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成长巨星〕〔盗天仙途〕〔梅府有女初成妃〕〔云少的替身娇妻〕〔奇门医仙混花都〕〔权少霸爱:宝贝,〕〔我就是富豪〕〔谁先动的心〕〔神眼通天〕〔独家替身:傅少,〕〔木竹〕〔美女总裁的神级兵〕〔一生富贵全靠躺〕〔姬陛下称霸宇宙〕〔我时刻准备着领盒〕〔护花狂兵〕〔修仙系玩家〕〔照相异事件〕〔奔向冠军〕〔赤砂之蝎的漫威
公证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特战之王 第二百一十一章:枭雄·翻云覆雨(上)
    在自己的国家,自己的首都,在属于自己的权力中枢内被境外的元帅要求让出座位。

    这可以说是乌兰国历史上最为耻辱的一刻。

    也是卡洛斯总统一生中最耻辱的一刻。

    他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怒火,抬头看着李天澜的眼睛。

    这里是总统府。

    他坐在这里,在高层会议室内,他就是整个乌兰国的核心。

    李天澜说这不是自己的位置?

    这里就是自己的位置!

    卡洛斯是这么想的。

    所以在依旧回荡着血腥味道的会议室里,他直接这么说了出来。

    “殿下,这里就是我的位置。”

    卡洛斯说道。

    李天澜突然笑了起来。

    只看容貌,他跟英俊二字确实没什么关系,很普通的脸庞,因为年轻,所以略显清秀,可此时笑起来的李天澜却带着一种无与伦比的风采,冰冷而凛然。

    他回头扫视了一圈会议室的高层,平静道:“谁可以作证?”

    这一刻的李天澜站在这里,就算身受重伤,就算脸色苍白,但却仍旧有种十足的霸气。

    威风凛凛。

    整个会议室都是一片沉默。

    无论是主战的还是主和的,在自己的总统被要求让出位置的时候,没有一人出声。

    诡秘的政客,铁血的将军,所有人的热血似乎都随着约尔上将的死亡而凝固。

    耻辱固然会让人难堪。

    但活着却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是任何事情。

    卡洛斯的目光紧紧的扫视着会议室的每一名高层。

    每一个跟他对视的高层都下意识的偏过头去。

    就连首相都转过了头。

    卡洛斯的脸色有些苍白。

    短时间里,他跟每一个人的对视得到的都只有一种感觉。

    被人背叛的感觉。

    李天澜的手指不急不缓的敲打着桌面,平静道:“站起来。”

    他的声音很轻。

    但卡洛斯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抹不加掩饰的杀意。

    卡洛斯终于明确的意识到了对方的身份。

    对方是中洲特战系统中的元帅,不属于军方。

    他是黑暗世界最年轻的殿下。

    是毫不犹豫的打破了东欧僵局的疯子。

    一日之间,三位无敌境高手陨落,有两位是死在他的手里。

    如今他有着全世界最精锐的军队,他站在这里,几乎就是不可抗拒。

    最年轻的殿下。

    最精锐的军队。

    前者在一日之间征服了雷克维亚。

    后者在一日之间打垮了乌兰国。

    所向披靡。

    卡洛斯缓缓站了起来,他看着低着头仿佛看不到这一幕的诸多高层,自嘲的笑了笑:“你们今日放弃的不止是我,同时也放弃了乌兰国。”

    没有任何人在会支持他这个在自己的府邸被迫让出主位的总统,今日之后,他注定下台,但这些依旧坐在乌兰国最高层的人,今后代表的又会是谁的立场?

    卡洛斯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去想这个问题。

    他缓缓转身,走向门外。

    一道声音在背后响起来。

    “站住。”

    卡洛斯的身体一僵,转身看着李天澜问道:“殿下有什么事吗?”

