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侠女来袭:本王妃〕〔我修的可能是假仙〕〔超级锋暴〕〔峨眉祖师〕〔我不会武功〕〔长乐歌〕〔青川旧史〕〔轮回之业〕〔错负轮回剑〕〔我娘子天下第一〕〔花瓶女神是大佬〕〔我的房子穿越诸天〕〔火影之我和扉间有〕〔穿越之妃常闹腾〕〔举鼎而行〕〔农家小甜妻:腹黑〕〔三国有君子〕〔牛小顿的棺材板〕〔神医兵王混都市〕〔重生之日本投资家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050 愿迎娶魏国嫡公主
    秦瑾瑜不明所以,追上去拉住苏珩:“你别走呀。”

    秦瑾瑜有些摸不透苏珩的心思,苏珩知道她是女孩子之后,难道不是应该高兴吗?

    苏珩这回倒是停了下来,却不看她:“我不和女人说话。”

    秦瑾瑜听了这话,拉着苏珩的动作都停住了,眼珠子转了转,心道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苏珩也不和他亲娘司空皇后说话?

    秦瑾瑜纳闷之下,仔细一回想,才惊觉苏珩岂止是不和女人说话,和男人说话也是极少。而且由于当今羽国林皇后的关系,苏珩幼年时期便说不娶妻,曾一度对女孩子没有好感。

    秦瑾瑜低头思考片刻,放开了拉住苏珩的手,默默回头,快步走开。

    她迈的步子并不大,走的却比较快,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便不见了踪影。

    苏珩霍然回首,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几次想要开口,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少年面上神情复杂,其中最明显的情绪竟不是欣喜而是茫然。

    苏寒走到他身边,和他一同看向秦瑾瑜离去的方向,此时秦瑾瑜已不见人影,他便只好看着空气:“刚刚为什么那么说话?”

    见苏珩不答,他继续说道,这回不是询问,而是陈述:“你心里分明不是这么想的。”

    苏珩毕竟和秦瑾瑜是青梅竹马,多年来的情谊不可谓不深厚,不至于因为发现对方其实是个女孩子就要翻脸。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可苏珩刚才的表现却像是要绝交一样。

    实在是令人费解。

    苏寒顺手将手中的信纸塞给苏珩,让他看后面的一部分:“你小子可悠着点儿,刚刚被你气走的那位身份尊贵,可不是街上随便的一个姑娘。”

    苏珩一瞥信纸,握着信纸的手忽然抖了一下。

    苏寒本以为苏珩这回也不会开口,苏珩面上茫然的神情已经散去,变得严肃起来,问出的问题也十分高端,直接上升到了国家的高度:“大哥,羽国和魏国之间重修旧好的可能性有多大?”

    苏寒:“......”

    这话题跳跃度也太大了吧......

    话说那个有可能成为你未来媳妇的姑娘都跑了你还不去追?在这里问什么羽国的局势?!

    纵然无语,他还是如实地回答:“七成的把握。”

    羽国和魏国数十年前也曾有过关系极好的时候,如今交恶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利益上出现了诸多的冲突。

    冲突虽然存在,却也不是完全不能化解。

    等两国之间最尖锐的利益冲突化解了大半,再用些手段,两国重修旧好也不是不可能。

    苏寒能想到的,苏珩自然也能想到,刚才这么问不过是为了确认一下。

    苏珩道:“如今西域地区虎视眈眈,若非西域王庭内部混乱,怕是早就打了过来,魏国羽国积怨多年,也该团结一下了。”

    苏寒赞同地点了点头。

    苏珩继续发表自己的言论:“我有幸继承大统,理应为国为民分忧,如此才能对得起万民以及苏家列代祖宗。”

    苏寒知道自己这弟弟一向不喜欢说这些虚的,想干什么基本上都是憋在心里,默默去干,今日如此反常,或许是话里有话。

    果然,下一秒,苏珩一本正经的声音再次响起:“自古战争残酷,两国联姻最好不过,我愿迎娶魏国嫡公主。”

    苏寒:“?”

