,屡屡使用平日里本不该轻易使用的绝招,导致身子虚弱以至于昏倒。

    关键时刻秦瑾瑜也来不及想她被派来羽国的种种诡异之处,一道白的亮眼的从她手中射出,瞬间弥漫到四周,将她身后的人完完全全地包裹在了里面。

    周围景致依旧,林间仍有鸟啼,风拂过树梢吹落几片落叶,唯有那高手一人,保持着刚才要杀秦瑾瑜的姿势,被定格在了原地。

    秦瑾瑜刚刚使出定格时间的能力将她身后之人定格住,还未来得及有下一步的动作,一柄雪亮的飞刀割破闷热的空气,势如闪电,来势惊人,夹带着惊雷般的锐利和杀气,向着秦瑾瑜的方呼啸而来。

    秦瑾瑜差点儿吐血。

    身后的那位高手已然被她定住,不可能再出手,如今又有袭击,想必是来自于另一位明显比她厉害许多的高手。

    她在魏国皇宫住了那么多年,也没见着几个能碾压自己的高手,怎么一来羽国就接连着遇见两个?

    不过秦瑾瑜这回没闪。

    一是因为这攻击虽然满含杀气,看着也是朝着这个方向而来,却似乎并非针对她。至于第二个原因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异能虽然逆天使用起来却也要遵循天地法则,加之那人还比她还要厉害几分,使得她能力有点儿下降,对方又来势汹汹,根本躲避不及。

    所以她只是勉强地转了个身,想看看来者何人。

    然后,在她的目光注视之下,被定格住的高手在如此炎热的天气下,被冰霜覆盖住了全身,刹那凝结成冰雕。

    秦瑾瑜面色一沉,心被狠狠的揪了一下。

    多年前的场景似乎在此时重现,她的心里,生出了不好的预感来。

    然而她已来不及阻止。

    一切都发生的极快,不过是转瞬间的事情,刚刚还用气势碾压她要杀她的高手,身上列出无数条深如沟壑的缝隙,随后,在她震惊地注视之下,坍塌成落到地上的诸多碎冰。

    秦瑾瑜一阵恶寒,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同时心中腾升出浓浓的不安。

    在魏国拥有这般能力的人十分罕见,在整个世界上也算不得多,普通人能见着一次这种变态杀人手法已算是运气不佳,而她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七年前遇到过一次,如今又遇到一次。

    七年前魏国遭遇羽国使臣刺杀,那使臣使用的就是这般罕见的术法。

    彼时残肢断臂乱飞,鲜血于肉末喷洒,成为了当时在场所有人的噩梦。

    而如今出手的这人,显然比当年那般野蛮血腥的手法要优雅许多,也不似当年在人外面裹上一层冰再将人炸裂,而是瞬间将整个人化作冰雕,再将其震碎。

    在秦瑾瑜心中乱糟糟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时候,有人自不远处平缓地走来。

    一袭鸦青色的袍子衬托的来人身形高挑挺拔,难得的是这衣袍还算素净,周边也没有什么镶了金边的精美繁杂的图腾。那人在身高上与被废了的二皇子苏蒙差不多,看起来却不如他那般勇猛健壮,走起路来看似随意不羁,却也没失了风范,相较于那些中规中矩的贵族公子哥儿,倒多了几分洒脱的豪气。

    这还是秦瑾瑜第一次见凌君泽穿如此深色内敛的服饰。

    若非因为他还呆在羽国的地界,若非羽国小公主的死也有眼前这人的一份责任,秦瑾瑜怀疑凌君泽这厮的打扮一定是平日里那种张扬又显摆的风格。

    瞧着眼前这位手段残忍且杀人完毕之后心态无比淡定的模样,就知道他这些年手上怕是沾了不少鲜血。

    不愧是越天宗的宗主,果然如他的先辈们一般,多智而近妖,武力值也逆天的吓人。

    这不,轻轻松松地把一个让她难以对付的人给杀了。

    若非对面这位实在难以对付,秦瑾瑜只想揍他。

    这高手出现在此处护着苏瑶,想必是苏瑶或是林皇后的人,而凌君泽一上来直接把人给杀了,万一自己行踪暴露被人误解是她杀了这人,那自己岂不成了林氏和苏瑶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立马除之而后快?

    就算她行踪不会暴露,可她这个来历不明的姑娘一随着康王进宫,林皇后身边就消失了一位身手不凡的护卫,难道不会惹人怀疑么?!!

    再者,凌君泽这手法也实在是可疑,当年他就莫名其妙出现在魏国说要求娶公主,随后又在皇族狩猎场设置阵法困住她和苏珩还有魏清淮他们,当初羽国使臣刺杀魏皇的时候他更是呆在魏国京城,这诸多可疑之处,不得不让秦瑾瑜怀疑凌君泽是否和当年那场刺杀案有关。

    当年之事惊心动魄,苏珩因此差点被赐死,她也差点溺水而死。

    若真有关,秦瑾瑜就要考虑一下要不要在魏清婉面前说点儿凌君泽坏话或者暗地里败坏一下凌君泽的形象了。

    在她看来,凌君泽本就居心不良品形迹可疑,还意图勾搭皇族最没心机的公主,若真让他得逞,不知魏国会闹出什么乱子来。

    凌君泽见她面色难看地久久盯着地上的诸多碎冰,安抚道:“不用担心留下证据,待碎冰融化,这个人就算是凭空消失了,再无痕迹。”

    凌君泽最后一句话说完,那堆冰块也融化完毕,地上的那滩水也会在如此炎热的天气下很快的被蒸发。

    秦瑾瑜不言,凌君泽在那儿自顾自地表彰自己:“虽然我帮你解决了一大祸患,你也不必谢我,毕竟亲戚一场。”

    “被亲戚”的秦瑾瑜此刻心情复杂。

    她慢吞吞地抬头,清了清嗓子:“有一则可谓是震惊天下消息,昨日下午传出,不过短短一夜便几乎传遍了整个江湖,您可知晓?”

    凌君泽慢慢地收敛了面上的笑意,神情骤然冷了几分,盯着她看的眼神韩了几分深沉几分探究:“你也听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妃临天〕〔病少枭宠纨绔痞妻〕〔洪荒封神之最强纣〕〔叶绾绾司夜寒〕〔王者归来洛天〕〔亲爱的傲娇狐狸先〕〔道岳独尊〕〔逆天小霸王〕〔末世:掠夺城市〕〔唐诗薄夜〕〔巫能世界〕〔我家闺女你惹不起〕〔萌妻嫁到:云少请〕〔梦回汉时:东风若〕〔情深入骨,傅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