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生归来当奶爸唐〕〔今生唯有许诺〕〔婚途陌路〕〔豪门契约:总裁,〕〔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简然秦越〕〔妙手圣医叶皓轩〕〔元卿凌宇文皓〕〔特种兵之无敌战神〕〔都市全能至尊〕〔都市神级强者〕〔战王枭宠:医妃药〕〔江流华笙小说〕〔快穿之魔王有点甜〕〔异大陆修仙记〕〔无敌从唤神开始〕〔重拾璀璨星光〕〔地球最后一条龙〕〔都市仙尊洛尘〕〔近战狂兵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第68章 我把你当盟友,你却想当我爹?
    母女俩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母后,”待苏瑶再次开口,已是一炷香之后的时间,她咬着嘴唇,柳眉微蹙,一派紧张之色,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想和你说个事,您可千万不要生气。”

    “行了,就连你父皇给你赐婚的驸马都被你甩在宫外不理会,你还有什么是不敢说不敢做的,”林皇后并不买账:“有话直说。”

    “母后!”被人当面揭短,苏瑶尴尬至极,但眼前这人是她母亲,她也只好忍着,压着自己的不满,撒娇似的开口:“我这不是怕您生气嘛。”

    “本宫就只剩你一个孩子了,疼你都来不及,还和你置什么气,”林皇后念及死去的四个儿子,又是一声长叹:“说吧。”

    “这皇权之争并无意义,不过是不停的死人罢了。”苏瑶的情绪低落下来:“母后,我们就此罢手吧。”

    今日苏淳中毒一事,忽然令她联想到曾经因皇权之争而丧命的三皇子和四皇子。

    自从她懂事起,这个皇宫当中就在不停的死人,上到宫妃皇子,下到宫女太监。

    有的是因为病死,有的是因为偶发的一个灾难,更多的,都因这无休无止的利益之争以及皇权之争而亡。

    “苏瑶!”林皇后气的指着苏瑶的手都开始发抖:“你怎能说这种话!你这些日子的斗志都去哪了!”

    “我本没有斗志,也不知道身世,”平日里高傲惯了、就算是羽皇骂她也要和羽皇对着干的苏瑶此刻竟十分冷静:“所谓的复国理念,是您的理念!是您和前朝旧臣们放不下过去,是您为了打着复国的旗号想要谋夺更多的利益,是您,想做这天下的主人,这一切,都只是你们上一代人的恩怨,和我......”

    啪一声,苏瑶白皙柔嫩的面容上便多了一个巴掌印。

    “本宫怎么会生出你这样女儿,”林氏扇了女儿巴掌,倒是平静下来,不骂人也不抖了,只是那眼神有些骇人,似淬了毒的刀刃:“流着前朝的血,却不忠不孝不义,不想着报仇雪恨,却想着苟且偷生!”

    “何为报仇?”苏瑶不看林皇后的眼睛,左手按着桌子一角,仿佛这样才能给她支撑,她语调还算平和,另一只手却焦虑地拨动着头发:“这些年来,您为了报仇,多少无辜的人因此丧命,就算您真的报了您的仇,那他们的呢?他们的仇又该何人来报?”

    “那是他们愚蠢!”林皇后眼中浮现出浓重的不屑与鄙夷:“成王败寇,自古如此,他们技不如人,败在本宫手下,也是她们活该。”

    苏瑶觉得母亲有点双标,难道别人被她害死就是活该,而别人害她就是罪该万死?

    所谓成王败寇这一套理论,怎么就不用在覆灭的长盛王朝身上?

