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次元学园〕〔隐婚影帝有点甜〕〔乡村透视仙医〕〔重生之日本投资家〕〔绝世神皇〕〔超英的小团子[综英〕〔我写网络小说的那〕〔嫁入豪门77天后〕〔伯府庶女要翻天〕〔豪门大佬又被她渣〕〔惹火甜妻:老公大〕〔帝国老公狠狠爱〕〔许你浮生若梦〕〔侠士是怎么炼成的〕〔修真狂少〕〔邪王宠妻:废材嫡〕〔凤展异世〕〔本宫玩转高科技〕〔妙手神农〕〔超级小神医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069 未来妹夫
    秦瑾瑜盯着那人看了三秒,随后毫不留情地伸手,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

    由于用力过度,疼得她直龇牙。

    疼痛如此,看来不是在做梦。

    那人大摇大摆地从高处屋顶落下,如一朵云一般,转瞬飘到她面前,奇怪的是也没人拦他,就由着他这样一路走到秦瑾瑜面前。

    来人二十出头的模样,容貌绝艳如深海鲛珠莹然生辉,一举一动不似寻常贵族中规中矩,流转出几分江湖侠客才有的不羁。

    万里江山如画,大好河山壮阔,都比不过那一人的容颜。

    就连容颜惊世、向来被所有人所欣羡的世族“公子”秦瑾瑜,在他面前都逊色几分。

    如此炎热天气,秦瑾瑜心底也有几分火气,此刻正在暗恼一个男人生的这么好看做什么,当年就是这一张脸,不仅让魏国宫中众人纷纷讨论秦瑾瑜不如他好看,还把魏清婉那肤浅丫头的魂都给勾了去。

    秦瑾瑜本想抬头望天,奈何阳光过于刺眼,于是默默低下头去,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凌君泽好像没看见她那副你别来找我的姿态,淡然地走到了她跟前,十分随意地开口:“帮我。”

    秦瑾瑜才懒得理他,只当作是没听见。

    当初她年纪小,没搞清楚凌君泽到底想干嘛,如今却是明白了,眼前这位看着好像很好看很迷人的宗主大人,图谋着魏国的东西还把魏国公主迷的五迷三道的,如此居心不良,令秦瑾瑜对他实在没啥好感。

    偏偏凌君泽还赖在她跟前,虽说模样欠扁,语气却温和了许多:“看在亲戚一场的份上,还是帮我一把吧。”

    秦瑾瑜冷漠脸。

    谁跟他是亲戚!

    刚才莫名其妙多出来个“爹”,等下可别再多出一个祖父。

    如此热情,她可承受不来。

    没想到凌君泽竟然开始卖可怜:“你就这么对待你未来的妹夫吗?”

    秦瑾瑜:???

    秦瑾瑜这回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这位兄弟,请你不要乱说。”

    多年前凌君泽的确是来过魏国求亲,那时候魏皇也的确愿意嫁一位公主过去,但这些都是多年前的事情了。

    至于魏清婉,虽然总是一副很喜欢凌君泽的模样,秦瑾瑜觉得她不过是年纪小有些肤浅,只喜欢看脸,等到了及笄的年纪,未必会真想嫁给凌君泽。

    就算想,魏皇也未必会答应。

    都说越天宗历代宗主都活不过二十五,魏清婉若是真的嫁过去,岂不是没过两年就要守寡?

    “你忘了,”凌君泽正经地对她说:“有人说过,我和她是天定的姻缘。”

    秦瑾瑜简直想翻白眼。

    从前也没见他信过这个说法,现在倒是好意思拿出来说,也不知道他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秦瑾瑜觉得自己再不换个话题他可能会再说出些什么奇葩的话来,于是问他:“你怎么在这儿?”

    凌君泽作为越天宗宗主,行踪向来都是保密的,秦瑾瑜本来也没指望凌君泽能回答她,对方倒是愁眉苦脸地开口了:“凌易这些年背着我做了不少事情,以往也就罢了,这回竟参与到了羽国内部的皇族斗争,让人伪装成越天宗的人去刺杀羽皇。”

    秦瑾瑜心道人家也算不上是伪装,就算凌易在背后做了再多坑凌君泽的事情,也都是越天宗的人。

    一旦越天宗出了事情,还是要凌君泽这个宗主担责任。

    “刺杀没有成功,”秦瑾瑜道:“你阻止的?”