    “在今天之前,中洲与乌兰国一直都是关系密切的朋友。”

    李天澜平静道:“朋友之间可以有误会,事后无非是道歉吃饭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但国与国之间的误会,是会死人的。南美蒋氏意图染指乌兰国,甚至想要在这里掀起一场政,变,本帅带着的部队为了乌兰国的稳定着想,奔袭数百里,却被乌兰国当成了敌人。”

    李天澜笑了起来,他的笑容冰冷而狰狞。

    豪华的会议桌无声无息间开始崩碎,木屑纷飞,剑气一扫而过,大片的灰尘落在了地上。

    “两千多精锐的战士埋骨东欧,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的热心?中洲有大国情怀,但本帅的军团,难道就该死?!这件事情,乌兰国,奥加国,罗斯国应该负主要责任!你们不给本帅说法,反而问本帅还有什么事?你说有什么事?”

    加洛斯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

    这种危险不是来自于李天澜身上的杀意,而是身居高位,见惯了无数阴谋后本能的直觉。

    他的手掌下意识的颤抖了下,强自平静道:“殿下要的交代,里克首相可以给你。”

    自从李天澜出现后就变得极为沉默的里克猛然抬起头,看着李天澜,目光有些紧张,甚至有些哀求。

    雷克维亚如今的新任族长托斯特尔上将端着一杯咖啡放在了李天澜面前。

    李天澜端起来抿了一口。

    短暂的时间里,会议室内无数的目光交汇又交错而过,气氛变得无比的诡异。

    李天澜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身体紧绷的里克首相,这才摇了摇头,看着卡洛斯淡淡道:“这件事情,我只想跟你谈。”

    短时间内已经是一头冷汗的里克首相松了口气,看着李天澜,眼神中竟然闪过了一抹感激。

    无论李天澜之前说的那些话有多么的荒谬,最起码他要乌兰国给他一个交代,这件事情是真的。

    而且这件事很正常,今夜胜出的是李天澜,如果今晚蒋千颂赢了,他同样也会要一个交代。

    关键是这样的交代好给,也不好给。

    李天澜要交代可以理解。

    可乌兰国的高层,谁敢跟李天澜去谈?

    谁谈谁死。

    中洲一日之间承受的巨大压力,两千多名战士的牺牲,又遇到了一个极度需要各种力量的李氏

    李天澜即将开出来的价码,他要的所谓的交代,绝对会高的匪夷所思。

    割地赔款,各种条件,都是足以载入乌兰国历史的耻辱。

    最可悲的是,如今的乌兰国,几乎已经没有了跟李天澜讨价还价的余地。

    雪舞军团出动的精锐仅仅五千人。

    还是分批行动,三千人在几乎没有重火力的情况下直接打垮了乌兰国小半的军力,两万雪舞军团如果同时出动,那又会是什么场面?

    这样的情况下,李天澜无论提出什么要求, 乌兰国都只能接受。

    谁代表乌兰国跟李天澜谈这件事情,谁的名字就会被载入乌兰国的史册。

    不是名垂青史。

    丧权辱国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是真正的遗臭万年。

    在场最有资格遗臭万年的只有两位。

    一位是卡洛斯总统。

    一位就是里克首相。

    李天澜选择了卡洛斯。

    从这一刻起,里克知道自己安全了,而卡洛斯则彻底被抛弃。

    中洲抛弃了卡洛斯, 就必须需要一个有着足够威望的当权者来掌控如今的局势。

    里克是唯一的人选。

    他甚至可以成为总统,成为李天澜留在乌兰国制衡雷克维亚的一颗关键棋子。

    今时今日。

    此时此刻。

    一切都可以说是乌兰国的一场国难。

    但里克首相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前途竟然有可能无限美好。

    他愣在了原地,心思复杂,一时间竟似是忘记了自己需要为这种美好付出多少代价。

    “殿下!”

    卡洛斯猛然加重了语气:“这里是乌兰国!”