    苏瑶自小长在羽国,也是这一阵子才得知的身世。

    说实话,刚得知身世的时候的确是有些愤怒,再加上林氏的故意引导,她的确有了覆灭羽国的念头,如今半个月过去,原本就对前长盛王朝没有任何感情的她心底仅存的那一丝丝愤怒也被消磨掉了。

    只剩下惶恐与迷茫。

    通往皇权的路,自古由无数鲜血和累累白骨铺就而成,此刻的她,只怕自己也会成为那龙椅之前的一抹鲜血。

    那边林皇后眼眶已然泛红,泪水溢出眼眶,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面上的妆容却没有花半分:“可怜的老六,多么伶俐的一个孩子,明明只比你晚出生一刻钟,当年碎玉轩大火,牺牲自己救了你。”

    “还有你八弟,”林皇后哽咽起来:“两岁就认识字了,本是做太子的料,那一年若不是你缠着本宫要听故事,你八弟何以因红萝炭而亡,还有你十三弟和十四弟,若非你折煞了他们的福分,他们又怎会早夭......”

    苏瑶被扇的是脸,她却觉得自己的心更疼,像是有人拿刀硬生生地捅进她的心窝一般。

    她万万没想到,向来视她为珍宝的母亲这些年来竟然一直把弟弟们的死全都怪罪在她身上。

    “我从来不知道您竟然会这样想。”苏瑶失魂落魄。

    “我们长盛的血脉只剩你了,”林皇后悲悲切切,流泪的表情令人心碎:“公主上位本就艰难,我本是打算拼死送你上位,怎奈何你也不争气,我干脆撞死算了......”

    林氏从不摆虚架子,说着便狠狠往墙上撞。

    苏瑶此刻也没想起来这是她娘一贯的伎俩,她纵然心痛如刀绞,还是孝顺的,一下子扑到林皇后面前,将她死死拉住:“母后,母后您别这样,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林皇后被苏瑶哄了半天才勉强平复下来,苏瑶原本有满腹的道理想要讲,此时已忘了大半,就算还有少数没忘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不敢再提起,以免母亲听了又要寻死。

    林皇后啜泣一阵,抬手摸上苏瑶的头发:“你是我女儿,我自然是处处为你着想,我知道你心善不忍伤及无辜,这些年来宫中争斗不断,我早已得罪各方势力,如今已没了退路。”

    林皇后拿着帕子沾了沾面上的泪,妆容依旧,神情也依旧痛心:“无论你哪个兄弟登基,对我们都没有好处,古往今来争夺皇位者要么是利益使然,要么是为了活着不的不争,我们就是为了活着不得不争......”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林皇后打断苏瑶的话:“我只有你这一个孩子了,还能害你不成?父母之爱子,为之计深远,我如此做,如何不是为了你的未来打算,偏偏你年纪小,不懂我的苦心......”林皇后说着,又要泪崩。

    “我知道了,”苏瑶此刻已然愧疚起来,脑子晕乎乎的:“母亲,我知道您是为了我好,您别生气了,我以后都按照您说的去做。”

    苏瑶走之后,林皇后淡定地坐在铜镜面前打量着自己的妆容有没有花、发髻有没有乱,仿佛刚才那个寻死觅活的人不是他。

    “娘娘,”亲信犹疑地开口:“五殿下真的能听进去吗?”

    要想彻底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可不是哭上一顿闹上一顿就能彻底完成的。

    “急什么,”林皇后对待这个前朝旧部还算宽和:“瑶儿毕竟是我女儿,或许一时想不开,慢慢就明白了。”

    这些年来,就连暴虐的羽皇她都能搞定,区区一个丫头片子更加不在话下。

    =

    被羽皇点名的秦瑾瑜略加思考之后,本是准备自报姓名的。

    秦瑾瑜刚张开嘴,传说中羽国难得的美男子康王殿下先她一步开口了:“启禀父皇,这是儿臣的亲生女儿。”

    秦瑾瑜:???

    她震惊地看向苏寒,神情宛如在看一个智障。

    我把你当盟友,你却想当我爹?!

    死康王占她便宜想当她爹就算了,还说自己是他亲生女儿?!

    他咋不说自己是他远房的小姨呢?!

    康王殿下今年二十五,她十三,所以康王殿下是如何在十二岁得到一个女儿的?靠冥想吗??!