    迎娶魏国嫡公主这般天大的好事,怎么被苏珩说的好像很委屈一样?

    苏珩分析完毕,不再看兄长,理了理自己衣摆并不存在的褶皱之后,淡然地走了。

    前往的方向正是苏珩刚刚离开的方向。

    留下苏寒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

    =

    “殿下,”宗政灵芸对魏清淮道:“我前些日子托人打造了一套首饰,本是准备赠予大殿下的礼物,我先去看看首饰打造的如何了,你稍等一下。”

    宗政桓娶妻大公主魏清璇,宗政灵芸要给嫂子送礼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此刻的魏清淮正在认真地打量着自己眼前的一件首饰,想着秦瑾瑜带上会是怎么样,并用自己在这方面仅有的一点儿直觉来判断这些首饰到底适不适合秦瑾瑜。

    所以他只是抬头看着宗政灵芸应了一声,目光便又落在了眼前的首饰上。

    宗政灵芸微不可察地松了口气,走到店主跟前,默默地比划了一个手势。

    店主见了那手势,面上竟多了几分敬意,带着宗政灵芸来到了只有身份地位比较尊贵的客人与店主或是打造首饰的师傅抑或是此铺子拥有者交流时才能进入的里间。

    宗政灵芸进去之后,他还很贴心地在外面关上了门。

    门悄悄关上,将这神秘的天地与外面看似寻常的首饰铺子隔离开来。

    里面坐着一个五十出头的妇人,似乎在此等待已久。

    宗政灵芸淡定上前,微微施礼,微笑道:“大师。”

    妇人并不笑,神情略有些冷淡:“宗政姑娘太客气了。”

    宗政灵芸并不介意妇人的冷淡,面上微笑依旧:“此次请大师前来,是想修改一个人的命运。”

    “逆天改命?”妇人的神情骤然间严肃了许多,严厉的眼神射了过来:“七年前师兄不听劝告出山警告那人,仅仅是警告便遭了天谴,横死街头,宗政姑娘莫非不知?”

    “我知道,”宗政灵芸镇定自若:“天命不可违,那人的命数我不会改,也改不了,我要改的,是旁人的命数。”

    她说罢,伸手在空中一划,空中便浮现出一片景象。

    狂风席卷天地,火焰烈烈一窜数尺之高。

    飞沙走石之间,空气中弥漫着皮肉被烧焦了的气息,周围隐约可见穿了盔甲的士兵,在熊熊烈火之下顿时烧成了一截黑炭。

    骸骨滚落崩裂的地面,黑漆漆的卡在土地崩裂的缝隙之中,转瞬又在更加剧烈的震动中裂成了碎片。

    炼狱一般的景象。

    妇人看着眼前的景象,神情渐渐的变了,在此抬头,眼中已满是悲悯:“那人竟会被逼到这种地步,也难怪师兄会做出如此的打算......”

    宗政灵芸对着画面一指,妇人才惊觉这里面还有一男子,二十出头的模样,身上的袍子华贵之极,乃是只有诸侯王才能够穿戴的衣袍。

    此刻他衣袍破旧面上染满了灰尘,在这般可怖的场景中却不跑也不躲避。

    其神情悲怆之极,宗政灵芸看着眼前这一幕,默默地红了眼眶。

    随后又是一阵天旋地转,似乎有人扑上来护着眼前这男子,却已经晚了。

    接下来的场景极为的混乱,两人只隐约看到男子一路滚下,等停下的时候,已经断了一条手臂。

    断掉的手臂软塌塌的垂在身侧,鲜血黏住了衣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是我的万千星辰〕〔洪荒封神之最强纣〕〔王者归来洛天〕〔帝妃临天〕〔唐诗薄夜〕〔末世:掠夺城市〕〔亲爱的傲娇狐狸先〕〔梦回汉时:东风若〕〔叶绾绾司夜寒〕〔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女尊穿越:陈家有〕〔情深入骨,傅少的〕〔豪门至宠〕〔重生九零娇娇媳〕〔变身少女的星辰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