    “是的。”

    李天澜云淡风轻:“我的乌兰国。”

    卡洛斯突然一阵无力,脸色木然的站在原地,心如死灰。

    “我无法全权代表中洲,但在这里,我可以代表雪舞军团与北冰洋司令部。所以站在我个人的立场上,我有两点要求。第一,三天之内,交出所有雪舞军团牺牲者的遗体,他们为乌兰国而战,却被乌兰国杀死,每个国家,对每一名烈士的赔偿不能低于两百万人民币。”

    “第二,撤回你们在联合国的控告,并且在联合国会议上向中洲道歉,澄清误会,并且揭露南美蒋氏的阴谋。中洲会负责保护乌兰国国土的安全,避免今天的事件再次重演,乌兰国有义务为中洲建立驻军基地。作为两国重归于好的见证,今后看得到乌兰国国旗的地方,必须要能见到中洲的星辰旗。”

    “第三”

    “殿下,您说过您只有两条要求。”

    一名高层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

    他的脸色极为愤怒,眼神中满是耻辱,但说话的声音却无比虚弱,显得有些畏畏缩缩,中气不足。

    李天澜看了他一眼,想了想道:“我说过吗?”

    那名高层张开嘴,刚想开口,李天澜已经面无表情道:“闭嘴。你不闭嘴,本帅让你闭眼。”

    脸色苍白的高层缓缓坐下。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

    他似乎忘记了自己想要说什么,摇了摇头,摆手道:“先这样,我的要求就这些,谁同意,谁反对?”

    一片寂静。

    但前所未有的沉重却陡然压在了每个高层的心头。

    北冰洋司令部二十多年来始终想要渗透的乌兰国如今终于失守,这对乌兰国的损失完全不可想象。

    而且所有人都知道的是,这只是李天澜自己的要求,不是中洲的要求。

    李天澜要求的很多,也可以说很少,但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中洲外交部肯定会一点不少的将该拿走的东西完全拿走。

    但会议室内却没人开口。

    没人敢。

    这种极为微妙的时刻,作为胜利者,李天澜说什么就是什么。

    谁敢开口,李天澜肯定能让他闭眼。

    李天澜等了一会,见没有人说话,他点了点头,直接道:“散会。”

    同样没有人提出反对。

    高层一位位的站起来,依次走出会议室。

    卡洛斯总统没走。

    里克首相也没走。

    跟着李天澜进来的秦西来对李天澜点了点头,跟着托斯特尔走出会议室,随手带上了会议室的大门。

    整个会议室里只有李天澜和乌兰国最高层两位当权者。

    “你很聪明。”

    李天澜看着里克首相,语气平和的开口道。

    在乌兰国从未对任何人弯腰的首相对着李天澜深深鞠躬,久久不起。

    李天澜随手点了点面前的咖啡杯。

    里克站了起来,端起杯子走向了咖啡机。

    李天澜看了卡洛斯一眼,平静道:“坐吧。”

    卡洛斯似乎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他缓缓坐在李天澜身边的椅子上:“里克不错,你的人选是对的。”

    “不错。但不够。”

    李天澜缓缓道:“中洲需要一条足够听话的狗。”

    “是你需要一条足够听话的狗吧?”

    卡洛斯看着李天澜,语气讥讽的问道。

    李天澜笑了笑,没有说话。

    卡洛斯沉默了一会,轻声道:“我今晚会死?”

    他的语气微妙而复杂。

    李天澜看了他一会,才淡淡道:“有什么遗言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你是我的万千星辰〕〔帝妃临天〕〔末世:掠夺城市〕〔病少枭宠纨绔痞妻〕〔亲爱的傲娇狐狸先〕〔梦回汉时:东风若〕〔叶绾绾司夜寒〕〔唐诗薄夜〕〔洪荒封神之最强纣〕〔王者归来洛天〕〔女尊穿越:陈家有〕〔顶级神豪林云〕〔林羽江颜小说全文〕〔情深入骨,傅少的
  sitemap