    “羽皇向来谨慎多疑,就算我不说也未必无法察觉此次刺杀,”凌君泽长叹一声:“只可惜还是出了岔子,羽国死了一位公主。”

    秦瑾瑜一惊。

    此刻的殿内,一片愁云惨淡的景象。

    苏寒和苏珩皆是面露不忍,毕竟兄妹一场,就算平日里没有多深厚的感情,见了这般凄凉的场面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难过的。

    羽皇因为女儿的死气的七窍生烟,羽国的公主原本就少,苏冉乖巧听话,是他最疼爱的一个孩子,如今以这般凄惨的方式离世,对他的打击实在不小。

    苏蒙自从走进殿内,心底便隐隐有不好的预感,没有点灯的大殿似一个布满了阴霾的噩梦,而他被人拖着,一步步的步入这个噩梦。

    当他看到眼前毫无声息的小姑娘时,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早已陷入这噩梦的深处。

    羽皇暴怒的面容,兄弟惊诧不忍的神色,他都看不见了。

    眼前只有那长剑之下的暗沉血迹,刺痛他的眼。

    他最喜欢的小妹妹,平日里总是安安静静地呆在他身边看着他看书办事,不哭也不闹,乖巧柔软的像冬天的一片雪花。

    如今这雪花消失在尘世间,再无踪迹。

    二十出头的男人,在一片寂静的暗色之中,痛哭出声,再无刚才对兄弟挥剑相向时的半点儿威风与得意。

    其实苏冉的死,是一个意外。

    凌君泽得到了凌易这边要刺杀羽国皇帝还想嫁祸给他的消息,于是事先将消息告诉了羽皇,羽皇则决定不打草惊蛇,看看自己那些不安分的皇子们都会有什么动静。

    按照原来的计划,应当是羽皇和凌君泽派来的人将前来的刺客拿下,羽皇假死骗过皇子,然后看看他们的反应。

    坏就坏在苏冉平日里喜欢一个人跑到羽皇殿内找他,宫人都知晓此事,所以也没拦着,宫殿内部会有刺杀的事情也只有羽皇的人知道,苏冉进去之后发现了刺客,还未来得及喊叫便被刺客一箭穿心灭了口。

    羽皇的人冲出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苏栎作为罪魁祸首,自然是难逃罪责,被魏皇的人一路押送到了专门关押皇族犯人的宗人府。

    苏蒙虽然没有找人来谋杀羽皇,却趁着这个机会想要射杀兄弟谋朝篡位,甚至还不惜伪造圣旨,也被人押着送往宗人府去陪伴苏栎了。

    一日之内,两位皇子被贬为庶人,从此永远失去了竞争皇位的资格。

    苏栎看着被押走的两人,竟有些茫然。

    他曾以为苏蒙是自己一个强有力的对手,却不料这才回国两个月,便失去了对手。

    皇长子苏寒不被允许继承皇位,而在他之前的其他兄长,要么已然死去,要么犯了无可饶恕的罪责,被关押起来。

    在他之后的几位皇子也都还年幼,最为年长的也才十一岁,目前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所谓的争斗,这么快就结束了吗?

    此次苏栎被关押,原本极力推荐他做太子的林皇后本该受到极其严重的牵连,以羽皇的暴虐程度来看,被废除后位都算是轻的。

    然而林皇后神机妙算,提前坑了苏栎一把,以她和苏瑶需要保护的理由,让苏栎调了大批人围住皇后宫殿。

    苏栎向来算不上聪慧,没察觉出这其中的异样,不仅调动了人围住皇后宫殿,还下了命令严加看守,不得任何人进出。

    如此一来,再加上林皇后痛心疾首的哭诉,便让人以为是苏栎丧心病狂,不只想杀父弑君,还想软禁嫡母和姐姐。

    最后林氏只得了个管教不严的罪名,被羽皇下令关一个月的禁闭,并暂时收回皇后之玺。

    林皇后得了责罚,人前苦兮兮,人后却无比淡定。

    “如今是如您所愿了。”苏瑶来探望林皇后的时候,情绪有些低落:“看着仇敌接连失去诸多子嗣,可觉得心中畅快?”

    苏瑶是嫡公主,多年来一向看不上自己的诸位庶出兄弟姐妹,觉得他们低贱,如今苏冉惨死,她竟有些难过,说起话来兴致也不高。

    “没什么畅快不畅快的,”林皇后道:“只可怜苏珩那小子,还傻傻的以为一切都结束了,殊不知,这只是个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妃临天〕〔病少枭宠纨绔痞妻〕〔洪荒封神之最强纣〕〔叶绾绾司夜寒〕〔王者归来洛天〕〔亲爱的傲娇狐狸先〕〔道岳独尊〕〔逆天小霸王〕〔末世:掠夺城市〕〔唐诗薄夜〕〔巫能世界〕〔我家闺女你惹不起〕〔萌妻嫁到:云少请〕〔梦回汉时:东风若〕〔情深入骨,傅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