    就在康王说出这种在秦瑾瑜眼中但凡是脑子正常的人都不可能相信的谎言之后,羽国那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却只是有些地惊讶地各自扫了他俩一眼,随即叹息一声:“寒儿还真是像朕。”

    秦瑾瑜:?????

    像?康王扯谎的样子像他吗?

    苏珩皱了皱眉,有些不赞同地瞥了苏寒一眼,随后低着头,轻声对秦瑾瑜道:“大哥出生的时候,陛下十三岁。”

    秦瑾瑜:......

    活久见。

    怪不得羽皇看着如此年轻,仔细算来,这位陛下如今也才三十八岁而已。

    当年她亲哥魏清璟大婚的时候,她还觉得魏清璟这个年纪成婚似乎有些早,如今和羽国陛下一对比,还真算不上早。

    或许是每个国家的风俗不同吧。

    羽皇点名秦瑾瑜也是因为察觉到了秦瑾瑜能力卓绝,才有此一问。

    问完之后,羽皇便又看向了苏蒙。

    好像刚才他只是随口一问。

    秦瑾瑜这一瞬间有些懵,不明白苏家父子在搞什么。

    她目前唯一明白的就是,康王这看着俊美的人实际上是个黑心肠,竟敢当着她的面坑她。

    羽皇一甩袖子,忽然开始发火:“你们几个给朕滚进来!”

    说着,还亲自将地上的苏蒙给扯了起来,径直地拖了进去。

    苏蒙一向恐惧自己这父亲,刚不明白刚才他看着咽了气的爹怎么就满血复活了,此刻一点都不敢反抗,就任由着被羽皇拖了进去。

    苏珩苏寒对视一眼,也跟着进去了。

    里面安静的出奇,唯有几人的脚步,充斥着这一片狼籍的大殿。

    屏风倒地,花瓶碎裂,尸体横陈,鲜血浸入地毯,变成了图案中暗沉的那一抹红。

    几人一路走到最里侧,方才看见榻上放着一个五、六岁小姑娘,容颜俏丽却苍白,一双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睁着,目光定格在了天花板上的某一处,胸前插着一把剑,粉嫩的衣裙上暗红的血渍沉淀。

    早已没了气息。

    苏蒙看清了眼前之人,面色骤变,竟一下子挣开羽皇,拼命的扑上前去。

    苏珩则怔怔地站在原地,眼角竟溢出一滴泪。

    他转头看向殿外,依旧艳阳高照,天气热的让人想死,在这一片热气蒸腾中,他却觉得心中冰凉刺骨。

    躺在榻上的,是羽国皇族中最小的公主苏冉。

    与他不熟,甚至都没说过话,却在某天偶然遇见的花丛中,对他甜甜一笑。

    那笑容纯净,不含任何杂质,与记忆深处故人的笑容重合。

    这孩子昔日里不算活泼,甚至有几分怯懦,却很得羽皇喜爱。

    如今静静地躺在那儿,毫无声息。

    苏珩忽然后退几步,闭上了眼睛。

    所谓皇权之争,原以为只是利益相关者的争斗,到头来才发现,这就是一个疯狂的漩涡。

    一旦开启,无论是谁,都逃不掉。

    原本坚定了多年的信念,在这一刻忽然动摇起来。

    这些年开,他所谓的对皇权的争夺的执念,究竟是否正确?

    殿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秦瑾瑜暗自黑心肝的苏寒骂了一百遍。

    在心底骂得正起劲,她忽然间抬起了头,对着左边一望。

    有人在看她。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是我的万千星辰〕〔洪荒封神之最强纣〕〔王者归来洛天〕〔帝妃临天〕〔唐诗薄夜〕〔末世:掠夺城市〕〔亲爱的傲娇狐狸先〕〔梦回汉时:东风若〕〔叶绾绾司夜寒〕〔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女尊穿越:陈家有〕〔情深入骨,傅少的〕〔豪门至宠〕〔重生九零娇娇媳〕〔变身少女的星辰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