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后,我成了男〕〔末日之深渊猎人〕〔网游之尸王逆天〕〔我的网上日记本〕〔科技图书馆〕〔酒名千愁醉〕〔透视医圣〕〔飞越泡沫时代〕〔路过漫威的骑士〕〔高龄巨星〕〔农女的锦鲤人生〕〔极品妖孽至尊〕〔我家王妃是逗比〕〔绝色毒医王妃〕〔剑域神王〕〔洪荒历〕〔从观众席走向娱乐〕〔绍宋〕〔重生女配洗白日常〕〔全能大佬又被拆马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原始生存守则 第145章 罪有应得
    她收了收心神赶紧让西瑞尔把衣服穿好,这才在他的陪同下上了楼。

    并没有人引导他们,或者说也不用引导--顺着声音传来的那个楼层去就是了,那鬼吼鬼叫的很难让人把这个声音忽略。

    龙梵很轻易的就找到了位于二楼一个最里面的一个屋子,不仅是因为里面的叫声和哭声,还有外面那堆看起来异常凄惨或坐或卧的兽人身上,总之那些兽人就没一个是身上没点伤的。她猜测这里没有一个管理层面的兽人可能就是因为他们受不了这屋子里的雌性的嚎叫了。

    好在这些兽人的伤都不致命,所以龙梵也没怎么关注就移开了视线,还是那些听起来伤的很重的雌性比较重要......只不过这些兽人看向自己的眼神怎么这么奇怪?带着点怨恨又带着点惧怕?

    来不及多想,龙梵已经走进了这个为了抵御寒风被遮的严严实实的屋子了......然后很诚实的被熏了出去。

    也不知道这些雌性是怎么弄得,身上除了血腥味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骚味和臭味,不知道的以为在刚死过不少兽人的臭泥沼泽里滚了几圈呢。

    她捏着鼻子有些为难,正发愁该怎么进去呢,这个时候正好奥姆多出来了。

    她赶紧问:“里面怎么样?怎么这么臭啊!”

    奥姆多很聪明的找了块碎兽皮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到了外面才拿下来。他叹了口气说:“这是在离这里不是很远的一个小部落过来的雌性,据说是受到了什么别的部落的袭击?总之最后一整个部落就剩下这几个了。其实他们也没什么大病,就是在离城不远的一片山谷里被凶兽给吓坏了,要不是咱们巡逻的勇士们救了他们的话估计也就都死在那里了。”

    就在他们两个交流里面病情的时候,那里面的哭声忽然之间微小了起来,然后一个细小带着哭腔的声音说:“要是龙梵还在就好了。我的阿古也不至于死掉了!呜呜呜。”

    另一个更加尖利的声音刻薄的说:“什么龙梵!都怪她!如果不是她勾搭了尼尔部落的族长咱们也不用逃跑了!”

    屋里的对话还在继续,显然已经持续到了怎么诅咒龙梵才最好的地步。

    外面和里面却是全然不同的静默,龙梵和西瑞尔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里面的声音又没了,变成了一片哭声。龙梵抓住了青筋暴起似乎下一刻就要冲进去杀人的西瑞尔,然后很冷静的摇了摇头。

    “我说怎么看你们这么眼熟呢。”龙梵轻蔑一笑,“呵。”

    告诉在外面守着的两个兽兵说,“进去把里面的兽皮都撤掉,这么昏暗的环境还怎么修养?”

    那兽兵听话极了,显然对里面的雌性诋毁他们救了不少人的巫医大人有所不满--冻两下怎么了?又死不了。更何况巫医大人不是说了?这是为了他们好。

    奥姆多倒是没制止龙梵,虽然雌性在哪个部落来说都是重要的财产,对康加玛托城来说同样如此,但是康加玛托这个‘国际化’大部落来说,几个雌性也就是锦上添花的作用而已,远远够不上炭火的程度。

    “你们在干什么!这么冷的天气!我们都快冻死了!”

    他们一路逃亡过来,那些行李都在逃跑的过程中丢掉了不少,所以每个人身上现在也就是一身能抗点寒的兽皮而已,那些真正厚实的早就在他们慌乱之中不知道被丢在哪里了。

    有一个甚至张牙舞爪的要起来挠那个把兽皮帘子拿下来的兽人。

    “是我让他们做的,有什么问题吗?”声音缓缓的,不疾不徐。

    被窗户透进来的冬日的阳光照射的龙梵更添一丝清冷和神秘,那冰冷的像是传说中的神一样的容颜瞬间引起了在座的几个雌性的恐慌。

    坐在最中间的阿花甚至尖叫出声:“龙梵!你不是早就死了!你怎么还活着?!”

    剩下的几个雌性也都被吓的畏畏缩缩的缩在一起不敢说话了。

    他们现在心里有多后悔龙梵不知道,她只知道现在她的心里除了痛快之外没有什么别的情绪。

    她恶劣的笑了笑:“拜你们所赐,我现在是这个最大的部落之一的康加玛托城的巫医。你们很失望对不对?”

    别的雌性一眼不发,那眼神闪烁不定一看就知道做了什么亏心事。倒是阿花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她又露出那种龙梵熟悉的似乎很平和的表情来,里面还带着一点藏得深不见底的厌恶。

    可笑以前龙梵从来没有发现。

    她说:“龙梵,以前都是我的错,我都是被逼的。如果当时你不走的话死的就是我们了,你知道尼尔部落有多强大吗?”

    龙梵抱胸冷笑:“我不知道。但是这就能成为你们把我推出去的借口了吗?还有,你最好收一收你那让人作呕的表情,太恶心了。”

    阿花咬牙,配上她现在浑身脏污的样子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样让人厌恶。

    龙梵皱眉在鼻子前挥了挥手,嫌弃的说:“你们多少天没洗澡了?真臭!”

    底下的雌性们敢怒不敢言。

    阿花见龙梵已经知道自己的真面目了,也懒得装,直接冲着外面的士兵说:“快点给我们弄点吃的,还有兽皮!我们都快饿死了!”

    谁知道那两个兽人眼观鼻鼻观心的假装没听到。

    龙梵牵住了西瑞尔的手,让他不至于控制不住自己,她说:“你们以为你们还是原来部落里珍贵的雌性吗?”

    “我们本来就是珍贵的雌性!”阿花忽然之间放松起来,似乎认定了自己不会受到什么伤害一样,“雌性是不允许被伤害的你难道不知道?我们马上就是这个部落的一部分了,你没有权利不给我们吃东西。”

    龙梵倒是真的不知道有这么个规定,她询问的看了一眼奥姆多。

    奥姆多低头和她小声的说:“大陆上的雌性太过珍惜了,如果雌性没有犯太过重要的错误的话确实不会被怎么样的。”

    龙梵了然,她算是知道了为什么阿花几个雌性有恃无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是我的万千星辰〕〔洪荒封神之最强纣〕〔顶级神豪林云〕〔上门龙婿叶辰下载〕〔女尊穿越:陈家有〕〔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制药大亨〕〔极品上门女婿秦浩〕〔大学里的筋肉雄兽〕〔王者归来洛天〕〔当皇后成了豪门太〕〔上门龙婿〕〔情深入骨,傅少的〕〔你的坚持我的心〕〔叶绾绾司夜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